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做光做盐 >

别太看重自己

一个人是否健康,可以从一些征兆看得出来。其中一项是他是否能别把自己看得太重要。耶稣说,不要忧虑,要像野地的花一样生活!像天空中的小鸟一般生活。他的意思是要我们轻松一点,这就是指我们被紧绑的严肃生活中,经常被称为“天真”的那种轻松。

耶稣希望我们将一切重担,将我们的思绪负担或沉重的情绪放下,抬头挺胸地站起来。他希望,我们以轻松的态度面对轻松的事,以严肃的态度去看待真正困难的事。

我们的病因到底在哪里?最主要是我们把自己看得太重。我们太看重自已的成就,太在意自己的重要性。这种骄傲感,我们应以一笑置之。我们总是过高估计自己的付出,而太少看到真正的自己,忽略自己实际从别人所领受的。只要我们还一直深信自己的成就,我们心中就一直只有自己。

谨慎是否反射比自己还大的影子

我们真正的价值到底在哪里?如果你曾经真正被某个人爱过,就会知道:你的价值就是他眼中看到的你。爱的双眼决定你的价值,它们让你变得无可取代。这不是一种人为的价值,而是你真正的价值。因此,福音书上说:你之所以宝贵,是因为上帝将他的爱给了你。

另外,这也是基督信仰的“因信称义”所要告诉你的。它是这么简单,以致我们不太好意思在文字上用它当成生命意义和目标的答案。“因信称义”是说:不要将自己视为有作为的人,也不要以为自己很有能力,是一个大师。你是什么,这是透过上帝爱你来决定的,他将自己填满了你内心的匮乏和空虚,以便你到最后能够称为义,也就是说,你以合宜的方式站在他面前是:在至圣上帝面前一个简单的人。因此“因信称义”也是基督徒自己看待自己,并能轻看自己的幽默泉源。

有一则关于教宗若望保禄二十三世的叙述:一位新任命的主教首次被教宗私下接见时,对教宗抱怨说,新的职务如此繁重,害得他都睡不着。“喔!”教宗以充满同情的语调响应:“我当上教宗的第一个星期也是如此。但结果我在梦中看到我的守护天使,他告诉我:乔凡尼,不要把你自己看得那么重要。自此之后,我就能够入睡了。”

诺瓦利斯说:“当我们看到一个巨人时,首先要检查一下太阳的位置,并注意那是否只是侏儒的影子而已。”因此,你要谨慎看看自己是否反射出比自己还大的影子。

灵修生活的内涵并不在于我赢得某些东西,不在于我们变得更好,在某方面有成长,或者具有更多某方面的特质,而是在于我们放弃、交付、给予别人更多的东西。灵修生活必须在一个心灵空间中才能生气蓬勃地发展,而在此空间中,我们的想法、愿望、成就、以及自己的成长也必须越来越不重要。

每一种指引灵修道路的宗教都有些相似性。有的提出“离群索居”、有些则说“从容不迫”,还有些强调“倒空”,另有一些说“变成虚无”,甚至有的说“毁灭”。这种状态不只指一种内在与外在的宁静,也指一种与自己保持距离的能力,放弃自己以及贡献一己之力,忘记自己的成就之能力,到最后则是:在从容及信任中死去的能力。

你原本的真实状况:空无

我自己想象:我走在田边的一条小路上。然后将自己身上的东西,一件又一件放在路边,继续前进。外套、雨伞、手表、小刀、车钥匙、钱包、眼镜、地图,所有一切能和鞋子及衣物分开的东西。在做这件事的同时,我明白,基本上这种丢掉和放下的动作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我到达终点为止。在这里,我不再受指示要扮演什么角色,别人也不会指示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如此看待自己,并且与自己的重要性保持距离,是很不上道的做法。我知道。但能这样想,而不是一直注视着那个自我膨胀的自己,对我们而言是很好的事。如此一来,我们对待别人、别的受造物、以及和我们一起生活的各种元素之态度会完全不一样,会更有生命力,更能结出丰盛的果实。

艾克哈特大师曾说过:“你应该知道,在现实生活里,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如此舍弃自己,这几乎已经是最大的‘放下’了。然而,你放弃多少,上帝就能够进入你内心多深。你只需要完全脱离所有抛下的东西。这时候,你才能开始付出你可能拥有的全部东西。如此,你才找到真正的平安,没有别的方法了。”

所以深深进入你自己的内心,直到你能看清,你比那些重要的人,离微不足道的“空无”更近。接受这个“微不足道”。将所有别人挂在你身上的勋章和荣誉标记都卸下来。所有虚荣,就像保罗所说的那样。然后从你自己走出来,进到现实中,进到那个你实际生活的现实关连性当中。于是,真理会使你获得自由。

腓立比书二章中说,耶稣“反倒虚已”。意思就是倒空自己,所有在他身上含有神性和伟大的成分,都被他丢到屋子外,也就是他自己之外。然后像个客人一样,接受了这个使命,即做一个普通人,像所有其他人一样。

随后,许多灵修导师们接受这种想法的神秘传统,并称之为“成为空无”。他们要让自己脱出自己的思想和情绪、愿望和企图,而变得空无。要让自己脱离自己,变得空无。他们称之为“为上帝而倒空自己”。这是在我们走往上帝之路的中途目标。他们也谈到“将自己成为空无”,或者谈到,在我们心中或我们自己就是“空无”。

