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信仰随笔 >

从“展翅”落到“行走”,每一刻,力量够用

在看似漫长却又倏忽而过的旷野之旅,我们时常被沉重的包袱砸中。从“老我”中死去,在新生中感受到的原本会是喜乐满溢,实际却是哀痛加身。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不至于羞愧。因此,无论是行走奔跑,还是展翅高飞,我们都会得到力量,战胜所有的困难。

1.困顿时刻

在《以赛亚书》40章中,看见流放在巴比伦的以色列民,以及他们归回之日遥遥无期的困境,不由得想到自己的状况也是如此。

然而,恶劣的处境中神使用先知安慰他们,一次次展现祂的慈爱和宝贵应许,透过每一层所预表的内容,继续向他们施展救赎的大计划。

诚然,等候耶和华的人,神会让他们像鹰一样展翅上腾。这是怎样的画面?

一次,看BBC纪录片《行星地球》,有一只鹰在一颗树下叼了一些食物,立刻展开翅膀,不到一会,它就飞到高山之巅的幼鹰旁边。鹰在空中滑翔没有留下轨迹,看上去那么轻盈,丝毫不费力。

因此,困顿的时刻要像鹰展翅上腾,意味着,我们需要全然交托,靠着主带我们飞越山顶、超越世上的忧虑,用更高的视角来看我们的处境。每一次往上,便会看到一个新的耶路撒冷就在高处!

尽管这些“山顶体验”并不常见,但能维持一个人的信心很长时间,甚至可能延续一生。

2.巅峰时刻

众所周知,帕斯卡是法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数学家之一。但鲜为人知的是,他是一名大有信心的基督徒。

1654年的一个晚上,帕斯卡看到了异象,体验到了神的同在。那一刻,他被这种异象所征服,赶紧把它写在一张纸上。

这是他写的部分内容:

“1654年,11月23日,星期一,我参加圣克莱门特(St. Clement)的盛宴后离开…晚上10点半,我看到一团火焰。它属于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不是哲学家和有学问者眼中的神。敬畏、敬畏、感动、喜乐、和平。耶稣基督的神。我的神和你的神。……喜悦,喜乐,喜乐,喜乐的眼泪……我要完全顺服于耶稣基督,我的主人。”

回到家中,他赶紧把这个写下的便条缝到了夹克的衬里中,贴近心脏的位置,在余生常穿这件夹克。

获得哲学界诺贝尔奖——邓普顿奖的哲学教授阿尔文·普兰丁格,他用模态推理证明对神的信仰是符合理性的,瞬间轰动哲学界。

直到今天,仍旧有不少人翻译他的书。他是如何描述自己的“顶峰体验”呢?他说,“23岁有一天,从学校回宿舍,看到奇异的大光,从此再也没有怀疑过神。”

3.顿悟时刻

参加过马拉松的朋友会知道,这种考验耐性与毅力的运动,需要长年累月的训练。

那么,生活中有太多类似的“马拉松”,比如牧养会众、教育孩子、照顾家庭和每天常规化上下班等,在这些时刻,我们并未像展翅翱翔的雄鹰般兴奋,相反的,不能一下子看见果子,会让我们信心生发动摇。

尤其当我们服侍主时间久了,愈发感到奔跑很累,但每次会被祂重新激励,便又得力有余。

就拿每周的崇拜来说。线上聚会看似简单,却包含许多的工作。比如预备讲章,大概需要20到25个小时,其中还涉及不同的“成人讲道+主日学讲道”;崇拜环节中的统筹各个环节、确定宣召经文、PPT一张张的制作、挑选诗歌、找歌单和伴奏和确定代祷人员等,又是十分繁琐的细节。

这些还不包括帮助老年人下载使用Zoom、熟悉操作、司会确立、每个环节的开话筒开视频禁言、演练等,同工们付出非常多,忙碌到主日又要一切归零,准备新的一周事工!

