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

不知情迈出的每一步,都踩在你所铺的道路

1、马萨达历险

昨日听到旅馆的旅游经纪在跟其他游客介绍去死海的计划,先在马萨达(Masada)看日出,然后去En Gedi和死海, 下午一点半回来。我心里一动,时间上太好了,正好不误下午取眼镜,不假思索,立即订下了这个计划。

3点25分起床,匆匆忙忙去餐厅厨房拿昨日预备好的蔬菜和水果,却怎么也找不到,看来被什么人误拿了。这是我唯一的预备, 除了随身必带的水瓶以外。

到马萨达时,天色依然漆黑,我们是唯一这么早到的一群人。看不十分清楚同车人的面目,大致都是欧洲年轻人。下车等了几分钟后,景点的大门开了,我们排队买票然后进去,一座大山隐约在眼前。同车的人自动分两条岔路,三三两两往山上走,转眼就被大山淹没得无影无踪了。我有几分紧张,这山到底有多高,多难爬,几乎是一无所知。而且,我从不喜欢爬山,更没胆量夜间独自爬山。

有一小群人走过来,他们带着手电筒,亮光给我安慰。他们是几个年轻人和一个有点年纪的男士,我表示要加入他们,他们热情地说:“当然。”

有了同伴,心里安定下来,只是担心跟不上他们的速度。果然,没有多远,他们还以正常频率说笑时,我已经气喘吁吁了。更糟的是想喝水时突然发现水瓶不见了,很可能是在等门开时喝了几口,然后,放在地上忘记了。不由地懊丧,更紧张了。凭这些天对以色列气温的了解,今天的山路一定极其需要水,什么都可以丢,绝不能丢水瓶啊。

好不容易来到一个休息亭,发现他们都在这里等我。一位亚裔中年女士突然从他们中间过来跟我讲话,呵,她居然讲一口标准国语。我纳闷与这群人一起爬山这么久怎么一直没有看见她。她一听说我没有带水,马上要我从她的水瓶里喝一些,“这么热的天上山本不容易,不喝水会很危险的。”

我说我不想上去,就停在这里算了。她毫不含糊的说,“不要放弃,慢慢上,肯定可以的。” 见我依然迟疑,又加上 “太阳出来后会更热,趁没出来前上去最好,上面有水。” 听她这么热情相劝,我也就不好意思再坚持了,继续上!她一路陪着我,不断递给我她的水瓶。我们一边爬一边聊,山路容易有趣得多了。

她是台湾人,23年前来到以色列,在这里结婚,生子。她的丈夫是个犹太人,他们有两个男孩,一个女孩。孩子们至今没有去过台湾,对中国文化完全陌生,她仍然在计划行程,一定要带他们回去看看。瘦瘦小小的女士,平静,友善,但她的生活中一定有许多不寻常的故事。

到了山顶我们与她的同伴相聚时,我才恍然大悟,那位有点年纪的男士就是她的丈夫,而那几个年轻人则是她的孩子们。孩子们看见妈妈终于上来了,一起鼓掌喝彩。丈夫迎上来又是拥抱又是亲吻,像是久别重逢似的。

突然意识到,我遇见的这一家人,把与丈夫、孩子、妈妈、妻子一同爬山的乐趣让给了我这个冒失的陌生人。

到山顶不久,太阳出来了。马萨达的日出不像海边日出那样绚丽多彩,轮廓清晰,徐徐上升,然后骤然跳出海面,充满诗情画意。这里的日出像一束散光灯由远到近,越来越亮,越来越炫目,却始终无法看清太阳的轮廓。太阳“如勇士欢然奔路,” 转眼之间,整个景区明亮清晰,光影重叠,宏伟壮观的山势陡然显现。

我们拍了照,他们还热情地与我分享他们自制的茶及糕点。为了不打搅他们全家吃早饭,我自己去游览遗址了。

遗址是山顶上的一座城堡,据说两千年前为了反抗当时的统治者罗马人而建。马萨达并不依山傍势,它的地形奇特,看起来像是人为将一座巨大的山顶削平,开辟了如同陕北高原的气势,可以想象当时的工程是多么艰辛浩大。古城堡独居高地,四围山峦一览无余,真是得天独厚的安全堡垒。但是,最终还是被罗马人攻破了。

据说当时在这里战死的犹太人死得很悲壮,甚至赢得他们的敌人罗马人的尊重。当罗马人终于占领了马萨达时,发现他们的俘虏已经集体自尽。我不禁唏嘘,为犹太人的英勇,为这艰巨的工程,也为自古这世界根本就没有藏身之处!

