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信仰随笔 >

在疑惑中知天命:一位职场边缘人的信心告白

在过去的几年中,去美国国家公园露营,成了我们家相对固定的亲子活动。当时我太太在美商工作,趁她出差之便,在暑假里,我们曾去了好几个国家公园露营,如:优胜美地(Yosemite)、黄石公园(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大提顿国家公园(Grand Teton National Park)、蒙大拿州的冰川(Glacier National Park)等,也去过加拿大的班夫(Banff National Park)。

2020年,因太太工作的缘故,我们正式搬迁到西雅图的郊区,在美国定居下来。因为新冠疫情,许多理所当然的事都被打断。比如,我们暑期的露营。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我的人生也被打断了:我告别了熟悉的家乡,远离亲戚朋友和满有使命感的工作,成为在美国无业的边缘人!

生活忽然失重

虽然年过不惑,我却有了更多的疑惑。其实,我并没有太多想去露营、旅游的心情。

十多年前,我出国读神学时的困境仍历历在目。满脑子的深刻想法,偏偏碰上拙口笨舌(英语不好),让我相当地无助和气馁。不知有多少次暗自懊恼,我怎么就忘记了那个单字呢,话都没说清楚……

那时,太太跟着我去温哥华读神学。她从忙碌的职业女性,突然变成了在家待产、接着又照顾新生儿的家庭主妇。面对温哥华美丽的枫叶秋景,我们竟然无动于衷,常常因为缺少工作带来的充实感和稳定的收入而闷闷不乐,觉得日子过得萧瑟困顿。

我常苦口婆心劝太太,不需要担心未来,上帝会带领。眼下只需要好好休息,享受美景和难得的亲子时光。“你若知道上帝必有预备,现在的担心不就是徒然浪费了本可以享受的美好时光么?”果不其然,在她生产后6个月,在上帝奇妙的带领下,就找到了工作,印证了我的“先见之明”。

这次却轮到我,要面对重大的身分转换。因为是她的工作,我和两个孩子才来到美国,我成了“配偶”——在签证上是附属的。

因此,我离开了台湾颇为顺遂的工作岗位,来到美国成了没有“信用”的人——无法申请信用卡,也脱离了原来的人脉网络。人在异乡、丢失了曾有的身分,看着朋友在台湾大展鸿图,虽然替他们高兴,却也不免让我相形见绌,怅然若失。

我虽然没有正式工作,但安顿新家也是颇花心力的。但我不知如何描述那种失去重量的感觉,虽然生活还是过着,却并不踏实。只能说,或许你亲身经历过才会懂。

动荡中的静谧

眼看暑假就快结束,我想不管如何,还是要带着被疫情闷坏的孩子去散散心吧。妻子和我临时起意,前往不远处的奥林匹克国家公园(Olympic National Park,简称ONP)。

因为是仓促成行,来不及像那些露营玩家一样,添置许多厉害的装备,我们只在亚马逊(Amazon)上买了一条价格低廉,携带方便的充气船,轻装上路了。

或许是因为心情较为混乱,也没觉得ONP比其他国家公园更美。只因为我们有自己的船,看到湖水清澈处,随时可以放船下水,享受湖景。

我们在湖边找到营地,扎好帐篷,便迫不及待地去湖上划船。次日天刚亮,树林间还满是冷飕飕的空气,简单吃完早餐,喝了咖啡,第一件事就是去那宁静的湖面上享受晨光的温暖。

在没有讯号的深山中,微信和FB上那些重要或不重要的留言一下子都沉寂了。

之前群组中不时有人对美国太过自由开放的文化大发议论,对种族歧视以及动乱也会相互对峙……而在那一刻,美国对我来说,就象是人间仙境。能够在国家公园中群山环绕的湖面上划船,享受静谧,不由得让我感叹造物主的美好,也感谢美国国家公园的规划与对大自然的保护。

我很享受那一刻的悠闲,但很快我就被打回现实──总不能一直漂在这里,人生总得往前走啊!但该如何走呢?

“相信自己”只是谎言

有朋友问我,“你信仰上帝,不是走在上帝的计划中吗?为什么同样有迷惘?”

