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讲道讲章 > 研经释经 >

得救与信心——神仆以利沙系列之七

王下5:1-19

在以色列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神却为那个世代造就了一对完美搭档的伟大先知——烈火先知以利亚和恩慈先知以利沙。在以利亚被接升天时,以利沙祈求说,“愿感动你的灵加倍地感动我!”神就信实地为他成就,以利沙所行的神迹果然是他师傅以利亚的两倍。

但在新约圣经中,以利亚的名字被提到三十次,而以利沙的名字只有一次,是主耶稣自己提到的。“先知以利沙的时候,以色列中有许多长大麻疯的。但内中除了叙利亚国的乃缦,没有一个得洁净的。”(路4:27)

新约圣经仅有提到以利沙的这一次,在以利沙众多神迹中,主耶稣单单提起乃缦大麻风得医治,可见这个神迹的意义非同一般。

乃缦何许人也?

“亚兰王的元帅乃缦在他主人面前为尊为大,因耶和华曾借他使亚兰人得胜。他又是大能的勇士。”(王下5:1)

乃缦是亚兰国中的元帅,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因此他有身份、有地位、有权势、有财富,又有能力,圣经提到他打过胜仗。所以乃缦可谓是位高权重、成就非凡、家财万贯。这样真真的高富帅,有资本傲视众生、受人追捧、独享殊荣!

然而,在这节经文的末尾,圣经有几个字的转折——“只是长了大麻风。”(王下5:1)

麻风病是一种传染病,其主要症状是病菌侵润末梢神经引起组织的糜烂、坏死、脱落,常常导致病人面目全非、相貌丑陋无比。随着最终全身各组织的扩散侵害,导致病人慢慢死去,如同死囚判了死罪的缓期执行。

在摩西律法中,麻风病被认为是不洁净,人们唯恐避之不及,因此麻风又是罪污的代名词。“身上有长大麻疯灾病的,他的衣服要撕裂,也要蓬头散发,蒙着上唇,喊叫说,不洁净了,不洁净了。”(利13:45)

乃缦具备几乎所有的风光外表,“只是长了大麻风。”

“只是”英文翻译“but,”这小小的一个字“but,”有太强的杀伤性——乃缦拥有的这一切荣耀和威风,只因这个小小的“but,”就全部完结了。

先前曾有亚兰军队出去袭击以色列,从以色列国掳来一个小女子(Young girl),这个小女孩被带到乃缦的家里,她就服事乃缦的妻子。

有一天她对主母说,“巴不得我主人去见撒玛利亚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麻疯。”(王下5:3)

这个被掳来的以色列小女孩很是了不起,她配得专门一篇讲章来讲论她的品格。一个被掳的弱小女子,被强行拆散离开亲人、家乡和祖国被掳到外邦,做奴仆做侍女,服侍掳掠她的人。按照常理,她本该是满怀苦毒、满怀仇恨。如今仇敌得了大麻风,岂非正是心中暗自拍手称快,“乃缦长了大麻风?活该!”

然而,她拒绝苦毒和怨恨,反而对自己的主母说,“巴不得我主人去见撒玛利亚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麻疯。”

这个小女孩用自己的行动活出了新约圣经中主耶稣的教导,“你们听见有话说,‘当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太5:43-44)

一个有神的人,他/她的生命就是与众不同。这个小女孩的身份,是被掳到外邦的奴隶;然而,因着她所信的神,她内心享受着完全的自由。

乃缦进去见亚兰王,告诉王那个以色列小女子所说的话。“亚兰王说,‘你可以去,我也达信于以色列王。’”(王下5:5)

“于是乃缦带银子十他连得,金子六千舍客勒,衣裳十套,就去了。且带信给以色列王,信上说,‘我打发臣仆乃缦去见你,你接到这信,就要治好他的大麻疯。’”(王下5:5-6)

乃缦和亚兰王都是政治人物,惯于用政治手段解决问题。乃缦进去见王,王达信于以色列王。他们认为以色列的先知必定听从以色列王的吩咐;又想当然地认为先知为人治病,也必定喜悦人送他礼物作为回报。

于是,乃缦便怀揣亚兰王达于以色列王的书信,又有车马和随从带着厚重的礼物,浩浩荡荡地去见以色列王与先知以利沙。

然而,乃缦和亚兰王哪里知道,耶和华的先知,只绝对听命于他们所事奉的万王之王耶和华神,他们对于世人趋之若鹜的权势和财富,压根儿是不屑一顾!

先知的属灵权柄和人格魅力,也正在乎于此!今日耶和华神的仆人,若要得着属灵的权柄,也必当如此!

顺便提一下,乃缦被给先知以利沙送去多少礼物?

