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信仰随笔 >

谁拿走了老人的晚餐?

昨天中午,妻子蒸了一锅包子,让我给住院的老人送去。

我的岳父今年80多岁了。前几天,因为腿部血栓,老人千里迢迢,从呼伦贝尔来到我们这里来看病。岳母也陪着过来,还背来我爱吃的蘑菇。

老人住院后,除了在医院食堂打饭吃,妻子也常在家里做一些可口的饭菜,装在饭盒里给老人送去。

妻子这次蒸的包子有两种馅。一种是酸菜肉,一种是黄菜鸡蛋。黄菜又称碱蓬,是盐碱地里常见的一种野菜。

这些野菜是妻子夏天时从野外采来,用开水焯后,存放在冰箱里。偶尔拿出一些,蒸包子吃,味道很好。

我把包子送到医院后,没想到两个老人已经吃了妹夫从食堂打来饭,包子只好留着晚上吃。

岳父病房的斜对过就是热水房,一个大大的热水炉蹲在地上,24小时供应开水。热水炉热得发烫,病友们常常把剩饭放在炉子上面加热。

昨天傍晚的时候,岳母把包子拿到热水房,热水炉上面已经放了一堆食物。她把包子也放在上面。

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岳母再到热水房拿饭时,发现那兜包子已经不见了。

岳母想一定有人拿错了,回到病房和病友提起这件事。来房间里打扫卫生的阿姨说,应该是被人偷着拿走了,最近医院里常常发生这样的事,病友热的饭不翼而飞。

妻子安慰老人说,如果有人故意拿走了包子,说明那个人一定到了很困难的境地,他更需要这些食物。

妻子告诉我,她在医院食堂打饭时,看到有人只买很少的一点饭,明显不够吃。她叹了一口气说,不知道多少人看病花光了钱,连吃饭到成了难题。

在医院里偷拿别人饭食的情况,前些年的确很罕见。我生病住院时,有时候也在热水炉上热饭,从来没有丢过。有时候把热饭的事给忘了,等想起来去拿的时候,发现只剩下自己的那一份孤零零地在上面放着。

如果真像打扫卫生的阿姨所说的那样,偷拿病人的饭食成了常见的事,说明有更多人生活成了难题。

我的父母经历过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三年灾害”。他们在世的时候,常常提起当年饿死人的惨状。我们这一代赶上了改革开放,没有尝过挨饿的滋味。然而近年来发生的种种状况,不能不让人担忧未来的日子。

想起有人偷着拿走别人饭食的情景,心里实在不是滋味。我不是替丢了饭食的人难过,而是替拿走饭食的人难过。难以想象他们偷拿别人饭食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惶恐,难以想象他们和自己看护的病人吃下这些饭食的时候,脸上会带着怎样羞愧?

前些天看到一则新闻,一个五十多岁的农村汉子以为自己得了癌症,留下一封信后离家出走。他在信中说,邻村一个人得了癌症,花光家产也没有保住性命,自己实在不愿拖累家里,选择离家出走,希望家里人不要寻找。

上网搜索了一下,因为得病而离家出走甚至寻短见的新闻并不少见。

奇怪的是,世界上很多以市场经济为主导的国家,没有把医疗推向市场,为的是让国民能得到最基本的医疗保障。而号称计划经济的国家,却偏偏把医疗推向市场。看病,已经成了压垮很多家庭的重担。

我所在的城市有三大医院,在其它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三大医院却不停地向外扩张,建起一家家分院。毋庸置疑,医疗已经成了最赚钱的行业。

三所医院中最大的一所医院,其前身是英国传教士创办的博施医院。一直到今天,很多老人对博施医院依然非常怀念。据《博施医院考》一文记载,博施医院的医生对来看病的达官贵人和普通劳役都一视同仁,没有钱看病的病人,在这里能够获得免费治疗。

与教会医院相比,现在的医院虽然医疗设施先进了,但却丢失了最为宝贵的东西,那就是救死扶伤的精神,丢失了舍己的爱。

就像那个买椟还珠的人一样,我们仅仅接受了教会医院的医疗技术,却抛弃了其中最珍贵的宝贝。

那丢失宝贝如今藏在哪里呢?愿更多的人能够找到这美善的宝贝。愿更多人不仅病得医治、腹得饱食,灵魂也能得到爱和安慰。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