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在全职太太与甜宠剧之外,女性往哪走?

近期,云南女校长张桂梅严厉批评学生当“全职太太”上了热搜,在离婚大潮汹涌、女性追求独立的社会大背景下,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了媒体和网络关于全职太太与职业女性的热议。

因为目睹农村对女性的歧视,张桂梅付出了极高的代价与心血,为失学的农村女孩创办了全国第一所全免费的女子高中。这种努力值得尊敬。在婚姻家庭领域有着十年服侍经历的何威牧师,在接受《境界》采访时坦言,追溯事情的前因后果,张校长的愤怒是可以理解的,但同时也要看到,把做全职太太视同自甘堕落的寄生虫生活,是女性走出农村被歧视的困境之后的倒退,这种观点过于刻板,传递出一种典型的偏见。

现实生活中每个女性处于不同的地域、文化及个人处境之下,“女强”真能防御男人的辜负与背叛?做全职太太还是职业女性这样简单二元对立的选择,就能解决女性普遍面对的婚姻、家庭、自我价值及成长的困境?这样的思考和探索对于男性同样有帮助。

当男人变娘、女人变强

《境界》:近来媒体上许多关于全职太太的讨论。《新京报》发现,反对全职太太的论述活跃丰富,支持全职太太的论述寥寥无几;对比英文网上对此支持与反对五五开的情形,中文世界压倒性地高举职业女性。你认为这种现象产生有怎样的社会文化背景?从信仰的角度,我们如何看待这样的讨论?

何威:我看过关于张桂梅校长以及华坪女子高中的报道,我个人深深理解她。在她的经历中,看到很多乡村女孩没有任何公平生活的权利——被剥夺了学习的机会,仅仅成为嫁人生子的工具。她一次次走进深山,把差点被嫁掉的女生“抢”回学校;为了让大山里的女孩们能上高中,她拖着病躯,像乞丐一样沿街募捐。她创办的女子高中不仅不收一分钱学费,还为特别贫困的女童家庭提供财务补助。学校连续十年高考综合上线率100%,1804个女孩在她的帮助下走出大山,进入大学,从此改写命运。她对女童的关心,以及对农村社会歧视女性的振臂呼喊,都让人感动。但她对全职太太的看法,如果放在更大的社会背景中看,却值得商榷。

中文世界在强调职业女性社会价值的同时,也在贬低家庭主妇的价值。所以,我特别理解张校长因学生特殊的状况,对女性地位痛心疾首。但她只看到罪恶所导致的现象,而没有看到罪恶的本质。

基督信仰将婚姻关系的破坏、丈夫对妻子的管辖,视为人类犯罪的直接后果。历史上,男性对女性的辖制是公开进行的,女性对男性温柔地操控与反噬也屡见不鲜。在过去的社会中,女性很难冲破社会分工的藩篱,而撒旦的诡计就是让两性的价值对立,持之以恒地矮化、消解、忽视多数女性委身的家庭劳动的价值;同时强调、高举甚至神化职业劳动的荣誉和价值,借以抬高男性。这种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性别文化,让男女彼此竞争、分离、像经营公司一样去面对自己的婚姻。

现代社会让男女在构造上的差异得到极大的弥补,女性第一次可以昂首挺胸地离开男性,独立自主面对一切。张校长奋斗的动力,源自农村对女性的歧视。她想帮助女童的初心很好,但她不是回归到真理的层面,而是受女权主义的影响,激发并鼓励女性依靠自己的能力与男性竞争,发展到极端,反过来成了对全职太太的歧视。她把全职太太看成是一种“出走”之后的倒退。

其实,全职太太的讨论是个伪命题,我们讨论的本质在于:女性到底是谁以及婚姻究竟是什么?男人和女人的关系该怎样?我是谁、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为什么活着?上帝创造女人的目的,是因为看到亚当独居不好,需要一个配偶即“女人”来帮助他完成被造的使命。配偶,原文为“帮助者”,这是一个伟大而又充满恩典的身份。上帝没有用亚当的头骨造她,免得她高高在上;上帝也没有用亚当的脚骨造她,免得她被踩在脚下,上帝用亚当的肋骨造了女人,帮助这个男人能够站得挺拔。她让亚当的灵、魂、体都被深深吸引,并让两个人都被满足。

当女人想要“独立”离开身体,必然会受伤害,而当男人不愿呵护女人,这个肋骨会让他浑身不自在。男人和女人谁都不能独立,只能尽力去合一,完成上帝创造他们的使命。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不会纠结在全职太太这样的伪命题上。

《境界》:无论社会上还是教会内,中国女性对男性的抱怨与愤怒似乎有升级之势,比如“当妈式择偶、保姆式妻子、守寡式婚姻、丧偶式育儿”。作为一个男性咨询师,你如何看待这样的女性情绪?

