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见证分享 > 生命故事 >

父亲是传道,“宝宝心里苦”

我生于1999年,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是2000年,所以喜欢自称00后。父亲是一位传道人,我别无选择地成为一名“信二代”。在父亲的刻意熏陶下,我从小被灌输了很多信仰知识,圣经人物、圣经故事信手拈来。在教会的叔叔阿姨眼里,我就是“属灵”的“乖宝宝”,经常在我父母面前称赞我懂事听话。每每听到这些,我心中却涌出一声“说不出的叹息”:“宝宝心里苦啊!”

说到底,就是因为我父亲非常严厉,“优秀”的外表其实只是早已练就的“防身术”,用来自我保护,免得被一顿胖揍。就这样:我的年龄、“教会中叔叔阿姨喜爱我的心”、我的圣经知识、以及对父亲的畏惧一同增长。

好不容易到了初中,我上了一所寄宿制学校。当我知道自己可以半个月回家一次,终于能长时间脱离父亲的“魔爪”时,我兴奋极了,暗暗想到:“到了学校那不就‘天高任鸟飞’了?”可还没兴奋一个月,现实就狠狠给了我两个大巴掌:

第一掌就是,回家后我被告知一旦放假回家就要去聚会。我心中暗暗抱怨:就一点假期,你也要剥削。出于不服气,我第一次提出拒绝去教会。得到的答复简单明了——“我给你两条路:1、你听我的话,按时去教会;2、每次到聚会的时候,我就揍你一顿,然后你就可以不去。” 哎,我只能心里说:“现在拿你没有办法,但我早晚会长大的。”识时务者为俊杰,终究,我还是老老实实去了教会。

第二掌是学校给的。我小学时个头很小,性格可以说是极其懦弱,因此常被人欺负。本以为到了初中可以“海阔凭鱼跃”,却不曾想出了狼窝进了虎穴,在寄宿学校里的日子也不好过。

两掌之下,无处可逃,一来二去,去教会的频率稳定下来,性格也变得越发懦弱了。与此同时,我对上帝的认识越来越带上了父亲的影子——上帝是严厉的,一言不合就审判人,祂是一位毫无怜悯的冷血的神。

很快我初中毕业了。因为成绩不太理想和其他原因,我没有选择读高中,而是上了一所中专。第一年的时候,因为教会的一些变故,父亲暂停了服侍,由我母亲接续他的位置。由于母亲对我非常柔和,所以当她在教会服侍的时候,我就比较愿意跟着她。渐渐地,我成为了母亲的“小同工”。

2015年冬天,教会收到一个培训会的邀请。阴差阳错,我得到了这个名额,于是就答应了,没想到这竟成了我信仰之路的转折点。其实培训内容就是关于系统神学的基础知识,我最感兴趣也印象最深的就是神的属性。那是我第一次对信仰有所反思。

几年后,我中专毕业,性格逐渐变得开朗、热情。父亲打算让我去读圣经班,将来踏上服侍的道路。我虽然不是很排斥,但更想在社会上继续“逍遥”两年。结果,接下来的一个月,我体验到了什么叫喝凉水都塞牙。诸事不顺,我只好被动去读了圣经班。

第一年很平淡。第二年,我发觉自己是一个“二手基督徒”,我对神的认知都是来自书本与父母的讲解。当我要认识祂时,我觉得我与祂之间有隔阂。我只能朦胧看见祂,并没有体验过与神亲密的关系。这让我很痛苦,我发觉我被什么东西束缚了。自此以后,长达两年的时间里,我都在致力于打破自己的从父母那里听来的信仰与对福音、上帝、十架的认识。我要打碎这些,重新建立我个人与上帝的关系,而不是建立与我父母所信的神的关系。

当我试图这么做的时候,在我与神亲近之前,被迫痛苦地面对自己的罪。我尝试祷告,发现一种莫名的距离感使我无法来到上帝面前,如同一个掉落水中却不会游泳的人,时而在罪的海洋里挣扎、痛苦不堪,时而又自由地扑腾在这看似能使我快乐、兴奋的罪池里。

当我自认为我能靠着自己挣脱罪池时,我发现有两股力量使我一再跌落回去。第一股力量来自自己。在肉体的享受与短暂精神快感面前,我常常是意志失败,欲望得胜。另一方面是恶者的试探与引诱,借着我身边的环境让我深陷其中。我不断挣扎,却越陷越深。就这样,心变得越来越刚硬,因为我不想别人看到我的污秽,就不断通过伪装来让自己和他人看到:我挺好;还通过贬低他人抬高自己,背后议论他人,获取在众人当中威信;用指责与定罪他人,来让自己看起来更圣洁……

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学会这一切的,我不敢面对这些丑恶、败坏,更不敢让其他人看到我居然是这样的人。当我尝试回到上帝的面前,我发现我依旧有着巨大的恐惧、惊慌和忧虑。我担心祂不接纳这样的我,不敢相信神会赦免甚至拯救我,内心中不断涌现出控告与质疑的声音。我惶惶不可终日。

我如同一个犯了错的孩子,陷入到一种负面的循环中:犯罪——等着被上帝辱骂、责打与管教——惊慌——自以为上帝的爱缩水——惶恐却又逃不脱犯罪的事实。我想,既然因为我的犯罪让上帝对我的爱减少了,那就想办法用我自己的方式去讨好、回报祂,以此换取祂更多的爱。

后来我才逐渐知道,上帝是真的爱我,祂不会因为我做什么就减少爱我,也不会因为我“为祂”做了什么就多爱我。但我很快又陷入另一种危机——对恩典的漠视与轻看——既然我犯罪,上帝会赦免,也不会减少对我的爱,那我岂不是可以随意犯罪吗?就像是用铅笔写字的人突然有了橡皮檫,还是那一种永不必担心会被用完的橡皮擦。从此就再也不用担心会写错字,甚至有时故意写错都没事。这种心态再一次让我吃到了苦头。罪恶的果实吞下后会带来一种由叛逆上帝而来的沾沾自喜之感,之后心中那巨大的空虚与罪疚却让我痛苦不堪,我如同一个溺水之人,被罪恶的波浪狠狠拍打。

短短20年的人生,我学习了许多知识,开阔了眼界,唯独与上帝的关系似乎没什么长进。当我的生命遇到水冲、雨淋、风吹的时候,我自以为的岁月静好不过是水月镜花,我败得一塌糊涂。那一刻,那些曾经的逍遥快活、外表的伪装原来都是无用的。我再也不能欺骗自己,我无法再逃避上帝的荣面。祂将我引导到祂面前,将我打碎、缠裹、医治。我累了,倦了,厌了;我还要跑吗?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