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一个女人的示弱与勇敢

导 语

身为一个女人,是否应该留在家里做全职太太?

热门焦点

最近这个议题又再度成为网络上讨论的热门焦点。在云南的一所女校里,一位成为全职太太的校友想捐款回馈校园,校长却断然地拒绝:“滚出去!”“家庭那么贫穷,我们把你供到现在,你现在反而当起了全职太太,指望男的养你啊?女人必须靠自己!”

校长与这所女校的建立,有其背后的故事。女校长张桂梅奉献一生,使许多云南丽江因贫穷而无法接受教育的女孩们就学,女孩们在接受了更多的教育之后,有更多的机会脱离贫穷,并最终得以摆脱穷乡僻壤中卑贱的命运。张校长的初衷是美好的,贫穷所带来的痛苦与患难也是相当真实的。

但是不管是在穷乡僻壤,抑或是在强调独立自主的富裕城市里,女性有生理上先天的局限与软弱。活在一个早已被罪腐化的世界里,女性在成长的过程中,面对着社会对女性的高标准要求、许多环境给予的不友善、条条框框,甚至是压迫与潜在的伤害,着实会遇上很多艰难。在这种情况下,上帝所赐给女性的生命潜质,有没有可能不被压抑、不被拦阻,得以尽情挥洒?

两难之间

张校长的发言之所以引发巨大的回响与讨论,是因为她所说的话,踩到了许多女性的痛点与遗憾:如果我选择在在家养儿育女,在锅碗瓢盆中度过,是否最终会因为没有收入,与社会脱节而失去丈夫的爱与社会的尊重?与之相反,如果我选择投入职场,建立自己的一番事业,是否孩子们的成长过程中将会有一段无法弥补的遗憾?

人们都在寻求解决之道。张校长所提出的,是一个典型传统女权主义的观点:淡化文化对女性所形塑的角色,让女性在职能上成为一个男性的模仿者,进入职场中,借着财富与地位的累积,来建立一个与男性平等的平台,与男性对话。

《自己的房间》

我想起了高中时候喜欢的一篇文章——伍尔夫的《自己的房间》,是收录在一本名叫《普通读者》的散文集中。这篇文章是作者的经典之作,提到一个女人可以自由创作的前提,是拥有一笔足以支持生活的收入,以及一个自己的房间。换言之,创作的独立,来自于时间、空间,灵魂与思想的独立。伍尔夫的笔调很轻柔,理性中夹杂着诗意的感性,字里行间我没有读出激进女子的痕迹,只感觉作者说出了一种本来难以名状的真相。

圣经中并没有明文规定,女性应该成为一个家庭主妇,或者是职场上的女强人。因为神看的不是表面的形式,而是一个人的内心,一个人做出选择的初衷。不论选择成为家庭主妇或者职场女性,出发点都不应该是出于恐惧,而是出于对神的信心,对自己、对客观环境的认识,即在顺服于神的主权,与另一半有共识的前提中,做出的一个决定。

家庭主妇

对于笔者来说,出于神所给的感动,在人生的现阶段,我选择做一个家庭主妇。我的确没有一笔固定的收入,也没有一个自己的房间。事实上,在孩子还年幼的阶段里,我只能趁着夜里孩子入睡之后,在收拾好的餐桌上写作,所写的文章无法太长,因为思路随时可能被打断,脑子也许是活跃的,身体却是疲惫的……

但是,我清楚地知道,此刻的我,文章不只是写在纸上的,而是一字一句写在生活的琐碎里,写在孩子们的一点一滴成长中,我的读者是创造我的上帝。

因此,我以为,一个女人,不管选择在家照顾家中的需要,或者是进入职场之中,为社会贡献一己之力,若我们所做的,是期待得到更多人的肯定、羡慕、表扬、爱戴、尊重,我们最终都会发现,人所给予我们的回报,能带来短暂的满足、虚荣与成就感,却不能使我们的心安息下来。

事实上,不管是在家庭还是职场之中,若我们认识到了神对我们此时此刻的呼召,顺服并回应祂的呼召,和祂一起同行,我们心中的笃定,会给我们莫大的勇气,这勇气帮助我们不再在乎各种利益权衡与世俗标准,往前走下去,只因我们知道,神会为我们的一生负责到底。

示弱与谦卑

最后,回到起初的那个问题。作为一个女人,是否应该留在家里做全职太太,还是进入职场?其实,这个问题本身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们是否愿意让自己的心柔软下来,在创造我们的神面前示弱,承认我们不过是受造之物。若上帝感动我们进入职场,忠心使用神所给我们的恩赐,在职场中成为众人的祝福,那也是一件美事;但上帝若让我们在当下这个生命阶段,在家服事家人、陪伴孩子,我们也需知道,做在一个最微小的孩子身上的服事,就是在服事神。

因此,女人的挣扎与两难,无法单单靠着在经济与事业的独立与自由,找到出路,唯有在上帝面前的示弱与谦卑,才有与神同行的勇敢与坚定。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