“若有人让你看到你自己的空无”,其中有位神秘主义者这样说:“那就心怀感谢并欢喜地接受。因为他在提醒你,你原本的真实状况:空无。”

在你心中有些成分非常黑暗

你并不缺乏挺胸站直的能力——你并不是向战胜者或统治者臣服的人。但你看得出来,你身上只要放下这么少的东西,就可以成为“空无”,就可以掉落在“空无”中。而当你看到这一点时,你应该知道,在这个“空无”中,你的自我就是接住你的那双手。

金碧士(中世纪修士,《效法基督》的作者)说:“如果你自己有一些优点,就要认为别人比你更好。如果将自己置于所有人之下,这对你并没有什么坏处。但只要你将自己置于一人之上,便对你有害。”

所以我们可以说:只要你认为自己比别人更重要,你便不如他。如果对你而言,要看重别人是一件很困难的事,那么你就会发现,自己要走的路还很远。

贝纳诺士在他那本《乡间神父的日记》的最后一页,这位垂死的神父潦草地写下这几行字:“我已和自己和好,和这个可怜又腐朽的躯壳和好。要恨自己,比一般人所想象的容易多了。真正的恩典却在于,人可以忘记自己。但如果我们内心所有的骄傲都死去,那就是恩典中的恩典了。谦卑地爱自己,把自己当作基督受苦肢体最不重要的那部分。”

健康的另一个指针是一个人要有自己站起来的力量。自己能抬头挺胸站直,这是福音重要的内容之一。当有一股力量自上帝流向你时,你便能站直。你可以在自由中、在勇气中、在相信中、在真理中站起来。站起来,并与上帝的旨意合一。

请你再一次站到一颗树前,说:“我不必像你那么高大,不必这么壮硕、坚立不摇,但我能像你一样站着。你身上有成长并挺直的力量,我也有。这是上帝在我心中唤醒的力量。”

还有另一种抬头挺胸。不只是从疲惫、软弱无力、或自暴自弃中站起来,还要从内心的堕落中站起来。你在自己身上所感受到的不只是渺小、微不足道,不只是生病和不美丽。在你心中有些成分非常黑暗。谁若清楚地看透了自己,就无法再说世界上没有邪恶,也无法再说,“罪”只是宗教用来恐吓人的一种把戏罢了。谁若看进自己的内心,却不觉得好像在看恐怖片一样,他就不是真正张开眼睛在看。

耶稣医治人时,有一种情况是他看到罪并说出这罪的名字。因为我们的灵魂有它无光的一面。在那里面的阴影如此黑暗,使得我们甚至无法意识到这阴影的存在。若不是从其他地方有光照进来,我们根本无从知道自己的灵魂是活在如何的黑暗中。

从内心的堕落中站起来!

基本上,只有当一个人走向我们,并说道:来,重新开始吧!我对你所要求的是你能够做得到的。我放在你肩上的担子是轻的,而且当那位向我们说这些话的人就是上帝时,我们才能够忍受看穿自己内心的眼光。

这个我们称之为赦免的过程,在耶稣身上看起来是这样的:他邀请这些人以他们原本的样子与他同桌吃饭。在当时,同桌吃饭的意思是,我把你当作朋友和兄弟,我和你之间一切都没问题。同桌吃饭实际上就是宽恕,不需要说出来。之前不需要告罪。一个人能以他原本的样子受到邀请,并能够昂首挺胸、怀着感恩的心,开心地上桌吃饭。

此外,还有另一种抬头挺胸。耶稣曾说过:“只要你们还在这个世界,就会有恐惧。”所以他不是要寻找英雄。他不要那些不知恐惧为何物的孔武勇士。此外,我对英雄总是有所质疑。不懂得害怕的人,某个心灵感官一定迟钝了。

如果你觉得自己非常害怕时,不要拒抗它,不要压抑它,既不用轻快的话语敷衍它,也不要太快就服药。让恐惧来找你。友善地和它对话,并将它与你自已、以及一切引起你恐惧的事,全都托付给这位上帝,因为你也正走在他的路上。如此一来,你便能找到平安。你就会有力量去走自己的路。在混乱和风暴的中间,你就能从容不迫。你就踏在结实的基础上。而在你眼前,有一个往前走的目标。不要太看重这个世界与它所有的权力,以及当中的黑暗、阴霾,但却要看重与上帝的亲密关系,他亲自用手保护你。

所以,请你站起来,并相信你的信仰。就像相信你的爱一样,即使你都无法证明这两者。相信你对自己存在的肯定,对你命运的肯定,对你自己的肯定,这就是你对信仰的表达,即使你不一定每天都能做得到。

“相信”事实上就是你炙热的希望,如果你伸出手来,就会有人握住你的手。信任有一个人在一旁,扶你站起来。

这是一种特别的“站立”,即使你看不到自己有一个可以稳固的地点可以站。当你失去支持时,相信有一个人会扶着你。相信在你没有力量的时候,你会感受到一股医治的力量。相信变化会发生在你自己身上,且在这些变化中,你自己原本、最终的形貌就会出现。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