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见证分享 > 信仰人生 >

“个体户”楼伯登夫妇

导语:

记念耶稣基督降生,最好的方式是效法祂的道成肉身,活出舍己爱人的生命。通过加百利牧师,他们的眼光又伸至非洲的撒哈拉地区,开始关心那里贫困和被艾滋病折磨的人,以及那里的基督徒。于是,他们开始去非洲短宣。

一年多前,在一次小组聚会上,我初见楼伯登夫妇。高大憨厚的弗雷德·楼伯登,有50岁开外,寡言少语。而他妻子阿蒂,却满脸笑容、谈笑风声。他们刚刚从非洲撒哈拉地区短宣五周,回到西雅图来。

一年后,在国际团契自愿服事者的祷告和工作聚会里,我再次遇到阿蒂,而且还坐她的车,一同轮渡,到一个岛上聚会。来回路程数小时,也正好给我机会,去深入了解这对喜欢短宣的夫妇。

泰国女儿

国际团契(TGIF,The Gathering of International Friends),是教会为国际学生、学者及家属而设的团体,有晚餐、英语教学和查经。通常,星期五下班后,很多人口中哼着另一个“TGIF”(Thank God It is Friday,感谢神,今儿是星期五),逍遥自在地去过周末。为什么这些义工,却愿意在周五晚上,花时间在这个TGIF上?这是我问阿蒂的第一个问题。

“因为我们有一个泰国女儿姵妮。”她说得轻松自如,却引起我更多的好奇。

“我们要给她找个舒服自如的环境,听说教会有个TGIF,所以我们就来了。一到这里,我就喜欢上了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于是,阿蒂结合自己在Toaster Master国际组织的经验,给学生们开设了极受欢迎的英语演讲训练课。

说起姵妮,阿蒂眉飞色舞。姵妮是个泰国女孩,20岁,一年前才来美国。她原是楼伯登夫妇通过国际慈善组织Mission of Mercy,每月定期资助的七个外国孩子之一。他们彼此没见过面,但一直保持着电话或信件联系。有一次在与姵妮通电话时,阿蒂脱口而出:“如果你想来美国学习,我们可以帮助你。”说完后连自己也愣了半天,不知这话从何而来,又如何去兑现。

楼伯登夫妇并不富裕,两个人都是个体户,先生做专业合同工,帮人整修房屋。妻子有时打下手,有时帮人家清理房间。既然话已出口,那总得有落处,可这一大笔学费从哪里来呢?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们在城的西南边,买到了一幢拍卖的破旧房子。夫妇俩在美丽的夏日,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清理整修这房子。房子焕然一新后,他们再把它卖掉,除去成本,获利数万元。“这是上帝为姵妮预备的读书费用。”阿蒂很感恩地说。就这样,这位泰国女孩,来了美国读书,并与楼伯登夫妇同住,成了他们的“女儿”。

借来的狗

费雷德在主日学做老师十多年了,第一次婚姻却失败了。阿蒂则是快到中年才结婚。6年前两人结婚,决定调整自己的生活方式,要“为基督工作”。不久后,他们遂开始每月出资,帮助海外的7个贫困孩子。

外出短宣,是他们喜爱的另一项工作。“我们喜欢外出旅行。‘个体户’的工作,在时间上给我们很大的自由去国外短宣。”阿蒂说得很轻松,但实际上,他们的收入却常常不能支持他们如此频繁的短宣。

还有一个问题是,他们特别喜欢狗,尤其是12岁的儿子,特别想有条狗。但因他们常常外出,不能养狗。有一天,阿蒂突然来了灵感:“为什么我们不能借狗呢?”