然而,以上还没有包含每天的晨祷、晚灵修的信息、以及服侍的其他事工:小组事工、关怀事工、宣教事工等等,同工们经常连轴转。这些压力通常会令身体困倦,但若我们知道是为谁摆上,就会完全依靠上帝的帮助,做好每一项事工。

最近在隔离期间,有的肢体仍然在线上培训,“每天讲课讲得嗓子冒烟,但是心却很满足,很感恩。因为知道自己所做得是蒙神喜悦的、是可以帮助人的,是有意义的。”

4.至暗时刻

写下《一切斗争的轨迹》的约翰·克莱普尔是一名牧师,这本书是他写给年仅8岁的女儿劳拉。

书中提到,劳拉很爱笑,喜欢拉小提琴和跳芭蕾舞。但在三年级时,她被诊断出患有急性白血病,自那以后,她身体的力量突然消失,慢慢的,开始卧床不起。

经历一轮又一轮的化疗,病却一次又一次复发。约翰牧师经常陪着她,每天都会搀扶着她起来,帮助她简单地在户外走几步,她就开心得不得了。

有次主日,他在给会众讲道时这样说:“现在,我敢肯定,对于那些正在寻找神更有力的帮助的人,这句经文里的‘帮助’听起来确实微不足道。谁想要神帮助我们只是行走,而且是不跌倒、不晕倒地行走呢?这不是正常人最基本的功能吗?这可能听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一种宗教经历,但相信我,我经历过那种在黑暗中步履蹒跚的感觉,我经历过在低谷走一步就要放弃的感觉。没有什么比这句话更符合那些在困顿中的人的经历了。”

是啊,没有人想要慢慢行走,只是一寸一寸地爬,只要求不昏倒就好了。没有人愿意处在这样的境况下,可是我们所有人不都曾在或者正在处在这样的境况下吗?

那些重度的抑郁症患者,日常的活动需要比正常人花费几倍十几倍的心力,每天能拿起筷子是都要耗尽全身的力气,他们所期待的帮助,不是只要能够走着不晕倒就好吗?

那些婚姻里破裂的夫妻,长期的撕扯导致创伤的如鸿沟一样大,他们所期待的帮助,不是每天只要能有一句互相关怀的话语能让自己的心对婚姻抱有希望就行了吗?

那些在疫情中刚刚失去亲人的人,他们的心里留下了一块大大的空洞,他们所期待的帮助,不是只要每次有东西一点点地填满就好了吗?

那些还在病床上接受化疗放疗理疗的人,他们的力气和精神每天都像被掏空一般,他们所期待的帮助,不是只要有人扶着下来看看阳光就好了吗?

那些在内心与各种各样忧愁、恐惧和疲惫作斗争的人,每天连起床面对一天的任务都觉得力不从心,他们所期待的帮助,不是只要能坚持一天的恩典和力量不至于失望就好了吗?

对于处在这些类似阶段的我们来说,像鹰一样飞翔,不疲倦地奔跑也许并不符合我们的现状,我们所希望,只是神能帮助他们正常行走而不晕倒。

5.复活时刻

当女儿劳拉的癌症一次次复发时,在病床上因为疼痛而大哭时,约翰牧师一边握着她的手,一边帮她擦背。

那段时间,他每天早上都伤心欲绝,灵魂中担负着黑暗的创伤。他说:“我承认,我没有翅膀可以飞,甚至没有腿可以奔跑,但请听,靠着上帝的恩典,我仍然站着。我还没有晕倒……‘我’在哪里坚持不倒。神在托举着我女儿,也在托举着我!”

可能,我们会觉得人生的正确顺序应该是:行走-奔跑-尽情展翅飞翔。这样会更有气势,但现实是,从飞翔到行走,我们将会经历不断降低的过程。

仔细想想,我们的人生确实如此。在少年时如鹰展翅上腾,青年时为了生活不知疲倦地奔跑,老年时步履蹒跚只要不跌倒就好。这个顺序符合力量虽年龄下降趋势。

既然如此,有人会问,那么终有一天我们都将越来越没有力气,我们的腿会来越不听使唤,我们会昏倒,会躺在死亡的尘埃中,到时候怎么办?神的力量还能帮助我们吗?

保罗回答了我们:

“我如今把一件奥秘的事告诉你们。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林前15:51-52)

从前所写的圣经,都是为教训我们写的,叫我们因圣经所生的忍耐和安慰,可以得着盼望。- 罗马书 15:4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