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信仰随笔 >

“你这样发怒合乎理吗?”

耶和华的话临到亚米太的儿子约拿,说:“你起来往尼尼微大城去……约拿却起来逃往他施去躲避耶和华。”——拿1:2-3

“明天去看Z副局,你和多加,还有某某……请准备一下慰问金和果篮。”办公室主任边吩咐小余边瞟了我一眼。

看来是躲不过去了。我坐在椅子上,迟迟不愿起来。约拿逃往他施,我能逃到哪儿呢?

自从半年前把Z副局的微信删除,以为从此了断。要不是新局长上任,我俨然已经忘记她还是我的分管领导呢。

汉语中有一个字形容某些女人特别矫情、难侍候、多事儿——“作”(zuo,一声),这词确实恰当!职场20年,遇见像Z这么能“作”的女人,还真不多。虽然仅是一副局长,但似乎得了慈禧的真传,那架势够够的。不幸的是,这么“作”的人,一直分管我所属的部门,其间我累积的怨恨、厌弃,空气中都闻得到。

两年前,Z患了肺癌,得知消息的一刹那,我脑子里闪过一句话:“神真是公义啊!”可这句话却狠狠击打着我的心,让我几天都不安宁,直到跪下来祷告,求神赦免。

她开始了各种治疗。状态好的时候,依然来巡查我的工作,不断把我叫到她办公室问东问西。因此,对她患病的同情,并没有盖过我的嫌恶,不得已面对时,也是冷冷以对。

“然而耶和华使海中起大风,海就狂风大作,甚至船几乎破坏。水手便惧怕,各人哀求自己的神……约拿已下到底舱躺卧沉睡”,《约拿书》读到这儿,让我特别好笑,这位和神背道而驰的先知,因他起的大风浪来临时,竟然还可以沉睡,船主很气愤,“起来,求告你的神!”

多少时候,我不也在沉睡吗?无视他人的疾病、患难,只活在自己的情绪中,甚至对抗神的吩咐?

同事中有另一位基督徒,专门为Z成立了一个祷告群,她把我拉进去。那是我最不想进入的祷告群。因为有两个律在我里面不断地交战。有一天要发祷告词时,才发现祷告对象已经退群了。我心里竟然一松,“哈,还省了呢!”

去年5月2日,同事接到Z的电话,她在电话中放声大哭。同事就邀请我一起去看她。病床上的她,已经形销骨立,她说,“全身都痛,痛到只能哭”。那一天,我里面一直在翻滚,于是将她的名字正式写入我的祷告本。神真是怜悯我,只要回转,祂就垂听。8月27号,Z打电话给我,要见教会的长老。三天后,长老夫妇和我一起,在她家里为她施洗。

那个晚上,我跟神交账,“你的功课,我交了!”心里却并不喜悦,“作了一辈子,就这样让她得着了救恩?!”那一刻,我特别理解约拿。

耶和华的话二次临到约拿说:“你起来!往尼尼微大城去,向其中的居民宣告我所吩咐你的话。”约拿便照耶和华的话起来,往尼尼微去。听到约拿的宣告,全城悔改。“于是神察看他们的行为,见他们离开恶道,他就后悔,不把所说的灾祸降与他们了。这事约拿大大不悦,且甚发怒。”

当年,尼尼微的恶达到神面前,神让约拿去宣告,“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必倾覆了!”可约拿一宣告完,全城禁食,从最大的到至小的都穿麻衣,连牲畜、牛羊都不可吃草、也不喝水……神竟然就后悔了!祂还真是要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啊。

今年元旦,Z刚做完手术,工会派我去医院看她,发微信问她地址时,才发现她把我删除了。虽然很恼怒,但还是按下怒气,打电话问她老公地址,去医院看完她,也从通讯录中把她删除。

后来,有一段时间Z治疗的效果不错,便隔三岔五来上班,于是又开始了各种“作”。本以为沉寂了半年,自己的悔改也不错,结果小小的试探就出来了,内里的情绪像野草一般疯长。身旁的姊妹几次提醒我,“既然神把她放在你身边,怎么能不理不睬呢?”我硬着颈项,说,“我服侍不了她,那你们去啊!”耳边却有一个声音振聋发聩,“你这样发怒合乎理吗?”

神给约拿的使命在第三章就结束了,可神对约拿生命的雕刻还未完成,于是就有了第四章。耶和华神用一棵蓖麻教训了约拿,“这蓖麻不是你栽种的,也不是你培养的,一夜发生,一夜干死,你尚且爱惜,何况这尼尼微大城,其中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有十二万多人,并有许多牲畜,我岂能不爱惜呢?”是啊,哪一个生命不是神造的,哪一个不是祂所爱惜的呢?

我知道,我的功课还没有结束。我要起来……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