差不多是下山的时候了,我新认识的朋友一家依然在不紧不慢地吃东西,我提醒他们,我们应该八点五十分去车那里。女士不解地问,“什么车?” 我疑惑了,“亚伯拉罕旅馆的旅游车呀,你们不是在那车上吗?” 她说,“没有,我们自己开车来的。”嗯?我是第一班车到这里的,开始爬山时,其他车都还没有露面,所以想当然地以为他们是与我同车的游客。当知道我的误解后,他们和我一起笑起来。

一位讲国语的女士,一个友好的犹太家庭,浑然不觉中出现在准确的时间、地点。若不是他们的帮助、作伴,我真不知有多么仓惶,更不知如何结束这个冒险。我为自己擦一把汗,嘘!

他们告诉我下山可以坐缆车,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与他们道谢告别,坐上揽车顺利下了山。找到自己靠窗的座位,外面座位上的人还没有来,一堆东西堆在椅子上。不小心碰掉了什么,只听见“咚”的一声。赶紧出来在地上找,不料找到的却是自己的宝贝水瓶。

2、如鹿切慕溪水

之后,我们去了En Gedi 植物园 , 雅歌书里提到的美丽葡萄园,也是大卫逃离扫罗时到过的地方。

想象不出当时这里是什么样的景象,此时的植物园却远不及我曾经见过的任何一个植物园,因为这里极其缺水。在遍满山石的园子里,品种不多的植物被细心地保护着,顽强地生长着。以色列人发明了滴灌技术,靠着这技术,养活En Gedi 的植物和野生动物。

进入景区不久,我看见前方有几只美丽的野生鹿在地上寻觅什么。走近一看,原来滴灌漏水,鹿群在管道漏水的地方添水,完全不在意游客的观看。明白什么叫“如鹿切慕溪水”,在炎热干旱的旷野,水那么少,溪水简直是珍奇的无价之宝了。

主啊,如果我不切慕祢 “如鹿切慕溪水”一样,愿祢将我带到旷野,尽尝干渴。

3、错过与获得

下午一点回到旅馆,第三次计划去主升天的地方看看,并且与耶路撒冷道别,明天就要离开了,还没有去过那让我深深惦记的地方。

没有力气爬上橄榄山,时间也不多了。好不容易等到一辆空着的出租车,当司机听说我要去的地方,立即告诉我很抱歉,他不能送我,因为那是穆斯林的地盘。他解释说,穆斯林会砸犹太人的车。显然,他是犹太人。耶路撒冷治安很好,但平静下掩盖着尖锐的宗教及民族矛盾,冲突随时可能一触即发。街上荷枪实弹的犹太士兵不仅是防外来武力,更是在抑制本地犹太人和穆斯林随时的冲突。

非常疲倦,加上不知如何辨认穆斯林开的车,结果第三次又没有去成。遗憾地往回走,知道再也没有机会去了。

路过Jaffa Gate,老城最富盛名的城门,也是我在耶路撒冷经过最多的地方,留恋之情又一次涌上。我坐在城门对面小广场的休息椅上,望着老城,望着橄榄山方向,陷入离愁。

三个亚裔人,拿着乐器及谱架过来,他们在我旁边的空地坦坦然然地拉开架势,又念,又拉,又唱。他们念的语言我不懂,但我知道,他们在朗诵圣经。他们演奏的音乐,唱的歌我懂,那是我熟悉的圣乐和赞美诗。我不由地与他们同唱起来,我们彼此对望,会心地微笑。他们来自韩国,他们在宣教。

我心中涌出喜乐。似乎听见主说:不比你去“那里”更好吗?

4、眼镜带来的福气

晚上九点,终于拿到了配好的眼镜,不知何故,他们耽延了。当那长着大胡子,身穿黑长礼服,头戴黑宽檐礼帽的犹太老板亲自将眼镜送到旅馆前台时,我正好刚刚踏进旅馆门厅,时间一分不差。

老板显然是个虔诚的传统犹太教信徒,他的那身着装及外貌,与周围的环境相比,简直是两个时代相撞,或是王子下访贫民。由于气温高,“各国代表们” 都着夏装,短裤背心,拖鞋跑鞋,黑的白的花的皮肤,应有尽有。而他不但全套正装,且气宇轩昂。我试戴了眼镜,他夸我的选择,显然也很欣赏自己的手工;我感谢他服务周到,做工精致,买卖双方都很满意。

他走后,前台接待女孩立即告诉我,她的眼镜也是在这家眼镜店配的,“他们做的很好,很有名,” 那女孩不禁跟我夸奖,笑盈盈地,似乎我们俩都中了同一个大奖。耶路撒冷是大都市,有许多家眼镜店,大都设施现代,装修精致,但这个陈旧、窄狭,只有一间小卧室大小门面的眼镜店却是非常知名。我一锤定音选了这家眼镜店,并因此看到了亚伯拉罕旅馆,掀开了以色列之行的另一页。

每一步,天父,都是在不知情中迈出的,而祢,我相信,铺好了我脚下的路。

(文中图片均由Joy姊妹提供,未经许可,请勿用作商业用途。)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