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见证分享 > 行过幽谷 >

三次癌症,一度哀哭的她笑得如同天使跳舞

和雯姊妹是典型的“网友”,她是约瑟的家的读者家人,所以彼此已熟悉却从未谋面。今年疫情最严重那会儿,约瑟的家发起每日祷告会,她每天都坚持准时上线,一起祷告。如今想来,彼时的火热场景还常常感染并激励着我。

后来,随着疫情渐渐平息,我们的祷告会改成了每周两次,她仍旧坚持参加,每次听到她平安、镇定的祷告声透过话筒传过来,心里都莫名地被打动。

祷告会如常进行着,偶有人进进退退,除此之外便无什么变化。突然有一天,3月8日“妇女节”那天,雯姊妹告诉我,她因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确诊恶性肿瘤,需要到上海就诊,所以会有一段时期不能参加祷告会了。

虽然信主以来,已经探访或服事过多名癌症病人,但每听到这样的信息,仍旧会异常难过。于是,在祷告群里发起为雯姊妹迫切祷告的吁请,同时,每天都期待着她康复归来的好消息。

半年多的时间里,得知雯姊妹完成一次化疗、两次化疗、三次、四次……一直到第十次化疗。每次问候,她都回复我“很好”,并感谢主耶稣的恩典。简简单单的文字,却似乎比一篇伟大的讲道还打动我的心。我从中深刻体会到一颗因爱主而平安喜乐的心。那是一种真实的“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的平安!

以这样的方式保持着联系,也激励我和其他肢体一道,更多寻求对主的信靠,所以,表面上看是我们以祷告服事一位身体软弱的肢体,实质却是神透过雯姊妹来亲自服事我们,给我们经历祂慈爱的宝贵机会。惟有我们的救主,才打破了人本性里因罪而筑起的自私隔墙,进而成就了这样“相互效力”的美好祝福啊!

上个月的一次周一祷告会,我刚刚结束开始的祷告,睁眼看见小小的手机屏幕上多了一个头像,雯姊妹!突然有一种被电击般的感动从心间涌流,眼泪决堤而出,那种似得胜而又充满感恩的情愫充满身心灵,对她进行了简单的问候和欢迎,再次听见半年前那熟悉的祷告声,温柔、平安、坚定而又喜乐,大家都沐浴在同一位圣灵的极大感动中。

祷告期间,我不住举目向天,我们信实而又慈爱的父亲,祂就在那里啊!祂丰丰盛盛地在我们中间,以大能大力的圣灵充满我们。我们这小小的一群人,竟然真实地置身荣耀天国,纷繁浮躁的世界却被全然关锁门外。从冬又到秋,回望那牵动数十亿人心的日夜,我们同心牵手,穿越了春夏,见证了天父恩典之手的带领与护理。如今,我们身体软弱的肢体又得胜归来。放眼这个世界,还有比此更美好的事吗?

十月十二日晚的祷告会,看见雯姊妹早早上线,就邀请她分享自己这半年来的经历。她以细细柔柔的声音描述着就医的过程,其间的笑声不时透过手机屏幕传来,很难想象这是经历了三次癌症的病人。

雯姊妹说,2003年第一次被检查出癌症时,医生说肿瘤在肩部,需要做肩悬骨切除手术,但如果是恶性,就要截肢。“我当时很沮丧,很难过,就挣扎着向神祷告,求神带领我。”雯姊妹说,初次面对癌症,也难过得哀哭。但是,当医生的化验结果出来时,却无法确认是恶性还是良性,就征求她的意见是否截肢,“我没有同意,想着既然无法确认,就把主权交给神。”

那次的治疗,手术很成功。雯姊妹很快就出院了。

两年后,肿瘤气势汹汹地卷土重来。医生检查后很担心,说雯姊妹很有可能下不了手术台。“我就一直祷告,把自己的一切交给神。”第二次就医的她,已经开始操练更多地仰望神,没有了自怨自艾。

“整个手术过程,医生都极其恐惧,一再问我疼不疼。我都没感觉到疼。”15年后回忆第二次手术,雯姊妹一直笑声不断。她至今都无法理解,从肩头一直到胸腔的大手术,其间因大出血被塞入一米长的医用纱布,事后又要取出来,“纱布是分三次取出来的,每次取的时候医生都紧张得大汗淋漓,不住鼓励我忍住疼痛,可我真的丝毫没有感觉疼,医生就觉得很难以理解。”

整个手术结束的恢复期,医生常常拿雯姊妹鼓励其他病人。“医生总说:‘你看,她有上帝,那么坚强,一点都不喊疼,你们要向她学习。’”雯姊妹笑着说,“我哪里是坚强啊!他们难以理解上帝竟然真的拿走了我的所有疼痛!没有耶稣,我恐怕连手术台都下不来!”

今年3月,雯姊妹是第三次再度被检查出癌症,这次是结肠恶性肿瘤,需要化疗。十次化疗,她的体重从开始的90多斤,变成了70斤。可是,“奇妙的是,我的头发没有掉,而且每次化疗结束一天后,我就可以吃饭,并且胃口还不错。”雯姊妹说,化疗结束一个月不到,她的体重已经又恢复了将近十斤。“这些都是恩典!从医学上都无法解释。”她不住地笑着感谢主。

半个小时左右的见证,深深鼓舞着每一位参加祷告会的肢体。我们的神就是这样,病痛、生死的权势都已经被祂的独生爱子在十字架上胜过。祂说:“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祂所应许的,终必成就且一直都在成就。

雯姊妹说,她有一位信心母亲,几十年如一日,每天早上四点起床祷告至六点,晚上八点祷告至十二点。在她患病以来的这些年里,母亲更是为求神托起女儿的信心而迫切祷告,甚至于常常禁食祷告。“神垂听了我母亲的祷告,我自始至终都很平安,这是我自己做不到的。”

听着雯姊妹分享中的笑声,我的眼前无数次仿佛有天使在跳舞。你能理解吗?有一种爱,竟然可以使出身凡胎的人,无惧疾病与死亡。当魔鬼狂暴放肆地一再挥舞着尖刀刺向人的躯体,那天国之爱一再地使人坦然笑对,直至审判的那日,当牠被投入那永不灭的火湖并在其中哀嚎时,“有公义的冠冕为爱神的人存留”。

这爱神的人,正是如同雯姊妹这样,千千万万因信而刚强壮胆的人,是那一代又一代红色殉道士,同样是一代又一代的白色殉道士,他们都曾为罪哀哭过,但至终因义而笑靥如花,与众天使共舞!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