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你是否将至亲的人当做假想敌,相恨相杀?

记得多年前还在读书的时候,有一天傍晚正在街头闲逛,一辆出租车突然在身边来了个急刹车,一声尖厉的嘶鸣过后,副驾驶冲出来一名中年男子,指着司机破口大骂:“我告诉你到了到了,你还不停,硬是等到又跳一块钱!”

司机骂了句什么没听见,车头一拐,开走了。

自此以后很久,我莫名其妙地被那个男人影响了,每次打车前快要停车时,都要紧盯着表盘,少跳一块我就很开心,多跳一块我就会责备司机,为此也和不少司机发生过口角。

后来,有一个夏日午后,打车前往和朋友碰头,有两条路线可以选择,司机走了一条和我预想不同的线路,我故意不提醒他,想在下车前以少付车费来“惩罚”他。孰料想,到达目的地时,发现费用比平时少将近十块钱。

我就问师傅怎么会走这条线路,“作为出租司机,我们的任务不就是尽可能帮乘客走一条既快捷又省钱的路吗?”

我永远无法忘记当时满脸发烫的感觉。当天和朋友聊了什么全都已忘得一干二净,但是那段时间的一些思考却很深刻。我一直反复思考一个问题:我为何会预先把出租司机想象成敌人?由这个问题延伸开,我发现自己在生活、工作的许多方面都会预设一个假想敌。再环顾周围,发现这其实是一个很普遍的问题。

两个同事合作一个项目,彼此会首先预想对方希望掌握控制权,以便多捞油水,于是开始处处设防,既确保个人利益不受损,也绝不允许对方坐收渔利。

一个处处帮扶你的人,仅仅有一次没有帮你或者得罪了你,你的眼中就全无起初被帮扶时候的感激涕零,只剩下被辜负的怨愤。

一对夫妻相处,总认为对方爱父母胜过爱自己,爱朋友过于爱自己,以至于常常在心里埋着一个又一个雷,随时将对方炸个“脱胎换骨”。

一个人挤早晚高峰地铁,总认为身边的人故意踩自己的脚,或者摸了自己的大腿,以至于动不动就大打出手。就在两三周前,就在有一站地铁刚刚靠站开门时,一名男子横着飞了出来,重重摔在地上,随后另一名男子一个箭步上前,骑在对方身上开打。

既得利益的个人和集团,视身边所有人为敌人,因此在21世纪仍旧有光天化日之下的封口、非法拘捕。于是有了堂而皇之的黑白颠倒。

我们为何总有一个假想敌?

起初,我们总以为是传统文化使然,也会归咎于不合法的党政权力。但是,我们唯独放过了假想敌产生的根源,在于我们自己的心。正因为心里面有着自私、自我、自利、自义、自怜等等的土壤,所以一个个敌人会在不同环境下肆意生长。

别人延迟停车几秒钟多出一块钱,会怼上我们的自私和自利,然后迸出愤怒的火光四射。却不知道你自己开车也无法保证在那几秒钟就停在合适的地方,你更忘记了多出的一块钱是前面积攒了足够的里程数,而远非这最后十厘米所产生。

别人一个冷漠的眼神,会碰撞到我们心中骄傲的墙壁上,然后生发出一种怨恨。却不知道对方的冷漠或许只是因为他当时心情不好,并非针对你。

别人一种质疑的声音,会激发我们的自怜、自义乃至恐惧,然后不惜动用手中一切可能的能力,封之赶之杀之而后快。却不知道这质疑的声音,恰恰源于他心底深处真正对和平、正义等一切人间美好的向往,而不是真的恨你。

但许多时候,我们明明知道一切敌人的产生,首先都赖自心里面的苦毒,却依旧无法自已地选择向对方射出冷箭或者挥起砍刀。

我们无法抑制里面那种不可名状的私欲,到头来,做了许多后悔莫及的傻事,却仍旧要么自高自大,要么自怨自艾。周围的人都看到你“子系中山狼”的丑态,也都看见了你“滚滚长江东逝水”的历史终局,惟你身在山中不见山。

我们每个人岂不都是如此?

就像偷吃一枚果子的亚当,自以为是地吃、若无其事地躲,却不知道在恍然之间眼睛已经瞎了。我们常常以为自己是人群中最聪明最能干把一切都看得最通透的人,殊不知,我们何时瞎了双眼而不自知,到头来干尽了“亲者痛仇者快”的愚蠢事。

就像一路追杀大卫的扫罗,嫉妒与恐惧笼罩了他,以至于看不见忠心的大卫,却只看见头脑里那个试图谋朝篡位的大卫。

就像用三十枚银钱换了自己追随数载的主命的犹大,利益攻取了他心灵与灵魂的城池,他看不见了那个能够让瘸子行走,瞎眼看见,治病赶鬼并且教导人的耶稣,却只看见了一个忤逆凯撒和法利赛人的加利利木匠师傅。

忍不住感叹:“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

我们罪人的本性,奠定了塑造假想敌的基础,这是我们穷尽一生剪不断理还乱的网罗。没有一个人逃得脱。所以,被犹大出卖的那位耶稣说:“健康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

但不了解耶稣为何人的人,却用里面的狂妄和无知将他树立为假想敌。当人将神树立为假想敌,自然就与魔鬼同道,于是,这个世界愈来愈沿着“不疯魔不成活”的邪路狂奔而去。

要想拆毁假想敌,必先拆毁自己的心;要想拆毁重建自己的心,必先拆毁自己与上帝之间隔断的高墙;要想拆毁这堵高墙,必先低头承认自己是一个罪人,并接受十字架上死而复活的耶稣为救主。到此处,你是将本文作者视为假想敌?还是将耶稣视为假想敌?还是安静地坐在一隅陷入沉思预备一个谦卑而又智慧的起点?你需要一个决定。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