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见证分享 > 生命故事 >

浪子的荒诞人生,他的慈爱领我回家

我曾是一名浪子,因自己一意孤行,而有了一段荒诞的经历。直到神从中搭救,用圣爱牢牢抓住我。现在,我终于有勇气讲出自己的故事。

1

我的童年,在师长的夸奖、父母亲的宠爱、亲人的关怀中长大,因为此,曾经的我是一个不谙世事、任性骄纵的娇娇女。

没想到,那个寒冷的冬天,父亲患食道癌胃癌。他很快接受手术,可是病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逐渐加重。我们家的景况,随之跌落深谷。

医生说已经没有继续治疗的必要,建议家属接父亲回家,母亲仍然坚持不放弃给父亲治疗,她日夜守在床前,在父亲疼痛难忍,辗转反侧于病榻之际,母亲最爱在床边唱的就是诗篇23篇。那时教会好多好心的姊妹也来探望,祷告求主医治。我们都许愿,如果父亲能好起来,我们在医院的各个角落为主做见证,传福音。为此我们热切祷告,期盼……

父亲一共做了三次切除手术,连续两年多化疗。后来癌细胞转移到骨头,大腿骨只剩一张鸡蛋壳厚度。在一次入厕时,父亲不慎大腿骨折。医生在大腿骨上方打了钢钉,坠上重物,这导致父亲无法翻身,日夜疼痛难眠。最终,父亲承受了无数的痛苦折磨后离开了我们,我们也花光了所有积蓄。

爱我的父亲走了。绝望、无奈、自责与怨愤如同潮水奔涌而来,我的信仰观彻底崩塌了……

向上帝祈祷?简直就是个愚蠢的骗局!当父亲经历那段异常痛苦的病痛折磨时,上帝的慈爱在哪?他的救赎又在哪?母亲因为连续几个月不眠不休伺候床前,体力精力均已超过极限,精神几近崩溃,以至于患上重度抑郁症,上帝又在哪里?!

也是那个时候,我决心再也不要相信这个根本不存在的上帝了!

2

一无所有的母亲带着我投奔姥姥和姥爷。我在那个北方的海滨小城开始了陌生的生活,姥姥义无反顾地照顾起重度抑郁的母亲,而我则郁郁地重返校园继续学业。

大学毕业,我放弃了学校推荐的留校任教工作,回到姥姥姥爷和妈妈身边,并顺利进入外企工作。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在职场上多次得到领导褒奖后,年轻气盛的我不觉渐渐骄傲起来。

我的事业逐渐稳定,很多热心的同事和亲友给我介绍男朋友。那时的我自视甚高并且百般挑剔,所有引荐者都被我找各种理由婉拒。我想要按自己的标准,找个帅气又有钱,无条件宠我的男友。

寻寻觅觅中,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外表英俊帅气的D先生,通过网络视频聊天,发现他不仅温柔体贴且风趣幽默,每天定时地嘘寒问暖,还不吝惜钱财,不定时地带来惊喜。尤其当我知道他也是父亲去世,一个人照顾母亲并努力奋斗的时候,一种同病相怜、惺惺相惜的情感油然而生。

就这样,我佯装坚强的心仿佛得到了安慰,渐渐在D父亲般的关心和爱护中迷失了……

我觉得自己找到了此生的依靠,越来越依赖他。随着交往明朗化,我编造各种谎言瞒着家人,毅然决然与他同居了。

虽然D离异并且有一个儿子,但是这些都不是问题。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后,我发现他脾气暴躁,经常会因为一些小事吵架。我提出想分开冷静一下。他为表示爱我的决心,在我面前拿刀片割开了手腕,我立时被吓到了,既害怕又傻傻地认为这一定就是真爱了!

D发誓再也不让我受委屈,他说我以后不需要再工作,他承诺会给我公主一般的幸福生活,我彻底为爱妥协了。我辞职,跟着他去了距离姥姥家两个小时车程的一个非常偏僻的小县城,开始我以为的幸福生活……

3

到达后,D告诉我,他以前做生意赔了不少钱,所以房子车子都卖了,还欠了债务,现在想做些小生意,好能给我更好的生活。当时我并不觉得是欺骗,心想和他患难与共表达我的真心,于是毫不犹豫拿出全部积蓄并且跟朋友借了一些钱,租下一间十平的小房子,决心与他共渡难关。

我把钱全部交给D做资本。刚开始,他的确轻松赚了些钱,我们换了个两室一厅的房子,还在家里供起了财神爷,每天早晚两柱香,供奉水果点心之类,逢年过节必定开车去各大寺庙烧香请愿,求神佛保佑赚大钱。为了所谓的聚财,买了大鱼缸养鱼。