我回答说,挣扎和信仰其实是兼容的。有信仰,就必定有怀疑和挣扎。因为这信仰不是应许我们走在平坦的柏油路上,而是常常面对崎岖和不平。

基督信仰不是追求生活安定,而是要我们不时跨出舒适圈。也正因如此,当初我才会愿意随太太来美国。在这个把上帝当作可有可无选项的时代中,怀疑本来就是信仰的正常产物。如果连一点怀疑和挣扎都没有,那可能只是走在了众人期待的路上,却未见得是信仰上帝的路。

“虽然我有点迷惘,但还是有感恩,有平安的”,我这样告诉他。

虽然因疫情被迫在家,但我也为有家可住、有饭可吃感恩;我为了院子里盛开的玫瑰感恩;我为森林中绽放的野花感恩;我为了跟不相熟的邻居由衷打招呼感恩;我为了能有漂在湖面上,悠闲安静的时光而感恩……

我也为了在生活中,我实际上仍拥有许多空间可以选择(比如选择来美,选择露营,选择不抱怨自怜)而感恩。

我虽并非不惑,但我知道疑惑是为了“知天命”而需要付上的代价。信靠上帝,就是放手让这位宇宙万物的主宰来带领我前面的道路,无论前路如何,我都相信这是通往丰盛与祝福的唯一道路。

这样看来,孔子年四十,也未必能全然不惑,因为他也仍不清楚那个所谓的天命会不会带他到不想去的地方。

换句话说,信仰不只是口头上说要信靠上帝,更要积极地去放弃“相信自己”这个假象。

“相信自己”是一句最可笑的谎言。看那湛蓝又深不见底的湖水,看那冰川日积月累所雕凿出的U型谷,看那水流经年磨塑出的圆滑石头,还有那随处可见的千年老木,更别说天上的璀璨星宿,这一切都告诉我们,宇宙多么广袤无垠,儿我们自己又是多么渺小。

难怪诗人会说“人算什么”(参《诗篇》8:4),“自己”纵使活上百岁,却连一粒沙的年岁都比不上,那我们到底还要跟永恒的主宰争辩什么呢?而我们的眼睛何时才能真正看见,耳朵才何时才能真正听见诗人所说的,而不只是听信那些资本家、科学家及名嘴、政客。

走上不惑的关键

“如果相信上帝必会带领,现在不就能好好享受美好生活了吗?”我用曾劝诫太太的话来勉励自己。

理论上是。但现实中,我必须承认,这资本主义社会对我们的制约,实在是太强大。停下来休息,变得异常困难。我们就像正在高速赛跑的人,遽然停止,便容易受伤、摔倒。而一旦停下来,就会不断被超过,会有强烈的焦虑感。

在这个不断要求我们往上爬的功利社会中,我们走在看似平坦的大道上,其实是进入了一个个名为“相信自己”的仓鼠滚轮中,不停地跑,与别人赛跑,更与自己赛跑。许多人感到压力沉重,倦怠不已,甚至精神患疾,却仍在继续奔跑,停不下来。但是我们得到了什么?跑得有意义吗?跑得有价值吗?

当我们不惑地跟随众人,随从一己私欲,跑出了新业绩时,真的敢肯定这就是一条天路吗?

何不停下脚步,早点来探索什么是真正的“知天命”,而不是执迷于自己的路?问一问,这个短暂、有限的自己,到底要何去何从?

我提醒自己,要停下脚步,从自我的仓鼠滚轮中爬出来,虽然有点头晕目眩,但我知道这是必要的代价。只有这样才能重新开始走一条新路──希望是属天的道路,重新探索内心最深处的喜悦,找到生命最深的需要。

放手相信上帝,会有疑惑的代价,毕竟上帝的路超过我们所能想象的;比起相信那个有限、善变、脆弱的自己,我宁愿付出这小小的代价。更不用说,这条路看似崎岖,却有脚前的灯和路上的光,有着平安与深深的感恩,时刻伴随着我。

我躺在小船上,抛却了紧张挣扎,尽情地感受阳光的温暖和湖水的荡漾。我也学着优雅地欣赏沿路迤逦的风光。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