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见证分享 > 生命故事 >

歌手瑞德曼:一万个理由,把赞美活出来

敬拜歌手马特·瑞德曼(Matt Redman)最喜欢的一节赞美诗是:“容我捉住你展颜一笑,堕进永恒!”(O could I catch a smile from Thee,And drop into eternity!)这是他的诗歌创作榜样查尔斯·卫斯理(Charles Wesley)一生创作的最后一句歌词。

那时卫斯理已经八十岁了,躺在临终的床上,回想起《诗篇》七十三篇的话:“除你以外,在天上我还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衰竭;但神是我心里的力量,是我的福分,直到永远。”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把妻子叫到身边,让她记下最后的歌词:“在年迈虚弱时,谁能拯救我这无助的虫呢?耶稣,我唯一的盼望,是我衰败身心的力量;容我捉住你展颜一笑,堕进永恒!”(摘自赞美诗《在年迈虚弱时》)

瑞德曼说:“这难道不是最神奇的死亡方式吗?他的内心和灵魂都有一种不可动摇的希望,卫斯理不满足于在那一刻保持安静,他也不满足于在沉默中慢慢消逝。他还有一首歌要唱,从他内心最深处涌出。这首歌的这一部分似乎与人们产生了最深刻的共鸣,可能是因为我们都知道我们将面临这样的时刻。我珍视这样的想法:即使我们的身体开始衰弱,我们的呼吸开始衰退,我们仍然可以在我们的心中和嘴唇上找到一首永恒的赞美之歌,‘我的灵魂依然歌颂你’。你能想象当你在世上面对生命的最后一刻时,你会像卫斯理一样吗?你能想象在你最后的几次呼吸中,当你意识到神的仁慈和荣耀的那一刻,你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继续赞美吗?”

马特·瑞德曼(Matt Redman)

当生命的尽头临近,我们在尘世的最后呼吸将成为天堂之歌的最初音符。瑞德曼相信,我们总能找到称颂神的充足理由。这就是为什么像卫斯理这样的赞美诗作家可以写六千五百首赞美诗或者像盲人姐妹范妮·克罗斯比(Fanny Crosby)可以写七千多首诗的原因。“我喜欢写敬拜诗歌。电影《烈火战车》(Chariots of Fire)中的跑步者李爱锐(Eric Liddell)说,‘当我跑步时,我感受到上帝的喜悦’,这和我写歌时的感觉完全一样。”

瑞德曼的歌曲曾两次获得格莱美奖,他创作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佳作,其中《一万个理由》(《10,000 Reasons》)获得了格莱美最佳当代福音金曲奖。

带着敬拜的心,渡过风暴乱流

7岁时经历的一件事,对瑞德曼走上音乐敬拜之路产生了重大影响。有一天晚上,他不想去教会聚会,因为第二天要上学。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就在一个月前,他坐在同一张长椅上目睹了父亲的葬礼。父亲的死对他来说是一个打击,他不知如何面对。妈妈却仍然坚持带着他和弟弟一起去参加教会的晚间聚会。

瑞德曼回忆道:“那天晚上,孩子并不多。我们坐进了离诗班座位不远的地方,从那里我可以清楚看到准备敬拜的人。在我看来,这些美国人比大多数成年人都要高,而且穿着也不一样。他们没有打领带,也没穿西装,他们向我们微笑,唱起诗歌来声音又高又亮。当他们开始演奏时,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键盘前那个满头白发、留着胡子的人,他身上有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吸引力,但最主要的是他的声音,唱得如此轻松自然,没有僵硬的宗教框架或空洞的仪式。我完全被迷住了。”

这些来自加州的客人带领的敬拜,让瑞德曼感觉似乎听到了世上最好的音乐。“我就像吸入了纯净的阳光。我也遇到了一些我从未听说过的事情,在那里,就在几周前我参加父亲葬礼的那个地方,我看到了世上最强大的力量之一:敬拜的群体。”就在那天晚上,一颗种子种在瑞德曼的内心,他看到了音乐是如何影响人灵魂的,一首歌曲可以打开敬拜者心中某种特别的东西。几年后,他开始弹吉他,学习自己唱歌。


瑞德曼小时和爸爸在一起

多年后,当瑞德曼创作的《一万个理由》(《10,000 Reasons》)被广为传唱之际,瑞德曼去美国演出时遇到了两岁半的蔡斯被诊断患有脑瘤,已经影响到脊髓,医生预计还有三到五年的寿命。蔡斯的父母告诉瑞德曼,“他们开车进医院时是如何唱诗的,他们在手术前的房间里等待时又是如何唱诗的。他们谈到他们如何与医生、护士甚至是音乐治疗师分享《一万个理由》,这样他们每次去蔡斯的房间时都可以和他一起唱这首歌。”

在那些高烧不退、癌细胞不见消失的黑暗日子里,他们常会唱《一万个理由》。蔡斯的妈妈说:“有时我们的心会破碎,我们无法大声呼喊,而我们唯一能传达给神的就是那首歌的歌词。”瑞德曼与蔡斯和他的家人们一起祷告,“我看到蔡斯唱歌、拍手、举起胳膊,甚至跳来跳去。当时我突然想到,教会的存在就是为了让我们能够彼此坚固,教会存在的目的是敬拜神、侍奉神,并成为神在世上的手和脚,也是为了与一个年轻的家庭站在一起,他们忠诚地工作,胜过了许多人认为是一场噩梦的挑战。他们仍在赞美,仍在歌唱。所以那天晚上我们和蔡斯向神唱了这首歌,祈盼神继续通过这首歌把祂的平安与爱带给这个家庭,知道神也会为我们每个人做同样的事。……他们带着一颗敬拜的心,渡过了这场风暴的乱流。”

