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做光做盐 >

耶稣从来不谈这个话题?

有人说耶稣在这个世界上从来不谈政治,所以基督徒也不应该谈政治。耶稣还曾说过一句话,“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这就更加证明基督徒不应该去管凯撒,就是人间政权的事情,基督徒是属于天国的,所以只要好好祷告传福音就可以了。所有的政治时事话题,我们都不应该插手,也不应该插嘴,是不是这样呢?

我们先来说说 “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耶稣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在谈要不要向凯撒纳税,也就是向当时统治以色列的罗马政权交税。我们看到新约圣经记载,耶稣也是有交税的。祂说属于凯撒的应该要归回给凯撒。也就是说属于人间政权的权柄,我们应该要遵循顺服。所以基督徒应该要尽公民的责任,诚实地交税。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个基督徒都诚诚实实地交税,我们应该要尽上应有的义务。

那“上帝的归上帝”呢?

我们整个人、我们的身心内外都是被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所拯救买赎回来的,我们是献上活祭为神而活的,我们的一切都是属神的。所以作为一个公民,在人间国度履行外在责任的时候,一点也不妨碍我们成为一个属上帝的人。我们依然是全身心属于上帝,我们依然把自己完全献上当作活祭,为神而活,依然要传福音,我们依然要爱上帝。当我们成为人间的好公民的时候,一点都没有妨碍我们成为上帝的好儿女,两者一点都没有冲突。

而且我们看见,上帝的权柄是高于凯撒的权柄的。因为人间的权柄,是从上帝那里得到。凯撒只能够管外在,我们是否守法、不偷窃、不破坏公物、不谋杀、不抢劫,按时合理诚实地交税,凯撒只能够管到这些,凯撒管不到人的心。而上帝掌管人的心灵、生命,上帝是那位永恒的、掌管一切的主。因此上帝的权柄管辖的范围绝对超过凯撒的范围。所以我们一方面要把凯撒的归凯撒,另一方面也要把上帝的归上帝,就是我们的全人,我们的整个生命。

除此以外,耶稣基督在世界上似乎真的没有怎么谈论过当时的政治。当时的政治形势确实有很多的不公,以色列没有自己的主权,它是在罗马政权的管辖底下的。耶稣从来没有说要去推翻这个政权。耶稣对当时一些不公的情况,比如说有奴隶、罗马公民和犹太人民的权力不一样、地位不平等,祂从来没有抨击这些现象。难道这就证明基督徒在看到不公不义的时候,我们也不应该说什么吗?大家就安静地回去祷告就好了。我们就效法耶稣,千万不要插嘴谈政治。

我印象中,翻遍整个四福音,耶稣也没有讲过养生保健这个话题吧?可是很多基督徒非常热衷养生保健,吃这个是凉的、那个是寒的、那个是补的、那个可以通血管,这个可以清肠胃,这个可以排毒,那个可以养颜……大家都乐此不疲地在谈。可是耶稣也没说要谈这个,耶稣甚至还说“入口的不能污秽人,出口的乃能污秽人(太15:11)”。就是说我们外在身体吃什么喝什么,根本不重要。很多基督徒在这方面怎么就没有这么听耶稣的话呢?非常在意吃什么喝什么。

耶稣说“爱惜自己生命的,就失丧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约12:25)”。

可是很多基督徒爱惜地上的生命爱惜得不得了,尤其爱护自己的身体,保健品不断地买、不断地吃,还不断地推销介绍,非常热衷。

耶稣也没有说我们应该要努力地去做生意,但是在中国的教会里面,传销推销非常盛行,大家拼命地在教会里面拉下线,卖力地介绍夸赞自己的产品。一会说你可以赚大钱来奉献荣耀上帝,一会儿又说这个为了帮助山区儿童,那个为了帮助中东难民以及宣教士等等,理由一大堆。耶稣还在圣殿里面把兑换银钱、做生意和买卖的桌子都推翻,斥责那些人把父的殿变成了贼窝。可见耶稣对这些热衷于在神殿里面做生意的行为是多么的厌恶。可是很多基督徒在教会里面照样做生意拉下线,怎么在这个时候又都忘记了耶稣说的呢?偏偏很选择性地在涉及政治时事这个话题的时候马上就说:不要说不要说,因为耶稣都没有说。

耶稣是天国的君王,祂的国度是属灵的国度,不是地上的国度。在以赛亚书9章6和7节这么预言耶稣:“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他的政权与平安必加增无穷。他必在大卫的宝座上治理他的国,以公平公义使国坚定稳固,从今直到永远。万军之耶和华的热心必成就这事。(赛9:6-7)”

耶稣是天国的君王,祂手上有政权,祂要坐在宝座上治理这属天、属灵、永恒的国度。这个国度里其中一个最大的特征就是以公平公义使国坚定稳固。我们是属天国的子民,因此渴慕热爱和争取公平公义必定就是天国子民的性情,是一种内心的特质,因为这就是我们的王的特质。

后来这位王真的道成肉身来到世上了。祂来到世上完全没有隐藏祂的身份,祂到处宣扬“天国近了”。有人形容耶稣的登山宝训是祂向世上的人颁布的天国宪章。天国的宪章是什么呢?首先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然后有哀恸的人,温柔的人,饥渴慕义的人,怜恤人的人,清心的人,使人和睦的人。最后是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所以属天国的人一定是饥渴慕义的。他对公义有一种饥渴的心,即使是为义受到逼迫都不会在乎,而在耶稣的眼中这是有福的,因为这样的人正是承受天国的人。那我问你们,谁去逼迫他们?天国里的人当然不会去逼迫同样是渴慕公义的人。

谁去逼迫他们?