何威:心理学家武志红提到,中国社会的家庭整体形成一个巨婴系统,由一个缺位的父亲、一个焦虑的妈妈,然后再加一个充满问题的孩子构成。问题凸显为父亲的缺位——父亲不去负自己做为男性的责任,不去承担作为家庭的引导者、领袖的地位、权柄与义务,这导致男人不像男人、父亲不像父亲。男性逃避责任,让女性失去遮盖,没有安慰也没有保护,什么事都必须自己来。在这个过程中,女性变得越来越强大。但从创造的本源来看,她本来是帮助者的角色,什么都自己来的结果就会陷入抱怨、焦虑。

当母亲焦虑的时候,倒霉的其实是她的孩子。男孩一定会被这样的妈妈很严地控制,什么事情都不让他干,只要他成为一个乖孩子。加上父亲的缺位,他没有男性的榜样,于是下一代的男孩越来越失去男性特质,越来越不负责任,越来越弱。而女孩则看到很多母亲的闪光之处,她会想像母亲一样追求强大,长大以后不受男性欺负。这样发展下去,社会混乱失序,因为男人越来越娘,女人越来越强。

找到生命的痛点

《境界》:女性在婚姻中容易出现控制丈夫的倾向,有些女性做全职太太或者选择在家教育,表现出的控制性让孩子窒息。全职太太也可能控制,职业女性也可以不控制,女性如何从控制的欲望中走出来?

何威:这个问题比较深,我们简单来谈谈。女性喜欢控制,多半是内心有创伤未医治,她会没有安全感,没有归属感,内心有恐惧、慌张,情绪不稳定。这种心态让她想通过把事情控制在自己手里,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带给自己安全感。今天很多有信仰的女性也陷在控制的罪里,可以说她们的信仰还停留在理性层面,没有进入实际生活。

比如很多妈妈对孩子的控制很难解决,她们需要更细致的服侍。我们会帮助她们梳理原生家庭,挖掘成长过程里出现的问题,帮她找到痛点,会发现伤害大多是因为缺乏爱,导致她里面的不安全感。然后需要把这些真实呈现在神面前,在神的话语里与神建立真实的关系,去解决与修复生命的破损。这才有可能从控制的习惯里走出来。

我们有一个四十天默想上帝话语的课程,让神的话从知识上的学习变成生命的经历,课程内容也必须和实际应用结合在一起,让她们真实触碰到生命里很深的问题。真理可以照亮人里面的光景,真正面对自己,清楚知道什么是老我,分辨里面的谎言,让生命改变过来。

《境界》:你是否发现婚姻中哪些是男性容易出的问题,哪些是女性容易出的问题?

何威:婚姻有些基本原理,比如丈夫需要尊重,妻子需要爱。当妻子感受不到丈夫的爱,就很容易抱怨、苦毒,冷战、指责或者刺激丈夫。男性容易出现的问题就是他无法理解妻子,无法呵护她,总认为很多事是妻子应该做的,这样会产生很多后续问题。

《境界》:这些让我想到如何认知情绪和情绪模式,似乎很多人在这方面普遍有障碍。

何威:的确是这样,我们在辅导中会帮助夫妻双方了解自己的原生家庭、情绪模式、系统和思维方式及信念系统。我们小时候普遍没有得到父母足够的爱与陪伴,情商没有得到过开发和培养。与西方文化不同,我们的文化不重视对情绪的了解。西方人对情绪种类的了解很丰富,基本能够识别100个左右,在中国,特别是北方男性,对情绪种类的识别能达到20个就不错了,这导致许多中国夫妻情感互动方面很荒凉。因为男性想表达也表达不出来,而女性又需要这种情感上的安慰和呵护,当丈夫无法给与,女性会难过、受伤,然后抱怨、指责。很多夫妻矛盾其实起源于情绪感受方面的问题没有解决,最后双方失去信任导致婚姻解体。