唱歌是容易的,重要的是生命

瑞德曼和妻子贝丝以及五个孩子住在英格兰南部海岸的布莱顿(Brighton)。多年来,他游历了30多个不同的国家,用音乐来引导会众敬拜。“来到这么多不同的国家和文化,让我看到了更广阔的景象,也让我开阔了自己的信仰之眼。从乌干达到乌克兰,教会依然生机勃勃,得到了良好的更新和恢复,教会正在世界各地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韩国首尔他学会了一些有关代祷的功课,东京和巴黎让他想起如何在最世俗的环境中发光作盐,美国的教会继续带头派遣宣教士去世界各地。

“神显然已经让祂的教会为穷人和被遗忘的人心碎,如此多的信徒寻求成为耶稣的手和脚,而这些人是我们当中最弱小的。无论我走到哪里,我看到的都是敬拜的不同表达方式,他们有力地服侍耶稣,在黑暗中发光。当我们放眼这幅大图画时,就会意识到耶稣是如何在全球建造祂的教会和推进祂的国度的。”

瑞德曼曾经遇到过一个人,他在鲨鱼的袭击中幸存下来。当时他脖子上的血管破裂,他大声尖叫,刺耳的叫声使鲨鱼游走放弃了攻击。这么大的尖叫声是从哪儿来的?瑞德曼认识到,这来自于人内心深处求生的渴望。而每个基督徒应该有这种不断求助与依靠的生命。

瑞德曼认识到,对神的敬拜是一种热情,这种热情不仅仅是让我们在早晨起床的动力,它会持续在生活中的每一刻。“热情永远不只是一场派对,这是一个关于勇气和荣耀、苦痛和目标的故事,对于任何一个真正遇到过十字架之爱的人来说,它很快就会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瑞德曼提醒,充满热情的敬拜绝不仅仅是唱得好或者大声呼喊,我们对神的热情的真正考验是我们是否肯过一个委身和敬拜的生活,生活将成为我们是否真正敬拜的凭据。

“唱歌是容易的,但是最重要的是我们的生命。当生活变得艰难时,我们心中的音乐会平息吗?当情况不佳时,我们心中热情的火花会不会瞬间熄灭,再也看不见了呢?或者,即使在困难、不便和忍耐的熔炉中,我们也能证明我们的敬拜之火吗?”基督徒是一面反光镜,折射出我们所敬拜之神的光辉与恩典。“想象一个由镜子组成的世界,每一个耶稣的信徒都闪耀着光芒,被神用在向四面八方发出的光的交响乐中,我们就可以看到整个世界都在为祂闪耀。你可以看到整个宇宙和宇宙中数十亿颗恒星,闪耀着天堂的光芒。”

“你可能觉得自己完全不够格,还远没有为那项使命做好准备。如果是这样,你就忘记了最重要的部分。这不是关于你和你最好的努力,而是关乎基督的光、能力和爱,照亮我们脆弱的生命。正如圣经所提醒我们的那样,那位曾说‘要有光’的神,已经使祂的光在我们心中闪耀。当神光照祂的教会,我们就成为祂荣耀的见证。”

相信和赞美,是最明智的选择

《诗篇》对瑞德曼创作福音歌曲的帮助很大。研读《诗篇》越多,他越意识到这卷书对每个人都有意义,不管我们欢乐还是痛苦。《诗篇》中信徒们常常会在瞬间从绝望的请求变成深深的赞美,甚至当他们为自己的处境愤怒的时候,他们仍然承认神的圣名和祂的大能。

“因为除非你相信祂有能力改变现状,否则为什么要向祂大喊呢?无论他们有时听起来是多么压抑或不快乐,歌曲本质上都是在呼喊,承认只有神才有能力来干预他们的处境。用一颗信任的心敬拜神,将会改变你的生活。也许你现在正处于暴风雨中。我不能向你保证暴风雨会马上过去;当然,我们祈祷它会。但我想我可以向你保证,即使你的情况不会马上改变,你内心的某些东西会改变。”在瑞德曼看来,敬拜改变了我们的心。

瑞德曼

当我们在敬拜中抬起眼睛,我们的视角就会改变。在神荣耀的光芒下,每件事看起来都有些不同。“当我们敬拜的时候,我们让宝座的主决定我们生活的基调,而不是我们的财务状况、我们的挣扎或我们最害怕的事情。我们越关注神和祂是谁,我们就越能透过这个镜头看到我们生命的全部。……当我们心中的眼睛定睛在耶稣身上,我们所看见的事必叫我们惊奇。我们会发现祂的荣耀、能力和慈爱都令人着迷。”

作为敬拜领袖,瑞德曼最钦佩的一个人的品质,便是乐于赞美。每一天,祂的良善和伟大都在冲刷着我们生命的海岸线。《诗篇》65篇的作者宣称,在锡安城里,人们都在等候赞美主。只要我们睁大眼睛,稍微观察一下,很快就会发现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敬拜祂。

在我们对主的敬拜中,理想情况下我们不需要热身。我们应该在那里做好准备,等待并注意到有很多很多的理由去赞美祂。“在人生的暴风雨中,你不太可能有赞美的感觉,更不用说寻找感谢和赞美的理由了。但这就是敬拜的纪律,敬拜是我们可以随时作出的选择。我现在回头看我的故事,我发现在我生命中最艰难的时刻,做出相信和赞美基督的决定是我做过的最明智的选择。”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