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属灵生活 >

耶利米:用真理撕开谎言

在耶利米的时代,至少有三种宗教性的职分是所有敬神爱人的人都可以选择的,那就是先知、祭司和智慧人。然而耶利米的选择令当时几乎所有人都感觉意外,他始终坚持要让自己的生命活得更卓越,“耶利米”的意思就是“高举神”,或“神所掷出的”。

六十多年的岁月里,他活出了他名字所蕴含的意义。他的执著与那些专为哗众取宠而圆滑奉承的人大相径庭。耶利米正直不屈,正暴露出领袖和宗教人士的邪恶虚伪。他们被激怒了,便说:“来吧,我们可以设计陷害耶利米,因为我们有祭司讲律法,智慧人设谋略,先知说预言,都不能断绝。来吧!我们可以用舌头击打他,不要理会他的一切话。”(耶18:18)

祭司、智慧人和先知都觉得,耶利米的独树一帜已威胁到他们的职业利益。惶恐之余,他们设下阴谋要破坏耶利米的声誉,因为他们的“律法”、“谋略”和“预言”等等骗人把戏,随时都可能被耶利米的诚实和热诚所揭发。

法国人发现有所谓的职业性腐化——指一种伴随某人所担任的角色如医生、律师等而来的败坏的倾向。而先知、祭司及智慧人的败坏更可怕,他们是将上帝当做商品出售,利用上帝的名义来满足个人的私欲。把神挂起来,让神的国像彩旗一样飘在空中,他们在旗杆下面的空地上经营自己的帝国。

你我要确保站在神的一边

我的身份并不是从我开始了解自己才开始的,乃是在我想到自己以前就存在了。这也就是神看我们的方式。神对耶利米说,“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我已派你作列国的先知。”(耶1:5)

在意识到神可能很重要之前,他已经拣选了我们;我们还未在母腹中形成,神早已认识我们了。最先说话的不是我,最先行动的也不是我。耶利米的生命不是从他开始,耶利米的救赎及真理也不是从他开始;他的出现是必然的。

“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分别为圣的意思是被分在神这一边。一场属灵的战争,一场全面性的道德战正在进行。神一直在与邪恶、谎言、残酷、忧愁、疾病、迷信、痛苦相争,他抵挡死亡、仇恨、失望、地狱,因他本身就是爱、生命、希望和天堂。宇宙间没有中立区,每一寸空间都是相争的,你我要确保的一点是要站在神这一边。耶利米尚未出生,他的名字就已经被列在神这一边了。

他没有机会考虑自己站在哪边,或者保持中立不加入任何一方;他已被选为神这边的战士。我们也一样,没有一人能做旁观者;我们要不就承担起被神分别为圣的生命,要不就背叛他。但绝不能说:“且慢,我还没准备好,等我决定了再说!”

在我还不能做什么的时候,神就决定了要我有份于他的工作。圣经告诉我们,神以爱吸引世人,我们也都像耶利米一样被神拣选出来。神不是看我们的表现才决定是否要选我们,他早在我们出生之前就已拣选我们,使我们成圣了。

然后神派耶利米“作列国的先知”。“派”这个字在字面上的意思是“给予”——我把你给列国作先知。耶利米完全可以窝在他出生的亚拿突,安稳地继承老爸的祭司职分,顺应当时的行规和风气,然而他没有。由于他相信神已将他给了出去,而他也期望这样的给予——将自己抛入命定的旨意中。

神要拔出、拆毁,也要建立、栽植

“我就说:‘主耶和华啊,我不知怎样说,因为我是年幼的。’耶和华对我说:‘你不要说,我是年幼的、因为我差遣你到谁那里去,你都要去;我吩咐你说什么话,你都要说。你不要惧怕他们,因为我与你同在,要拯救你。这是耶和华说的。’”

