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教会事工 > 布道宣教 >

宣教的迷思与突破

这些年来,海内外华人教会开始掀起宣教热潮,这是值得鼓舞的事,因为在遵行耶稣的“大使命”上,华人教会不应该也没有理由缺席。但是同时,也因为我们起步较迟、观念较为落后,难免会陷入一些似是而非的“迷思”(myths)之中。

迷思之一:宣教只限定于异文化的事工

很多人提到宣教,就会立刻想到非洲、中东穆斯林或南美洲亚马孙河的印地安土著,似乎宣教一定得跨种族、跨语言和跨文化。其实这误解了宣教的基本涵义。宣教(mission)这个字的本意就是“差派”,因此有些华人教会或机构将之译为“差传”。我们所有的基督徒都奉差遣,到尚未听闻福音的人─包括同文同种的同胞─去传扬福音。

再者,除了同文化之外,文化的差距还有“近文化”(如中国人与日本人)及“异文化”等区别。其实一般而言,基督徒与未信主的朋友之间,就有价值观、人生观和宇宙观的差距,因此传福音都是属于某种程度上的“跨文化沟通”。所以“跨文化宣教”未必仅限于向“近文化”或“异文化”的人传福音。

迷思之二:宣教是少数菁英份子的呼召

其次,当我们在推动宣教的时候,我们会有意或无意地将宣教事工局限于少数宣教士。我们认为这些宣教士需要有清楚的呼召,然后去读神学,并接受特别的训练─好像特种部队一样。至于绝大多数的“平信徒”(laypeople),就只要为宣教士奉献、为他们祷告、为他们鼓掌加油就很好了。以至于教会里的大多数信徒,都变成“躺下来”(lay-down)的信徒!这是一般教会很普遍的现象。

在我过去服事的一间教会中,虽然当年(2001年)的宣教认献高达30多万美金,但是仔细统计一下,全教会却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参与宣教认献,可见宣教的异象还没有成为“全民共识”。因此,即使在那间以宣教著称的华人教会里,宣教仍然只是少数人热心推动的活动而已!

迷思之三:宣教是远地的传福音事工

在某个场合我遇见一位从河南农村来的年轻弟兄,他自称是家庭教会差派出来,要被训练为宣教的“尖兵部队”和“种子教官”。他奉派要去巴基斯坦宣教,教会将负担去巴基斯坦的“单程机票”,但是到那里之后的生活费就要自行负责。

我问起他对伊斯兰教所知多少?他说自己一无所知,但反正去了再说。我又问起他接触过河南的回民吗?他说他从小就是和回族同学打架打到大的,他最讨厌回族了!然而他的教会领袖们宁可差派人到巴基斯坦,去向那里的穆斯林传教,也不想到隔壁的回族村,向当地的穆斯林传福音。因为他们认为:出国才算宣教!

这种舍近求远的误解,是许多华人教会领袖的盲点。耶稣在《使徒行传》1:8的最后遗言,乃是要我们为祂做见证,地区是从耶路撒冷(本地、本城)→犹大全地(同文同种)→撒玛利亚(本地、近文化)→地极(远地、异文化)。这是一个全方位、循序渐进的宣教。所以整全的宣教,应该包含对同文同种的华人事工(本地以及远方),也包括本地异文化的事工(如难民、外籍劳工与新移民事工),最后才是远方的异文化宣教。

建立人人总动员的宣教使命型教会

迈入21世纪以来,西方教会目前最热门的话题,已经不再是建立超大型教会(mega-church),而是如何建立“宣教使命型”(Missional Church)的教会。这种教会并不仅仅是教会有宣教事工(program)而已,而是全教会人人以各种方式,在本地小区和远方参与宣教的事工。

为何西方开始有此转型?因为西方教会已经意识到:西方社会在多年“去基督化”之后,已经不再是基督教国家(Christendom),而逐渐变成新异教(neo-paganism)国家了。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潮流。因此,西方社会已经成为需要重新被宣教的“宣教工场”了!所以教会必须人人总动员来传福音,并且要从自己的小区和职场开始。换句话说,宣教不再只是差派少数宣教士出去,宣教的工场也不再只是远方未曾听闻福音的地区而已。

华人基督徒无论在中国或港台,从来未曾在人数上占多数,也未曾在社会上拥有主导地位,因此我们没有西方教会的那种失落感。然而我们却也很容易与群众自我隔离,成为社会上的“孤岛”,失去传福音的异象。因此,华人众教会也应该再思:如何建立一个人人总动员的宣教使命型教会!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