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推堕胎金斯伯格去世受热捧,反堕胎代表遭除名,孰是孰

18日,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享年87岁,一生坚持平权,大力推动女性堕胎合法化、同性婚姻合法化等。该院首席大法官在声明中称其为“一位不知疲倦、坚决捍卫正义的斗士”。一时受到诸多媒体热捧。

就在同一天,美国布道家葛福临在个人脸书发消息称,前民主党田纳西州代表、福音派牧师约翰·狄博瑞(John DeBerry),在代表他的社区长达26年后,因其反堕胎立场,被该党投票出局。“如今,他决定以独立选民的身份继续前行。”媒体关注者寥寥。

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媒体反应毫不为过。这两件事发生的时候,美国西部加州大火正将这个第一人口大州的天空烧成橙红色,而东南部沿海的飓风正在一波接一波袭来,夹杂其间的是蔓延不绝的瘟疫。

四周一无安息土的美国,究竟谁是堕落天使,谁又是真的勇士?谁的心冷血,谁又真热诚?谁在杀戮,谁又在真爱?

葛福临的个人脸书内容
葛福临的个人脸书内容。

1、金斯伯格的“自由”遗产

金斯伯格,全名露丝·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1933年3月15日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区,在婴儿时期和高中毕业前夕分别失去了姐姐和母亲。

在这个信仰犹太教的家庭,幼年时的金斯伯格被昵称为“琪琪(Kiki)”。8岁时,她曾在一个犹太夏令营里担任“拉比”(犹太人中的一个特别阶层,主要为有学问的学者,是老师,也是智者的象征)。

金斯伯格于康乃尔大学取得学士学位,并与同校的马丁·金斯伯格结婚,且在成为母亲后进入哈佛大学就读法学院,成为其中为数不多的女学生之一,之后其转学至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并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毕业。此后进入学术界,并任教于哥伦比亚大学和罗格斯大学法学院,主要教授民事诉讼,成为该领域少数的女性之一。

由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提名后,金斯伯格于1993年8月10日宣誓就职。成为继桑德拉·戴·奥康纳之后最高法院第二位女性大法官,也是首位美国犹太裔女性大法官,后来还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长的大法官。

2018年,美国影视圈推出两部电影,均为金斯伯格量身定做。一部描述其年轻时的奋斗史;另一部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提名的纪录片则还原了她的人生历程。前者的题目《性别取向(On The Basis Of Sex)》迎合了她“杰出女权主义者”的声誉;后者则以她从铁粉口中赢得的爱称“RBG”为标题,不吝赞誉地推崇其“自由主义代表人物”的坚定立场。

金斯伯格被粉丝想象成各种济世英雄
金斯伯格被粉丝想象成各种济世英雄。

纵观金斯伯格的人生,其坚韧、犀利、睿智的做派和严格自律的生活方式,不可谓不卓绝于众。但其对激进自由主义的推崇,使她与自幼熟稔于心的《塔木德》理念背道而驰。她不遗余力地坚持堕胎合法化并推动同性婚姻合法化等行为,赢得了娱乐至死的世俗时代年轻人的极大赞许,同样引导美国在堕落下沉的道路上狂奔。

金斯伯格一直坚持堕胎合法化,并主导了一系列法律的成文。每年秋天,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官和其他知名人士都会到华盛顿特区的圣玛窦主教座堂参加红弥撒。金斯伯格解释她不再参加的理由:“我去了一年,就再也不会去了,因为这样讲道是悍然反堕胎。”

2013年8月31日,在华盛顿约翰·肯尼迪表演艺术中心,金斯伯格为担任该中心总裁的多年好友凯瑟,与他的经济学家伴侣罗勃兹证婚,成为第一位主持同性婚姻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

在金斯伯格生命的最后时刻,她成为美国国家偶像。许多年轻人将她的形像作为纹身图案刺在自己身上,网络粉丝称其为“臭名昭著的RBG”,以丑为美的激进自由主义者们爱死了这个名字,因为这来自于“声名狼藉先生”克里斯托弗·华莱士(Notorious BIG)。他们需要偶像,历来激进敢言又颠覆保守传统的金斯伯格完全符合他们的口味。

人们需要偶像,上帝就会离场。当加州人望着大火无助哀哭的时候,他们不应该忘记这里从何时成了同性婚姻的推手和大本营;当越来越多人面对地震和飓风惊慌失措时,他们不应该忘记那些在母腹中即被杀死的婴孩;当日益升级的骚乱在各处爆发时,人们不应该忘记是他们迎接了更多清真寺等异教建筑在本地崛起,以示宗教多元和权益平等。

“没有异象,民就放肆。”《圣经·箴言》如是说。

2、狄博瑞的“羔羊”立场

就在美国自由派人士被金斯伯格的离世搅得焦头烂额之际,田纳西州孟菲斯选区的选民们正在鼓励一位黑人牧师以独立选民的身份,参与本届总统选举。这位黑人牧师名为约翰·狄博瑞(John DeBerry),曾经身为民主党田纳西州代表长达26年。

今年4月份,田纳西民主党执委会因为狄博瑞的反堕胎立场,以41-18的选票结果,将他从该党派除名。

今年69岁的狄博瑞一直呼吁民主党,要“为所有人创造一个尊重生命的文化”。近年来,他的呼声遭到越来越多同党的排斥。

狄博瑞是一间基督教会的在任牧师,他告诉《天主教通讯社(CNA)》:“身为基督徒,我在纳什维尔的工作一点都不比我作为神的孩子(a child of God)更重要。”他特别补充说,他绝对不会隐藏自己反堕胎的原则。

狄博瑞说:“当人们和我交谈时,我一直告诉大家:一切无关大象,无关驴子,却是关乎羔羊。”(大象和驴子是美国两个党派的象征。编者注。)同样身为牧师的葛福临在个人脸书中引用了这句话,并评论称:“他说得太对了!”

