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见证分享 > 信仰人生 >

翱翔沧海搅动巢穴——怀念林安国牧师

如果说,宣教士是一个搏击风浪的人,那么林安国牧师正是今天华人教会宣教引领浪潮中的人。

宣教的引路人

维真学院晚间课堂里,灯火通明,老师在热情洋溢地给我们介绍宣教历史、华人教会的宣教使命,他眉飞色舞,说到激动之处,情不自禁举起右手,像在指挥乐队一样,满了在激情中的抑扬顿挫。

——这是大约27年前,林安国牧师在温哥华UBC校园里教授宣教学的一幕。那时我才信主没几年,对宣教一无所知,但林老师里面那一股对宣教的激情,却引起了我对宣教的憧憬与向往。课程结束后,林牧师离开温哥华,回去宣教工场。而埋在我心中宣教的火种,却被他无意中拨弄出点点火星。

可是,3年过去了,神什么时候才差遣我呢?我开始纳闷,怀疑自己对宣教呼召的响应,是否一厢情愿?再想到自己诸多不配,我连给机构递交申请履历表的勇气都没了。那时我对主说:“主啊,我是没有信心的人,如果你用我的话,请你派人来找我。”

1997年初冬,神学院学长找我去参加一个聚会:“林安国牧师来温哥华带领一个聚会,他特别让我带你去参加聚会。”老师来了,还有他的邀请,让我好不兴奋。

又见到林牧师了。在聚会上,他介绍目前世界各地宣教的需要,之后,一曲《成为我异象》将聚会带向高潮,我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响应心中圣灵的感动与催逼,我知道,被圣灵差遣的时候到了。

这次聚会之后,神使用林牧师把我带到宣教待发之地——我成为林牧师所服事的差会——华传的准宣教士。

职前训练的师傅

次年,我揣着忐忑不安的心到差会总部接受职前训练。到了现场,我惊讶只有自己一个学生,却有三位老师,而这三位老师包括林牧师在内,都是具有丰富宣教经验的前辈,我简直受宠若惊!

林牧师与另一位牧师带着我到野外扎营,他非常娴熟地指教我如何搭帐幕。我发现林牧师很喜欢大自然,别人身边不注意的一草一木,一水一石成为他欣赏的对象。“主啊我神,我每逢举目观看……神啊,你真伟大”林牧师一曲《你真伟大》,使我们情不自禁地加入了赞美中。

在之后与林牧师的同工中,我还发现,他不仅歌声浑厚深沉、富有穿透力,他更是在宣教中活出了敬拜的人生。

我们去到海边,林牧师亲自示范如何抓螃蟹,他在海边巨石上轻盈跳跃着,就像一个小顽童。那天,我们的晚饭是一顿味道鲜美的清水煮螃蟹。这一顿饭成为了我一个美好的回忆,以至于以后餐桌上摆着螃蟹的时候,我就很自然回想起林牧师抓螃蟹的那一幕。我发现,在课堂上看起来好像很严谨的林牧师,原来他同样喜欢人间烟火,喜欢有滋有味,悠然自乐。

当我进入到宣教工场,我也才明白,热爱生命、懂得生活,劳逸结合是宣教士不至于被耗尽的一个秘诀。

宣教新丁的陪伴者

要出发上工场了。林牧师和我约好在香港同工住所一同汇集,从香港出发去柬埔寨——一个我从没有踏足过的地方。

到了香港机场,我才猛然发现自己的小腰包留在住宿地,忘记带上了,证件、机票等所有重要的东西都在里面。我心想:这可惨了,还没有到工场就出洋相,肯定要挨批评了。但在一旁的林牧师不仅没有半句责怪批评的话,他一边安慰我,一边联络同工,请他将我的小腰包带来机场。林牧师这种在突发事情中的快速应变、急而不乱的大将风范真让人折服。

飞机到了柬埔寨首都金边国际机场。一下飞机,我傻眼了,这是国际机场吗?四围墙壁上紧紧围着铁丝网,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站着头戴钢盔,手持冲锋枪的军人,集中营也不过如此了。

我跟着林牧师,一步一惊心地进入海关检查站:出示护照,被索取小费,言语不通。我吓得心都跳出来了,一月的天气,大汗淋漓,又是在一旁的林牧师在我最窘迫时,施以援手,稳定了我惊慌的心——也许是多年的宣教生涯,铸造了林牧师一颗“淡定”的心,使他有着非一般的耐力。