当然是世上的人。为什么世上的人要去逼迫这些饥渴慕义、属天国的人呢?因为天国已经来到人间了。天国跟人间并不是各不相干、河水不犯井水的两个国度。它们一个是属天的、属灵的、永恒的;一个是属地的、由撒旦掌权走向灭亡的。这是两个本质完全不同的国度,现在合在一起,就是说天国已经降临来到人间,入侵人间了!属灵的、眼睛看不见的国度入侵到这个属物质的,眼睛看得见,正在走向灭亡的国度。

耶稣掌权的这个光明国度入侵到这个黑暗国度里面,要呼召一些人来跟随耶稣,而这些被呼召出来分别为圣属耶稣基督的人,他们里面被圣灵重生,有了耶稣基督的生命。他们因为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流血牺牲和献祭,被从这个黑暗国度里面买赎出来,他们是属于耶稣的,他们跟随耶稣。所以他们内心被改变,被更新了。那这些人是不是马上被升到天上去呢?不是,他们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耶稣在升天之前就给祂的门徒颁布了大使命: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

还有,当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就要怎么样?要去传扬福音,从耶路撒冷一直到地极要把这个福音传开。他们要带着与这个世界不同的性情在世界上为主作见证,有着圣灵的能力去传扬福音。他们的特色就是在这个不公不义的世界上渴慕公义高举公义的。

那耶稣在世界上是如何示范给我们看的呢?是不是一有事情就赶快暗地里祷告、不要公开斥责罪恶和不去冒犯权贵呢?

其实耶稣在世界上冒犯的最多的就是当时的权贵。当时以色列没有政治上的主权,可是信仰和民事的事情上面都是在宗教领袖的权柄底下,当时最直接掌权的人就是法利赛人,他们管理以色列人的宗教、道德和民事。一般生活上面的诉讼都可以到文士、法利赛人那里去。文士相当于现在的律师,他们懂得生活律法。耶稣在这些人面前从来都没有默不作声。

耶稣骂得最多最凶的就是这些人。祂在圣殿里面赶出这些兑换钱银的人,直接冒犯了宗教领袖的钱袋。对于行淫时被抓的那个女子,他们以应该执行摩西律法还是执行罗马法律来挑战耶稣。耶稣有没有说我不要发表意见,耶稣质问他们,你们谁没有犯过摩西律法的就可以拿起石头来打她,耶稣挑战的就是当时直接在管辖以色列人生活的这些权贵们。耶稣从来都没有说,这件事情我不要公开发表意见,我要去祷告一下。耶稣都是有问必答的。

耶稣在各样事情上对我们都有示范和教导

耶稣顺服权柄,顺服到一个程度,就是受到最不公正审判的时候都没有为自己辩解。祂虽然没有为自己辩解,可是祂说出事实,祂并没有说我不发表意见。当彼拉多问祂的时候,也并没有说我什么都不要说,我不要得罪你,我还是隐藏我的身份。

彼拉多问他,你是王吗?耶稣说你说得是,我就是为此而生的,我的国不在这个世上。祂有没有说,我不可以这么说,这样会得罪罗马政权,等下你会以为我要造反?没有,耶稣照实说,真相是什么,事实是什么,我就说什么。我们不用惧怕说出合乎真理与事实的东西。

其实当时很多人都希望耶稣带领民众揭竿起义。但耶稣没有,祂不是来做这个事情的,祂是来建立天国的。在地上国度的时候,祂所说的、所做的完全是为了彰显天国的公平公义。耶稣一点都没有沉默不语,面对任何不公不义的事情祂都按照真理说出实话,即使为此祂要得罪人,要被抓受到不公平的审判,甚至要死在十字架上,祂从来都没有在该说什么的时候闭嘴不言。

这就是耶稣给我们的示范,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可以用耶稣作为借口使我们在这个世界上不去关心政治和时事。事实上耶稣是在一切事情上掌权。我们怎么可能说耶稣的掌权只限于这个部分,而不掌权那一个部分呢?或者在那一个部分基督徒就必须要沉默呢?我告诉你,在任何地方基督徒沉默,那个地方就一定是最黑暗的。为什么?因为基督徒是世上的灯,是世上的光。如果在这一个领域我们不要去发光,那这一个领域就一定是最黑暗的。如果我们现在看到某一个领域很黑暗,那是基督徒的责任。基督徒选择不在那个领域发光,任由那个领域黑暗下去。

因此,不管是任何的借口、原因,我们都不能够不在任何地方做好我们的本分,我们一定要活出渴慕公义的天国属性。耶稣就是如此示范。如果要因此而受到逼迫,承受任何的损失,弟兄姐妹,这是有福的。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