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团契侍奉 >

降低对教会的期望

我决定该对他坦白了。我和他都是教会的长老。我要遵从那条普遍原则,就是在合适的时候,对合适的人坦诚相待,这是好事。

“听了周日的讲道,我收获不大。”其实我的意思是,“我什么收获也没有。”我宁愿发生任何事,任何事,也不愿情况是这样。我工作的一部分,就是要当一个学习的人,特别是要学习圣经,而我没有学到什么。更糟的是,我妻子确实听了讲道,有一些收获。

他若无其事回答说:“哦,我也没有什么收获。”我很吃惊,他居然这样脱口而出回应我,仿佛这样的事情从前发生过一样。

他接着说:“我上教会不是为了听一场精彩的讲道。我上教会,因为这些人是我的会众,我的家人。”

随着时间推移,他因着传讲神的话语,生命有了成长和改变,我们也一起讨论讲道,为讲道的事情祷告。但他的心不是等着每周一次,在主日接受喂养。对他来说,在每天大部分时间里,圣经都是活的。

通过这次对话,我开始降低对地方教会的期望。从那时起,我已经发现,这样做确实很有智慧。我们当然要有期望,我们期望教会有洗礼、主餐、神学正统、传讲基督钉十字架、祷告,但这些期望并不包括每次听道都至少有一个新的看见,每次聚会都有像大舞台一样高质量的敬拜。这些期望不包括我被动到场,等着要有像看最新电影一样的经历。我对主日早上最低限度的期望是:我为讲道人祷告;我有备而来,投入唱诗;我记基本的听道笔记;我定下目标要认识一个人,让我可以知道怎样为这人祷告;还有我和妻子讨论讲道的经文。

我们为什么上教会?这是一个值得经常重新审视的问题,尤其是现在。它也带出一个相关的问题:我们期望什么?我在审视一家教会的时候,用了什么隐含和错误的标准?我可以马上想到两个。第一个标准与那些主日讲道有关:牧师和他的讲道成了教会。不知不觉,我们会自然而然以牧师为中心来看教会,然后问题无可避免就来了:我喜欢这个牧师吗?或者,我想要的东西,他有没有给我?现在这标准更迫切,因为疫情期间我们与教会大家庭的接触可能会少了,讲道的牧师会变得更突出。更何况,这一切都因着我们有机会在网上听其他“更好的”讲道人讲道,就变得更让我们纠结。

第二个隐含标准就是,教会是同心合意,意念相同的人聚集的地方,但是,“同心合意,意念相同”的意思需要仔细推敲。我们知道它正确的意思应该是什么——我们已经被耶稣得着,我们在祂里面享受安息,为祂而活——但我们都有自己的附加条件和期望。现在最明显,迅猛冲击我们的一种附加条件和期望,就是我们想要一个在政治方面同心合意,意念相同的教会。我们把“同心合意,意念相同”的这一层细节,加到我们认为我们这家地方教会中人人都应有的特色当中。当然,这新的细节是一场悲剧,也是可憎的事,但这样的事情正在发生。

我妻子婚后会说,她原本嫁哪一个人都行,只要这人是信耶稣,不断长进,愿意为他周围人的成长添砖加瓦。当然,我会反驳说,我,只有我才是神从创世以来为她拣选的那一位。但是,正如你可以料到的,我已经改变,现在看她对配偶的最低限度期望为至宝。她对嫁给的这样一个丈夫仍感到满意,这丈夫会不及格,达不到很多常见的标准,而她不会去找一个新丈夫。

所以,我努力效法我妻子的榜样,重新调整我对地方教会的期望,并把这样的期望总结如下:在教会这基督的身体当中,成为一位牧师,不一定是一位受按立的牧师,而是要成为这样一位人人都应当成为的牧师,听从神的呼召,去看顾身边的灵魂。被动是不可以的。我已经在基督里活过来,效法初期教会的带领,我要做的事情有很多。初期教会的人“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彼此交接、擘饼、祈祷”(徒2:42)。在做这些事的时候,我要定期评估自己,我作为教会这一个家庭的成员,自己做得如何。

爱德华·韦尔契,著有多本圣经辅导书籍,包括《亲爱的,别把上帝缩小了》、《忧郁症重生之歌:从心灵哀恸变为喜乐达人》、《平安离你有多远》、《并肩同行》等。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