生命的鼓励者

常言道:“为人一事之师不易,为人一字之师更难。”林牧师可真是我的一字之师。

我自己平时并没有留意在与别人沟通时“的”字的运用,因此有时候表达会让别人感觉别扭,而且从来没有人提醒过我。

有一次,林牧师给我建议,让我以后用“的”字的时候需要看一下是否合适。结果后来我发现,自己在给别人写电邮或发信息的时候,放在语句中间的“的”字,不经意中带着自我为中心的味道。自此,我特别留意自己在与人沟通过程中“的”字的运用,事实证明确实对双方有帮助。

两年前我回美国述职,想到已有一些日子没见林牧师,而且他正在治疗中,心中越发想去看望他和师母。但在洛杉矶,宣教士探望宣教士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环境陌生、没有交通工具、要倒三趟车、单程需要花3个小时。当苏郑期英师母知道这难处后,特意将照顾孙儿的事交给苏文峰牧师,开车陪我探望林牧师。没想到这一次探访,成为我们与他最后一次的见面。

见到了林牧师。在癌症治疗中,他虽然明显消瘦,但精神不错,谈笑风生。我劝他多些休息,不要到海外服事了。他马上回答说,我不出去做什么?坐着等死吗?我听了真是汗颜,这一位年过70,绝症在身的老人,尚且还想着走出去宣教,那么,对那些仍然身强力壮的人来说,是否更没有理由退缩呢?

林牧师那斗士般的宣教士生命,成为我永远的激励。

殷切的期盼者

培训华人宣教士是林牧师多年的心愿。他在给我的电邮中,一次次提到培训宣教士的重要性:宣教人力资源出中国是解决华人宣教人力荒的最好办法,训练下一代年轻宣教士是非常重要的策略,宣教训练的事应该集力进行,求圣灵感动多方人士携手合作,为前面宣教的人力装备精兵。

林牧师知道我们开始筹备宣教学院,很快给我发来电邮:知道宣教学院快将开始招生,我可以有以下两方面的参与:第一方面我可以把我的藏书(大部分宣教性)献给学院图书馆,不过如何从美运往柬?第二方面是筹募补助学生的学费及部份生活费,不知道你预期有多少学生?……林牧师以他春蚕到死丝仍在的生命,祝福着我们这些宣教晚辈。

7月31日,我在读着林牧师的书,思想着他走过的宣教路,随即给他发去一个信息:“请问林牧师,您可以为宣教学院图书馆写一个题词吗?我们想将您的题词挂在图书馆里。”

不到一个小时,他给我回了信息:“这一句如何?可应用在个人生命或教会存在的目的:‘船被造,不是为风平浪静的避风港,乃是为大浪滔天的深海洋’。”

我实在惊讶,马上回复林牧师:“圣灵的感动好奇妙,最近这几天,常有一句话在我里面:‘在疫情中开始的宣教学院如同一艘顶风船。’圣灵借着林牧师的题词告诉我,这一艘顶风船,将要开进大浪滔天的深海洋。

我更希望神再次在林牧师身上行神迹,医治、带领他到柬埔寨来给学生们上课。

次日,林牧师给我发来信息:“相信以后能出外教学的机会不多了,神的时间可能随时会到,我也预备好了!一生感恩!”

8月21日,林牧师告诉我,他决定停止所有的治疗及药物,选择安宁护理(Hospice)。好像是灰暗的日子将要来到一样,心里沉甸甸的,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他。

8月27日,我将金边恩典堂在疫情下受洗的视频发给他,实时收到他回复:“恭喜有这么多人洗礼,方式很新颖,照头淋……”。林牧师以他独特的幽默,安慰了我的心,虽然是离别的前奏,我却看到在林牧师的生命中,有一片乌云无法掩蔽的蓝天。

“老师,如果您方便的话,请多给我提醒劝勉的话。”

“求主赐你最少十二个门徒宣教士,组成团队,带领他们宣教。”这是林牧师给我的最后的一句话。

12月4日,林牧师被主接走了。

众人眼中的林牧师

这几天,我请一些与林牧师多年宣教服事的牧长用简短的话来描述林牧师。以下是他们的话:

“柔和谦卑的事奉心态,成为众人作忠仆的典范,全心投身普世宣教,道领华人教会进入跨越文化差传的先锋。”——麦振荣牧师

“差传先锋,奋勇开创新领域,不违神所托付的使命。性情温和,平易近人”——李伟庭长老

“大使命导向的人生,忠于主所托,为己无所求,为主无所留。”——钟国良长老

“他用生命写出一本宣教的书,为使命而拼命的人。”——Eunice宣教士

……

还有太多未尽的话。

总之,林牧师用自己的一生在宣教禾场上搏击风浪,搅动巢穴,给我们留下了开往水深之处的生命见证。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