“乃缦带银子十他连得,金子六千舍客勒,衣裳十套。”(王下5:5)

换算成今天大家熟悉的重量单位,就是银子大约750磅(340公斤),金子150磅(69公斤),外加衣服十套。

权且衣服忽略不计,单是金子银子,按现在市场价格,价值几许?少说三百万美金!所以,说乃缦家财万贯,那真是名副其实,丝毫没有夸张。

这个数目,在今天看来都是个天文数字,何况三四千年以前呢!更不用说,那时以色列常常遭遇饥荒,先知以利沙招待先知门徒,只能用一兜儿野瓜煮了为先知门徒熬汤充饥,这么个数目的金银该有多大的吸引力啊!

然而,根据圣经记载,先知以利沙对乃缦带来的重金大礼,却是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一眼!

以色列王见信后的反应如何呢?

“以色列王看了信就撕裂衣服,说,‘我岂是神,能使人死使人活呢?这人竟打发人来,叫我治好他的大麻疯。你们看一看,这人何以寻隙攻击我呢?’”(王下5:7)

以色列王软弱无能又属灵眼瞎,他把亚兰王的书信看做是无故找茬的借口、寻隙攻击的战书!这本是以色列与亚兰国修好和睦的最佳机会,但以色列王只会撕裂衣服、怨声哀嚎,全然辜负神让祂的子民以色列成为祭司国度的初衷。

瞎眼的以色列王成为这段圣经记载中属灵光景最差的一个,连外邦亚兰王也不如,何等的讽刺!

“神人以利沙听见以色列王撕裂衣服,就打发人去见王,说,‘你为什么撕了衣服呢?可使那人到我这里来,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了。’”(王下5:8)

你会问,以色列王撕裂衣服,先知以利沙又不在场,他是怎么知道的呢?朋友,有什么事能瞒过先知呢?或者说,有什么是先知所事奉的神不知道的呢?

于是,乃缦浩浩荡荡的送礼队伍,他的车马随从,便掉头来到先知以利沙的住处。与以色列王的皇宫相比,以利沙的住处大概只能算是一间茅草屋。

乃缦和他的大队随从到了以利沙的住处便站在门前,必是有人进前去通报,亚兰国的元帅乃缦到了。

乃缦满心期待先知以利沙必然会亲自出来迎接,对他带来的重金礼物大加赞赏一番,然后站着求告他神的名,在患病之上摇手祷告,医治他的病。

谁知以利沙根本就没有露面,只打发一个仆人出来对乃缦说,“你去在约旦河中沐浴七回,你的肉就必复原,而得洁净。”(王下5:10)

“乃缦却发怒走了。”(王下5:11)

凭心而论,就乃缦的身份地位而言,他所得到的“待遇”的确有点“委屈”和“怠慢”了。

2015年中国领导人访美,而早前罗马教皇方济各也刚刚踏上美国进行所谓的世纪访问,其前呼后拥的风头远远盖过中国领导人的访问,有人怀疑这是美国方面故意如此安排,让国人甚至在美华人都感觉甚是不爽。

一年之后G20峰会在中国杭州召开,美国总统走下空军一号短短的金属阶梯,并没有红地毯迎接,缺失美国总统应有的接待规格,于是便有人认为这是对一年前中国领导人访美事件的回敬,让各国外交使节和新闻记者炒作不休。

人的天性看来古今中外都一个样!

难怪乃缦发怒,因为他骄傲的自尊备受打击。不仅是他在仆人面前威风扫地,而且以利沙使者的话尤其让他无法忍受:“你去在约旦河中沐浴七回,你的肉就必复原,而得洁净。”(王下5:10)

什么?在约旦河中沐浴七回?“大马色的河亚罢拿和法珥法,岂不比以色列的一切水更好吗?我在那里沐浴不得洁净吗?”(王下5:12)

无怪乎乃缦要“气忿忿地转身去了,”(王下5:12)因为他已经有他预先设定的医治方法,而如今先知以利沙的方式与他自己所想的,是如此的大相径庭,以至于他认为以利沙打发仆人所说医治的话,简直荒唐可笑,根本就是儿戏,是对他智力的侮辱!

如果乃缦就这样气忿忿地走了,他该错过怎样的福分,幸亏他身边有一个智慧的仆人。

“他的仆人进前来,对他说,‘我父啊,先知若吩咐你作一件大事,你岂不作吗?何况说你去沐浴而得洁净呢?’”(王下5:13)

乃缦的仆人,像前面提到的以色列的小女子一样,这是一个地位低微之人却具有高深见识的又一实例!

这个仆人真的有见识,“先知吩咐你作一件大事,你岂不作吗?”在这个仆人看来,先知所说的话,比王的命令一点儿也不逊色,甚至还需要你更加敬重几分。更何况,先知的吩咐,是要你沐浴而得洁净呢?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到展现,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主也是这样命定,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林前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