据CNA报道,狄博瑞是“最近在全联邦和各州、地方层面提出,要在民主党内谨慎采取堕胎立场的逾100名成员之一”

“我的选区13次选举了我,”狄博瑞在此前的众议院委员会见面会后说,“不是因为我是约翰·狄博瑞,或者因为我是民主党员,而是因为他们认同我所为之奋战并持守的目标和立场。”

“我选区的人们并未放弃对我的支持,”狄博瑞说,“一间议会庭可以放弃我的选票,但这和我的选区绝对一点关系都没有。”

据报道,有多人表示支持狄博瑞以独立选民的身份出现。他说自己所在选区的许多人已经鼓励他以海选(write-in)方式参选。

近日,狄博瑞还就美国今年以来的骚乱发表公开演讲,其中,他大声质问道:“我们已经变成了怎样的人?和平抗议以和平方式结束,无政府行为则以混乱收场。”

他说那些以暴力方式追求正义的人,最后看到的是自己被谎言所蒙蔽。

狄博瑞记得,他们全家筹钱送父亲前往华盛顿,去参加马丁·路德·金的聚会演讲。但是,“如今,我们在美国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在讨论肤色,”他气愤不已地说。

“每个问题都和种族有关,和肤色有关,却不是像具备正常情感和正义立场的男人和女人那样,坐下来进行桌边谈话。我们需要知道,当我们把自己人推开的时候,我们的敌人正在以贪婪的眼神蔑视我们。它们已经盯了我们50年,正在一步一步一步地准备吞噬我们。”狄博瑞说。

“民主党人都是敌对神的吗?”葛福临直言不讳地发问,然后以狄博瑞为例加以否定,并提议,“我们为他祷告”。他说:“我希望他所在社区的人们支持他合乎圣经原则的立场。有一天,上帝将因为美国流无辜婴孩的血而审判它。每一条生命都很重要,所有人的生命都有意义。如果我们不反对堕胎,谁还在意这事呢?”

葛福临说,今年11月,美国将选举产生新一届的国家、州和本地领导团队,由谁来担任领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并不只是简单的政治议题,而是关乎道德和圣经原则的核心命题。”

葛福临与特朗普在国家祷告日一起祷告
葛福临与特朗普在国家祷告日一起祷告。

3、“崩溃”边缘的悬崖勒马

金斯伯格生前坚持不退休的做法,除了大肆助长激进自由主义之风,还为她死后的两党之争埋了雷。但也许这恰恰是上帝的手在运行的结果呢?

BBC在报道金斯伯格去世的消息时,冠以标题《一场高风险的政治斗争迫在眉睫》,其中称:“金斯伯格的去世给数月来异常稳定的总统竞选带来了不可预测性。现在,不仅白宫在11月面临不确定性,最高法院的意识形态平衡也可能处于危险关头。”

该报道认为,这完全取决于特朗普总统和共和党人的下一步选择。无论谁在11月总统大选中获胜,他们都可以尝试在年底前填补这个席位,很有可能用一名可靠的保守派人选来取代这位自由派标志人物。或者可以等待并保留空缺席位,以鼓励保守派选民为总统投票,尤其是那些看到机会削减堕胎权利的福音派。

但另一方面,填补这个空缺会激怒民主党人,他们会抱怨,共和党人在2016年数月里都没有给前总统奥巴马填补该空缺的机会。另一方面,压后的结果可能是,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在2021年提名金斯伯格的继任者。

“所有迹象都表明,共和党人正尝试前一个选项。当对法院终身职位任命的较量还在进行时,无论如何,这都将引发残酷的、高风险的政治斗争,而此时美国已经充斥着党派纷争和心理困扰。”上述报道称。

不管怎样,如今的美国已经身置于生死攸关的十字路口。正如此前美国基督徒领袖、爱家协会创始人杜布森引用该国众议院前议长的话,2020年大选,“像1860年选林肯一样至关紧要。”此时,谁来悬崖勒马?

对于美国当下的问题,葛福临同为布道家的姊妹葛安妮在受特朗普之邀,主持美国国家祷告日祷告会时,着重为该国的12宗罪进行认罪悔改的代祷。

她在祷告中说:“我承认全国对“性”上瘾;对钱、享乐、娱乐、色情、科技、毒品、酒精、食物、电视、流行、对我们自己上瘾。我承认我们愚蠢地否认祢是独一的真实的活的神,我们对之负责的造物主;我承认我们的贪婪让我们已经累积了数万亿美元的国债。我承认我们的傲慢和骄傲使我们认为自己可以自我满足。我承认我们在包容性的渴望中屈服于多元化的压力,因此我们尊敬其他神灵,好像祢只是其中之一。我承认我们已容许让祢所赐与的物质上的祝福来欺骗我们以为我们不需要祢。我承认我们已将真理边缘化,并使谎言成为主流。我承认我们已经成为一个在众多神灵之下分裂、两极分化的国家,拥有犯罪的许可证,以及拥有不再遵循法治的公义。”

此前,葛福临在领导全国巡回祷告会时说:“美国正在‘崩溃’,上帝是唯一的盼望。”

没有一个人能够解决困扰美国的灵性黑暗问题。他强调,“共和党无法解决它,民主党同样无法搞定。唯有上帝可以。”

“除非我们悔改,并且呼吁全能神的名,否则我们的国家将无法走得更远。”他说。

美国如此,我们所在的国家更甚。所以,以上内容更应戳中我们的良心,顺服圣灵不变的火,兴起悔改的祷告,振奋起来做工的心。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