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你究竟怕什么,不过“三十而已”?

@苏珊 35岁 已婚 全职妈妈:

最近网上铺天盖地都是讨论《三十而已》这部剧的,我也看了,其中顾佳这个角色最能激发我的思考。

从本质上来说,顾佳是一个很典型的勤勤恳恳要打造自己小王国的女性。她努力争取,要过的这种人上人的生活,是希望生活的各个层面,无论是夫妻关系、丈夫的事业、孩子的教育,都要达到最优解。最后却发现丈夫出轨,进而离婚,三十岁的她不得不面对自己亲手搭建的小王国被摧毁的事实。老实讲,就这个世界的女性而言,顾佳是让人心生敬意、惹人怜爱的。不过许多人赞叹她的完美,也同时感受到她很强的掌控欲,表面上是在辅佐丈夫,但其实在这个小王国里她才是最终的掌权者。

作为基督徒女性,我审视自己婚后七年来的生活,多多少少有些顾佳的影子。在婚姻当中我感受到最大的拉扯是自己想过的生活和上帝心意之间的张力。和每位努力生活的妻子一样,我也追求美满的小日子,想在家里成为里外一把手,样样做得好:帮助丈夫建立好的事业,带给家里好的生活,安排孩子接受好的教育,生活有好的品质等等。所以,当我的愿望和神量给我的处境不一样的时候,我就感觉这一部分的生活不在掌控之内,我就会很抓狂。

电视剧中的许幻山原本在别人的公司里面做烟花设计师,妻子顾佳鼓励他自己出来创业,我在生活中其实也是这个角色。我觉得自己看得很准,认为丈夫在工作上有才华、有理想、有热忱,我就推动他走出来自己干。这几年我们一起创业,经营了一家培训中心。我常常感觉自己承担了很大责任,因为丈夫不太知道运营的实际情况,他只管业务,而我满脑子想着怎么经营。所以当我看到丈夫不按我的计划来,看到他对困难无动于衷,看到他的能力或者其它方面不能达到我理想状态的时候,我就会很火爆、很失望、很懊恼,各种情绪都出来了。

我丈夫常说我很辛苦,背上背一个小孩,肚子里又怀着一个小孩,左手承担着家务事,右手要做自己的工作,脚下呢,还要踢着一个皮球——就是他自己。时不时就要看一下,踢一下,就像许幻山说,这么多年来都是妻子在推着他往前走。

时间长了,我里面消耗得很厉害,也没有办法对丈夫更有信心。我知道再这样下去,不仅工作做不好,家庭也会出问题。电视剧里面许幻山出轨了,出轨当然是错的,但事情背后也有逻辑可循。当妻子拽着丈夫往上爬,一面辛苦,一面失望,一面又对对方更没信心;这些对夫妻关系都是很大的伤害。

两个月前,我们一起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我说从此以后我不再抓住了,你的事业你来处理。财务方面我只管家里的钱,不再过问生意上的资金。作为妻子,我当然随时准备帮助他,但我不要抢了他做头的位置。丈夫也感觉这样更好,让他更有自由做决定,更有动力和责任心去做事,而我也不必那么辛苦。

做出这个决定之后,有两个晚上我很伤心。这么多年来,我原以为自己做得很好,但却没有真正做能够帮助丈夫生命成长的事。我以为自己很聪明,看起来什么都会,心里产生了很大的自义,觉得没有哪个妻子像我这么尽责,没人比我更尽心尽力。因此丈夫一旦没有达到我的期待,我的失落和不满就更加明显。这种蒙蔽、骄傲和自义,笼罩了我七年的婚姻生活……现在想想挺蠢的。

如果你问我怎么就能突然放手了?突破点是,首先要在神的旨意中降服。我必须承认,不要说丈夫的生命,就连我自己的生命都不在我的掌握之中,那我有什么资格和能力去安排他?以前我兢兢业业要去打造家业的时候,不仅是对丈夫没有信心,同时也对神的供应没有信心。我渴望透过自己努力过上更好的生活,嘴上说是去帮助丈夫,其实是努力去按我的意思改造他。但,本质上他有他的路,他有神给他的计划。所以我最近的祷告就是,求神使丈夫成为神想要的人,而不是我想要的人。