“借狗”的意思是,如果有人外出度假,可把狗借给他们照顾,让他们过过瘾,不收费用。但狗主愿意的话,可向他们的短宣基金捐款。

于是他们一家3口,常兴高采烈地牵着几条狗上街遛达。教会的弟兄姐妹听说后,更纷纷给他们打电话,把狗“借”给他们。

在短短6个月之内,他们就筹集了3,500多元。

2002年,他们笫一次去法国Marseilles短宣。看到来自非洲北部的穆斯林难民的困境,他们用自己的专长,帮助建造了“希望房屋”。从那以后,“我们被短宣吸引上了。”阿蒂幽默地说。费雷德则说:“短宣开了我的眼界,看到了事工的需要。”此后,为了北非穆斯林难民的“希望房屋”,他们又携其他义工,4次前往法国。

几年来,他们已外出短宣7次,履及法国、阿尔及利亚、非洲撒哈拉地区等。

国际客栈

在短宣中,他们体会到了宣教人员的需要。在有了自己的房子后,他们家自然成了国际旅客接待站。“以我们所能付的款,买到现在这栋五居室的房子,实在是意想不到的。”阿蒂感叹地告诉我。

前屋主,也就是他们原来的房东,己经在这所房子生活了50多年了。当那位老太太搬进老人院之后,特意告诉家人,楼伯登夫妇有优先权,以他们能付的价格和条件买下这房子。阿蒂和费雷德深信,这是上帝预备的房子,好让他们接待远方的客人。

在高高兴兴买了房子后,他们开始实现自己的梦想──为那些来西雅图访问的国际旅人,提供临时的家。他们先后接待了来自阿尔及利亚、埃及、法国、爱沙尼亚和台湾等地的客人。

购房后4个月,他们得知一个从非洲来美国学习的牧师加百利需要住所。因为经济原因,原来资助加百利的学校,突然停招博士项目。因此加百利牧师不仅紧急需要住处,还需要一张飞机票,可以回刚果老家。

费雷德和阿蒂高兴地让他住了进来,并开始为他筹集所需的2,000元路费。

通过加百利牧师,他们的眼光又伸至非洲的撒哈拉地区,开始关心那里贫困和被艾滋病折磨的人,以及那里的基督徒。于是,他们开始去非洲短宣。

捐赠肾脏

2004年9月,与费雷德一同教主日学十几年的马德,突然发现双肾功能衰竭。这是家族性的遗传病,马德的父亲就是在中年时,因此猝死的。马德也正人到中年,又是一位有5个孩子的父亲。肾移植是挽救马德生命的唯一途径。

有一天,费雷德突然对阿蒂说,听到马德所需后,他感到上帝在拍他的右肩,他要报名验血型。结果在15个报名验血的人中,有二人与病人血型相配──费雷德,和马德的一位亲戚。因此费雷德决定向费雷德捐赠肾脏。

手术前的最后检查时,医生突然发现,在费雷德的一个肾上,有两个小瘤子。也就是说,这个肾有某种癌变的可能。至此,医生也不清楚费雷德是否还可以捐赠肾脏。

面对这突然而来的消息,费雷德和马德在电话中,向上帝敞开心,恳切祷告。他们最后的选择,是相信上帝,如期手术。

手术开始后,阿蒂和马德的妻子、儿子一起,在候诊室里进行全天的烛光祷告。手术的结果,大大令人吃惊——当医生们把费雷德的肾取下来后,才发现两个小“瘤子”,原来是费雷德以前滑雪受伤后,遗留下来的伤痕。医生们把疤痕除去,再作测试,结果是一个完好的肾脏!

我是在他们动手术前的星期五晚上,得知这一消息的。当时阿蒂只是轻描淡写地对TGIF的学生说,因费雷德下周五出院,所以当天她不能来教课。经过细问后,我才得知,费雷德要做捐肾手术。

我忍不住问阿蒂的感受,她很直接地回答:“我很高兴费雷德能帮助马德弟兄及他的一家。”我接着又问:“你心里是否有担心呢?”她静静说:“费雷德是我们家的最主要劳动力,我确实担心他今后的体力,但我支持他。”

一个月后又见到阿蒂,她高兴地告诉我:“费雷德和马德的手术,都进行得很顺利。两人都出院了,而且恢复得很快、很好,都准备要回去工作了呢!”

那年年底,费雷德和阿蒂再次出发,与教会的短宣队一起,从西雅图飞到飓风Katrina 的重灾区密西西比,为灾民整修房屋!

费雷德和阿蒂,只是教会中两个不起眼的基督徒,可他们在信仰的道路上,总是翻开新的篇章。这是我在普通人身上,看到因着基督信仰而活出的不平凡的生命。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