赚了些小钱的D很快迷失在纵情声色中,几乎每天都会叫一群朋友来家里打麻将,经常带领一群年轻的小弟去饭店吃饭喝酒,然后去酒吧唱歌。家里来的陌生人越来越多,房间里常常坐满了男男女女。一开始我觉得很反感,但是D说多认识一些人多条路,我也就默许了。

有一天,D跟我说,生意上又出了些问题,急需银行贷款,可是他的名字早在黑名单下借不出钱了。于是在他的软磨硬泡下,我同意以我的名义,在银行办了十几万元的信用卡,全交给他处理。D又以做生意要人脉广为名,用透支信用卡的钱继续招待着狐朋狗友们。

直到有一天,D和几个男女带来一些瓶子,神秘地躲在另一个房间,说要谈些事情。直到第二天天亮,我起床后发现他们还在亢奋状态下打牌聊天。我心中隐隐有些不好的感觉,我追问他,两人因此吵了起来,他动手打了我。我绝望地想要离开,D开始各种道歉,跪下恳求我原谅。

他说,最近生意不好,他要想办法赚钱,压力很大,就和几个朋友一起溜了几口冰(就是吸食冰毒)舒缓心情。他说他这么做也是为了快些赚到钱,好把我的欠款还上。

在他的百般解释中,我选择了原谅。

我当时不是很明白“溜冰”是什么意思,隐隐觉得不是好事,可是他说保证不会上瘾,只会让人放松也可以增进两人的感情。就这样,在他的劝说下,我第一次接触到了冰毒。

第一次,只吸了两口的我,两天一夜不吃不喝不睡,没有食欲,也无困意,就算对着电脑屏幕的眼睛已经红肿疼痛,就是不想闭上眼睛。身体很累,可即使躺在床上,强制自己闭上眼睛,大脑和心脏依然异常活跃。

就这样,他不用再躲着我吸,反而邀请我和他一起。我们在飘忽迷茫的状态中幻想着将来。

4

渐渐地,D的脾气越来越差,总会因为一句话莫名其妙地发火,然后吸食毒品放松心情。他已经上瘾了!我们的关系随之陷入一个怪圈:吸毒,关系缓和,吵架,继续吸毒……

吸毒的频率日益频繁,毒品昂贵的价格,很快将我从银行贷款的钱挥霍光了,我们的生活陷入困境。有一天,D“溜冰”之后与他的一个毒友起了争斗,住进了医院。

D的肚子被刺两刀,手臂一刀,肝脏受伤被切除了三分之一。我们的生活捉襟见肘,为了救他一命,我厚着脸皮从发小那里借钱给他做手术。

D很感动,向我保证要重新开始,好好生活!

休养期间,他经常疼得睡不着觉,脾气异常暴躁。一个晚上,他打了几个电话过后,一群男女又带着瓶子吸管再次来到家里。

我苦苦相劝,他却坚持说这是止痛药,吸的量不多,不会上瘾。

他向我递过来冰壶。

“来,再吸两口,什么烦恼都没有了,没事的,相信我……这东西能促进夫妻感情,你看最近我们总吵架,我不是也想改善一下咱俩的关系吗?……”

后来他开始挑明意图。他说想快速赚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卖冰。我震惊到无语。

“贩卖毒品是犯法的你疯了?!”

“那你有别的快速赚钱的好办法吗?银行的信用卡不还是要坐牢的,我能看你坐牢吗?”

于是,D就这样走上了以贩养吸的路。为了躲避警察抓捕,他每天换不同的日租屋,而我则一个人在家里等待他的联系,以便可以任何时间去到不同的地方见上一面。

毒品,不知不觉中隔断了我们的情感——白天不敢出门,晚上见面后没有共同的话题,只是一起抽几口,然后我再回家……再后来,他和陪他一起卖毒品的女孩子在一起了,东窗事发后他没有愧疚,反而翻脸说我破坏他的财路,把我痛打一顿。

我被打得鼻梁骨折,血流不止,送去医院简单处理后,就被送回那个不见天日的小阁楼。

那半个月里,我独自待在阁楼里,每天犹如行尸走肉。我不知道活下去的意义,更不敢让家人知道我的现状。我想离开这个毒蛇一样的人,可想到自己一身债务,要怎么还清?回忆起他的威胁:“你要敢走,我第二天就去你们家杀了你全家……”,更让我不寒而栗。

想到头发斑白的姥姥姥爷和患抑郁症的母亲,我不敢走。

就在那个时候,我想到了那个远离已久的信仰。

我在手机里偶然找到了“拥抱每一天”,直到现在,我依然清楚地记得那两个人名:凌云,盛敏鹿。

他们仿佛是我黑暗生活中的亮光,支撑我走过了那段地狱般的日子。

5

我想要离开这个泥沼,我受够了!