上帝绝不是不喜悦我们过上更好的生活,不管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但同时,我又知道神在福音里给我们的人生旨意不仅仅是这些。祂在圣经中反复教导我们不用整天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一方面是告诉我们要有信心,另一方面也是提醒我们有更大的事情要做。我最近在看保罗·区普的一本书《寻求更大的事》,里面着重讲的就是怎么理解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对一心打造小王国的基督徒发出挑战——我们受造,是要被呼召参与到更伟大的国度建造当中,勇敢起来,真实地交出主权。也许一开始会艰难、惶恐,但经历过之后会品尝到那份自由,对神的信心也更笃定。

记得在电视剧中,顾佳说,当她生完孩子,以前的顾佳就死了,现在活着的就是许子言的妈妈、许幻山的老婆。这句话真是很多女性生命的写照,包括我自己。但实际上呢?男性和女性都必须首先意识到,你是被造的,在你们的夫妻关系、亲子关系以先,你要有和造物主的关系。合二为一不是彼此占有,而是各自都被上帝拥有,祂成为我们之间的那个一,我们在上帝面前共同承受恩典,彼此搀扶走天路,最终也要彼此成全上帝在对方身上的心意。

如果女性在婚姻关系中只看到对方是我的丈夫,是孩子的爸爸,没有把他首先看成上帝所造独立的个体,刻意忽略他本来的个性,忽略上帝对他与生俱来的计划,那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是愚昧的,也许出发点和动机很好,却没有看到生命的本质是什么。两个人的目光要看着神,认识神,然后才能去更好的认识自己、认识对方,认识婚姻。所以,求主亲自安慰每一位焦虑的妻子和母亲,归正我们的心,做回自己该做的,在与上帝的关系中寻回每个家庭成员的价值。

@麦子 32岁 未婚 硕士在读:

王漫妮这个角色最能引起我的共鸣,我自己在职场转了一圈,现在也在进修,也不觉得三十了就一定要怎么样。想起以前看过司徒雷登创办燕京大学的故事,他基于圣经的两段经文给这所大学写下了“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的校训,令无数青年人为之心折。司徒雷登生于1876年,当年他来中国的时候其实只有二十八岁。

百年历史倏忽已过,今天中国的大学教育可以说是相当蓬勃了,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里工作的年轻的王漫妮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新女性。可是为什么旧时代所无法想象的优渥的物质环境里成长出来的女性,她们的头脑都三十了依然还是混沌一片?留在小镇生活就决然不能活出自由勇敢吗?做奢侈品牌的店长就比做小镇公务员更有意义吗?是不是放下手上高薪工作选择出国读书就更显高尚?如果前男友不是玩弄感情的花花公子,她就可以顺其自然过上理想生活了吗?是不是许幻山没有出轨,顾佳的生活就依然是她羡慕的对象呢?

前男友的纸醉金迷不是答案,顾佳的努力向上爬也不是答案,那究竟答案在哪儿呢?电视剧里没有答案,或者说,观众对导演给出的答案不满意。细细分析,其实三十岁女人的焦虑不仅仅是由年龄、衰老、催婚、安全感缺失组成的……三十岁女性的焦虑相当一部分是同样属于男性的,是全人类共有的:当生命行至中段,渐渐触到那个无望结局的边界而催生出来的,凭自己找并找不到答案的焦虑。

在所谓追求个性的文化里,世界对你的期待却是机械化集体式的,就像方便面的外包装一样缺乏个性。你要么上车,跟着大众的脚步一条道走到黑;要么跳车,彷徨在生命的站台,迟迟无法进入下一个季节……这就是人类在平面上遭遇的结构性困境,非常不幸,也绝不仅限于女性。电视剧中王漫妮在经历了职场上的新一轮血战之后,带着些许怅然和许多期待,决定去留学。我的理解是她暂时跳车了,我衷心希望这样选择的王漫妮们可以透过短暂的跳车而突破扁平化的生存模式,为生命引入垂直方向的视角。不然,平面上的调整难免不成为绕路,编剧煞费苦心安排的新女性道路依然混沌一片。

“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的校训来自圣经的两处经文,一处是,耶稣对信他的人说,“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门徒,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另一处是耶稣看到门徒争位置,就说谁愿意当领袖的,就要先做大家的仆人,“正如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心中得着了生命的真理,就有了真正的自由,你才能在任何地方,在人生的每一个小站活出自己,祝福别人。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