神要耶利米去做他无法做到的事,耶利米自然要拒绝,换成我们也一样不会接受。因为明知办不到的事还答应别人,会弄得下不了台。耶利米拒绝神,因他不愿成为先知。先知一方面全心仰望神,一方面又置身于现实社会中;对他们而言,神那么真实,如同隔墙而居的朋友,而神的计划亦透过他们施行出来。先知的工作是唤醒人们去过良善、正直的生活。这项使命不单是凭先知的口说出来,更重要的乃是从他们的生活中体现出来。换句话说,先知本身便是他所要传的信息。

先知的职责是使人认识神,并使人知道神的话和神的作为。先知把我们从懵懂的自满中唤醒,使我们看清自己正过着麻痹的生活,然后硬把我们推上台去演好自己应该扮演的角色。先知向我们发怒,拒绝我们委婉的说词,并扯掉一切的伪装,让我们面对真正的自我。先知也让所有的人和事显为重要——因为神创造了他(它)们,也因为神现在正使用他(它)们。由于先知的提醒,人们便无法再继续过那种散漫、自私的生活。

不管答案是什么,耶利米都拒绝了。他认为自己无法胜任,因为在神给他的工作上,他做得并不好,况且他还年轻,也没有够多的时间去认识这个世界。“主耶和华啊,我不知怎样说,因为我是年幼的”,如果我们诚实地面对自己,便知道我们始终不够完美。

世界是可怕的,如果我们未曾受到丝毫惊吓,那只是因为我们还不认识它。假如我们对自己已经满意了,或许是我们的标准不够高,要不就是忘了现实;因为“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 (来I0:31)。帕斯卡尔说:“假如你害怕,那就不要怕;但假如你不怕,却要畏惧。”

我们自以为能办到的事与神召我们去做的事,事实上有很大的差距。我们以为能做或是想做的事,其实都是微不足道的;但神对我们的心意却是伟大无比。神召耶利米作先知,和他呼召我们的道理是一样的。我们提的理由似乎很合理,也多半属实;但在神看来却是借口!

神说:“你不要说,我是年幼的、因为我差遣你到谁那里去,你都要去;我吩咐你说什么话,你都要说。你不要惧怕他们,因为我与你同在,要拯救你。这是耶和华说的。”于是神伸手按耶利米的口,对他说:“我已将当说的话传给你,看哪!我今日立你在列邦列国之上,为要施行拔出、拆毁,毁坏、倾覆,又要建立、栽植。”(耶1:7-10)

不论周围多么险恶,我们不受罪的恐吓

神给耶利米两个异象,使他由软弱、不驯变为坚强、顺服。第一个异象是一根杏树枝,“我看见一根杏树枝,耶和华对我说,你看得不错;因为我留意保守我的话,使得成就。”(耶1:11-12)

在巴勒斯坦,杏树是初春最早开花的植物之一。当大地笼罩在严寒里,人们看到这些静静绽放的花朵,不觉一惊:春天来临了!“我留意保守我的话,使得成就”,这话正如杏花一样,是对将要发生的事给予应许和期望。神必留意自己的话,使其成就,即使人已经不关心不耐心不虔心了。

第二个异象是一个沸腾的锅,“我看见一个烧开的锅,从北而倾。”(耶1: 13)锅里泼向以色列的沸水,就像是伺机侵略的敌军。这突如其来的战争乃是神的审判,这沸腾的水将要洗净全地。因为这地的民离弃神,敬拜别的偶像。

这个负面的异象所要表达的信息却是正面的:要除去罪恶。毫无疑问地,这世界触目皆是罪恶。但从这个异象中我们却能得到答案,罪恶并没有遍及各处,它有起源,也有终结。在异象中神用沸腾的锅将罪恶集到某一区域,并且借罪恶来完成他美好的计划。审判的奥秘,使罪成为救恩炉中的燃料。如果我们不了解这个异象所带来的启示,将难以应付生活上碰到的种种情况,总有一天我们不敢再去教会,甚至不敢活下去。沸锅的异象,帮助我们勇于面对诋毁人性的罪恶及外在强大的恐吓势力,使我们如同耶利米一样犹如“坚城、铁柱、铜墙”一般。