D发现了我想离开的想法,把我带去他为了贩卖毒品专门租的一个二层别墅,并控制了我。

跟我们一起住的还有他的新欢。他一次次突破我的底线,过起了一夫多妻的生活。我的委曲求全换来的只是几乎每天一次的毒打,唯有用毒品麻痹自己。

生不如死的生活,让我的心在绝境中开始萌生对久违的信仰的寻求。我内心呼唤:“神啊,求你来救我!”

终于有一天,机会来了。

大年初二,他带着情人回家办事,把我锁在别墅。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从二楼的窗户跳了下来,拼命地在路上跑,迎面而来一辆私家车,我拦下后,请他帮忙把我带出别墅群,救我一命。那个大哥看到我狼狈的样子,帮了我。但是当他听说我为了躲吸毒的男友,怕惹事上身,于是把我放到有出租车的地方,并替我拦下一辆出租车,就走了。我直接坐着出租车返回了家。

他发现我逃了,疯狂地找我,打我家里的电话……为躲避他的骚扰,我和妈妈买车票投奔在江南水乡的大姨。

到了那座江南古镇,我很喜悦,因为我离开那个男人,妈妈也无比庆幸,说是神在救我。妈妈拉着我在陌生的城市里找教堂,于是我们找到了狮山堂。

上帝预备了一位笑容满面的姐姐,接待我们母女俩。这位姐姐听说我大学的专业之后极力建议我进入主日学服侍。

就这样,在姐姐的帮助下,我们在这里留了下来。在这座小城两年的生活中,每一天,每一刻都深刻地感受到神的爱和他的同在。

戒毒康复的过程,虽痛苦但很顺利。那是一种在阳光下的蜕变,我觉得自己真的好幸福!

6

我开始了为偿还债务的拮据生活,神也在其中做了预备。我的鞋子穿破了,妈妈心疼我,一定要我去买新鞋子。

我说:不用,神会为我预备。

去主日学服侍的时候,一位老师拿了双鞋子递给我,说鞋子买回来才发现小了,这个码估计你可以穿,如果不介意的话就试试吧。我试了下,刚刚好,心中充满感恩。

那时,我特别想进一家台湾企业工作,可是,按我的条件是不会被这种大公司录用的。果然,第一次面试时失败了。几个月后,又一次发现那家公司在招人事,于是,我祷告后递出了简历,然后就跟神迫切祈求。面试后,被告知说如果录取,三天后会给回信。

可是第三天了,还是没有回信,我有些焦急,就拉着妈妈去教堂参加祷告会。我写了纸条,请大家帮我祷告。祷告结束,我的电话震动了,我急忙跑出去接听,公司通知我明天去拿录取信!我简直要乐疯了,迅速跑回祷告室,第一时间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

上帝,不仅仅给了我新生,给了我工作,还给了我美满的婚姻。

因为上一段的情感伤害,我对婚姻一直不抱什么期望。

尽管家人开始着急担心,不停地想办法托人帮我介绍对象,我都拒绝了。

妈妈也焦急地问我:“你究竟想找什么样的?”

我也不知道我想要什么样的人,但是我在等候神为我预备的那个人。于是,我停下忙碌的相亲活动,安静下来等候的时候,神差遣我的丈夫——一位温柔善良的男孩子出现了!

现在,我随先生生活在海外,日子平淡忙碌却很幸福。当我们结婚第三个年头时,我先生查出由遗传基因等原因引起肾功能不全三期。医生说肾脏功能一旦受损,想修复是不可能的,最糟糕的状况就是透析或者移植手术,而且我们很可能没有孩子,现在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延缓病情恶化的速度。

出了医院,我们呆呆地站在热辣辣的阳光下沉默了很久,他刚迎来而立之年,刚换了一份满意的工作,正准备为我们的未来大展拳脚。

他消沉了。原来宽厚温和的人开始变得敏感脆弱。

我的一些朋友劝我离开他,另觅良配结婚生子。我再次求问神,但是我深知这婚姻是神为我安排的,我相信神从不做错事,并且我的一生都在他的手中……

目前,先生一直在吃药中,精神状态已经恢复如初,近几次体检数值也都很稳定。历经波折,我们变得更加默契,少了争执,多了体贴和珍惜。

尾声

我的人生还在继续,我的故事还在更新。我不知道未来会如何,无论顺遂或坎坷,幸福或哀恸,我想我都不会再绝望,因为我知道并且真真实实经历了:

“耶和华是我的避难所,是我的山寨,是我的神,是我所倚靠的。他必救我脱离捕鸟人的网罗,和毒害的瘟疫。他必用自己的翎毛遮蔽我。我要投靠在他的翅膀底下……”(参诗91:2-4)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