我辅导过一对信主的夫妻,丈夫是山东人,典型的大男子主义。弟兄在教会还有服侍,但作为丈夫,他从来都不表达对妻子的爱,他认为自己赚钱了,妻子应该知足。妻子要工作,还要带孩子,他回家也不帮忙做家务。妻子生病的时候,他不知道呵护,他认为妻子应该自己解决问题,不该抱怨他。开始的时候,妻子一直忍耐,实在无法承受就开始吵架。辅导的时候,我问妻子有没有告诉丈夫自己需要什么,她说没有,她只用抱怨、指责甚至漫骂的方式对待丈夫的问题。我问丈夫,你有没有在感受妻子不容易的时候去呵护一下她、拥抱一下,安慰安慰她的情感?他说没有,他没有从父母那里看到过,觉得这样很不男人。明白了之后,两个人都愿意改变。

甜宠的谎言,不是婚姻的见证

《境界》:现在女性影视剧中盛行一款甜宠剧,你如何看待其中呈现出的婚恋观?

何威:我为此写过一篇文章。甜宠剧没有触及婚姻的本质和意义,它仅仅满足了人最低层次的需要。上帝创造人有灵魂体三个层面,甜宠剧更多满足了“体”方面的需要。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彼此动心,很多时候是一种激素反应。实际上,你会发现很多男孩是在找妈妈,不是在找妻子,很多妻子不是在找丈夫,而是在找爸爸,这些其实都源于原生家庭的缺乏,因为缺乏,吸引力会加强,其实都在拿对方填空。

甜宠剧的套路基本就是无虐、无误会、无小三、一宠到底,男主宠女主,像爸爸宠女儿;女主溺男主,像妈妈爱儿子。现实中哪有这么不讲道理的宠溺,人性哪有这么没有底线的甜蜜?这种虚幻的幸福是谎言,让很多年轻人认为婚姻就应该这样,自己很喜欢,又能满足我的需要。当进入婚姻之后,激素反应一消退,双方马上就原形毕露了。

上帝设立婚姻,起初美好,但因始祖犯罪,男人变得要去管辖妻子,妻子恋慕丈夫,恋慕的原文是温柔地辖制,相当于要抢夺男人的权柄。婚姻结果不再是去完成神的使命和托付,而变成互相辖制、互相抢夺权柄,让自己变得更加自我的过程。当人重生得救,从咒诅里出来,婚姻才能恢复秩序,重获美好,两个人一起完成神的使命。

《境界》:从甜宠剧幻想中失望的女性,找到的自救出路就是女强,比如一些大女主剧里的女强观。

何威:现代社会女性在职场和男性竞争毫不示弱,因为很多工作更需要脑力而不是体力。女性取得了很多成就,因为上帝设立她的角色是帮助者,一定要有比男人优秀之处才能做好帮助者。但当女性意识过度抬头,就会导致和帮助者的身份发生矛盾。

现在这个社会变得如此混乱,首先不是女人的问题,而是男人的问题,因为男人是头,所以男人要悔改。做父亲的一定要成为称职的父亲。不管你结婚还是没有结婚,男人必须要成为一个男人,承担自己的责任。所以,我们在教会里提倡要鼓励弟兄,给弟兄更多的机会成长。第二,我们告诉姊妹要安静、温柔,要学会接受爱,被保护、被遮盖,不要太强了。

有人批评我们重男轻女。我说不是这样,我们并不歧视女性,反而认为女性太强而男性太弱了。男性有一个特点,当他没有得到尊重的时候,他很自卑,不敢承担责任。当姊妹越来越兴起,弟兄就越来越弱势。我们更多鼓励弟兄,花时间培训,让他们更多服侍,是为了让男性能站起来,为家庭、社会负起责任。

《境界》:在中国90后、00后的年轻一代中,认同同性恋、甚至双性恋的比例提高,他们还积极讨论不婚不育、开放式婚姻。这对教会有什么提醒?我们该如何应对?

何威:挑战已经存在,形势严峻超出我们的想象。比如00后,我女儿正好处于这一代,他们被世界的价值观冲击得更严重,他们通过网络吸取资讯的能力远远超过我们,很容易接受新思潮。当他们看到西方有的教会里出现了所谓同性恋牧师,就会很困惑。严格讲,中国教会走了一些弯路,比如我们更多进行神学培训,看重理论建造,不是重视信仰在生活细节上的落地。中国教会需要在真正的服侍方面,在生命的陪伴方面付上很大的代价。

现在社会新闻充斥着婚变、家庭暴力的内容,整个社会太缺少幸福婚姻的例子,包括教会都缺少见证。如果中国教会能够有更多婚姻里活泼的生命见证分享出来,是对中国社会莫大的祝福。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