我们必须认清两个主题:神和世界。通常人们对这两者的第一印象并不正确:低估了神,却高估了罪恶。由于看不见神的作为,便要下结论说他什么也没做;而看到罪导致的一切,就认定他控制了每一个人。耶利米所见的两个异象揭穿了这个假象,使我们满怀希望而活,不受罪的恐吓。不论周围多么险恶,我们仍然不被世界所左右,也不迎合它,那么我们一定会面临更多罪的侵扰,但同时我们也会知道罪是有限的,它是受到控制的。

我们需要与罪恶征战

耶利米的服侍并不容易。耶利米出生的年代正好是玛拿西统治的最后十年,玛拿西是最糟的一位王,“玛拿西引诱他们行恶,比耶和华在以色列人面前所灭的列国更甚。” (王下21 :9)

后来约西亚带领民众回归耶和华的道。改革完成了,重大的罪行已经停止,迷信被查封。没多久,耶利米却发现这只是一场肤浅的改革。

于是耶利米站在耶路撒冷的殿门,开始传讲奇特的信息。民众陶醉于在神的殿里进行的宗教活动,口里说着:“这是教会,这是教会,这是神的家。”虽然他们站在合适的地点,说着合宜的话,但内在却并非如此。好像我们主日站在教会里,说着宗教上流行的口头禅,感觉一切都很OK:好像只要我们做出很high的样子,神就悦纳了我们的侍奉,罪就不必悔改。耶利米看到这些,不禁为神勃然而怒,高声斥责:“不要倚靠虚谎的话,这些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了!”

当事工外表进行得很顺利,教会总有新朋友出现时,各项统计数字也很可观,教会才面对最大的危机。因为他们把神的殿当成了贼窝。这就是耶利米的指控,“你们找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不就是这美好、洁净的殿吗?你们一周当中都在外面为所欲为,利用别人、剥削弱者、咒诅那些不顺从你们计划的人,到了安息日,你们却又来到这个次序井然,安全而又公义的地方”。

耶利米明确地指责说:“你们依靠虚谎无益的话。你们偷盗、杀害、奸淫、起假誓、向巴力烧香,并随从素不认识的别神;且来到这称为我名下的殿,在我面前敬拜,又说:我们可以自由了!你们这样的举动是要行那些可憎的事吗?这称为我名下的殿在你们眼中岂可看为贼窝吗?” (耶7:9-10)六百五十年后,耶稣大发义怒,洁净圣殿。

一旦人不再与神同行,曾经敬拜的地方就被废弃了。这样的事曾经发生在示罗,也发生在耶路撒冷,并将发生在今天世界上任何一个不再以心灵诚实敬拜神的地方。

人们为什么那么容易相信“平安的”谎言?

然而好像总有宗教人士在人们的耳边传递平安的消息,“他们实在是集牧师和按摩师于一身”,告诉人们事情总会好转的,当群众拥挤在圣殿里,想从他们洪亮的声音、迷人的笑脸中,再次得到肯定和鼓舞:“神爱你们,平安、平安!”当时,在耶路撒冷只有一个人无法忍受这样的糖浆,耶利米愤怒地喊道:“从先知到祭司,都行事虚谎,他们轻轻忽忽地医治我百姓的损伤,说:平安了!平安了!其实没有平安。”(耶8:10-11)

先知的职责绝不是将错误的事情加以掩饰,而是要把它们纠正过来。不错,神爱我们,他的爱是热烈的,但他也期望我们以忠诚、专注的爱为回报。不可或缺的要素就是诚与真,并要把自我根除掉,承认过犯。

那平安呢?不错,神赐人平安,但这平安绝不是我们故意避开不愉快的事,或避而不谈痛苦的经历就可以得到的,我们需要与罪恶奋战,与冷漠奋战。我们周围有许多人正遭受伤害和鄙视,有多少罪恶仍在肆意运行,凡是有关平安的信息若不正视这些情况,充其量只不过是一出闹剧。

人们为什么那么容易相信谎话,却难以接受真理?因为我们找寻的是廉价品,我们希望走的是捷径。其实,真正可以走的只有一条路,而且绝不是捷径。我们必须从专横的自我中被解救。耶利米希望他的百姓学习真实地敬拜神,而不是装模作样地在圣殿里晃来晃去,内心充满了自我炫耀。

他带城里的领袖到圣殿以南的欣嫩子谷,此地向来是人们将孩童当燔祭献给巴力的地方,好像城市的死角,堆满了垃圾,不时发出阵阵恶臭。耶利米腋下挟着一个瓦瓶,对这批领袖说出他的关切:即使圣殿的器皿擦得再亮,但百姓心灵依旧贫乏,有什么益处呢?站在这个骇人的地方,耶利米指责领袖靠着宗教为自己脸上贴金,无往不利,但他们却在同时抛弃了那位召他们活在爱和信心中的神!他指责他们自创宗教,以满足自己的欲望,又借宗教信条来谋利。

当耶利米说完之后,便将瓦瓶重重摔在地下,对他们说:“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我要照样打碎这民和这城,正如人打碎窑匠的瓦器,以致不能再囫囵。”(耶19:11)

讨人喜欢还是讨神喜欢?

当耶利米说出这些,就不能再指望有许多鲜花出现在他讲道的现场,他得到的是迫害与责备,“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他的话无人相信,徒劳无功的服侍。耶利米感到真实的沮丧,他是否该转变口气,说些众人爱听的废话?神却要他坚持呼召,“你要做我的口”,“让他们归向你,你却不可归向他们。”在辗转反侧的夜晚,耶利米可曾思想:我这一生真正想做的是什么?爱他们还是巴结他们?讨人喜欢还是讨神喜欢?

“我必使你向这百姓成为坚固的铜墙,他们必攻击你,却不能胜你,因我与你同在,要拯救你,搭救你,这是耶和华说的。我必搭救你脱离恶人的手,救赎你脱离强暴人的手。”(耶15:20 -21) 其实,这些话耶利米在他服侍的起初就听到过,在1:18-19,神就对他说:“看哪,我今日使你成为坚城、铁柱、铜墙,与全地和犹大的君王、首领、祭司,并地上的众民反对。他们要攻击你,却不能胜你,因为我与你同在,要拯救你。”

神仍会提到以前他所说过的话,他的承诺依旧有效。然而,单是记得神的话还不够,必须再一次听见才行,我们需要每天听到,而祷告能使我们亲耳听见来自神的话语。环境改变了,神会改变吗?我们祷告,我们倾听,神重复他说过的话——同样的话!于是我们又重新得力。

在那段著名的经文里,耶利米被那些反对他的人击倒,陷入自怜中,就要向死亡的力量屈服时,他准备放弃持守神的呼召。就在这个决定性的时刻,他听到了神责备的声音:“你若与步行的人同跑,尚且觉累,怎能与马赛跑呢?你在平安之地虽然安稳,在约旦河边的丛林要怎样行呢?”(耶12:5)

神对耶利米说:生活并不好过!你是否遇到挫折就停下来呢?当你发现生命不只是求三餐温饱、一处卧榻时,你会退缩吗?在你看到世间男女为求自身的舒适胜过为神的荣耀而去冒险进取时,你想躲回家吗?你是要活得战战兢兢呢,还是勇气百倍呢?我希望你将生命尽情发挥出来,追求正义,达到极致。我呼召你过一种有目的、远超过你所向往的生活,并且应许给你足够的力量去成就一生的目的。如今,一有困难你就想停止了。假如绕着磨坊跑的冷漠众生令你疲倦,那么真正的比赛——和动作迅速的好马比赛时,你该怎么办呢?究竟什么是你真正想要的?你是想和这群人漫步,还是与马一起赛跑呢?

耶利米始终未在口头上答复这个问题,但却用他实际的生活来印证。他的一生就是在回答神:“我要与这些马赛跑。”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