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讲道讲章 > 综合讲章 >

惟有那无故行奸诈的,必要羞愧。

【诗25:3】 凡等候你的必不羞愧。惟有那无故行奸诈的,必要羞愧。

敬畏神的人,结局必定不致羞愧。但是,过程却是常常会有羞愧。而恶人呢,刚好相反。恶人是结局,是必定羞愧,但是,过程却是常常占尽便宜,得着荣耀。

恶人为什么要作恶,不就是为了赚便宜吗?他们耍手腕、设计谋、假冒伪善。这节经文特别提到行奸诈的人,必定羞愧。

一看到‘奸诈’这个词,我们都知道这是一个贬义词。这样的人,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坏人。奸诈的意思就是狡猾、诡诈、心口不一。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诡诈的,这是与生俱来的本性。奸诈的反义词,就是正直,圣经告诉我们,正直的人,极其稀少,在一千个人里面,也难寻其一。

诡诈里面包含伪装,是属于黑暗的。我们基督徒是光明的子女,应该结出的是光明的果子。

但是,为了适应在这个世界上生活,许多人都学会了圆滑,虽然人人都知道正直是对的,但是,也都知道正直的人,一定会吃亏的,所以,许多人不得已就选择了弯曲、圆滑。诡诈,往往都是不知不觉的出来了。我如果说‘我们都是诡诈的’,我们或许不肯承认。但是,将来在审判台前交账的时候,我们就知道自己在多少事情上行诡诈了。

施洗的约翰是一位正直的人,耶稣说,他不是风吹动的芦苇。他不管在他面前的是什么人,全部都一视同仁,公平公义的对待。对待普通老百姓,他是这么说。对待兵丁,他也是这么说。对待宗教领袖,他还是这么说。就算面对君王,他还是这么说。

这句话说说容易,我们试一试就知道了,太不容易做到了。我们习惯了见风使舵、阿谀奉承了。说违心的话,说得跟真的似的。我们也常常助纣为虐,帮着有权势的人说话,因为这样做,会对我们有利。奸诈的人,不但在教外有,在教内也是随处可见。行诡诈的人,到哪里都吃得开,左右逢源,大家都喜欢。

当今的教会与世界几乎快要差不多了,有时候在某些方面,教会还不如世界呢。因为在世界上,作恶犯罪会受到舆论谴责,或被法律制裁。但是,在教会中,作恶犯罪的风险更低,他们还可以引用圣经为自己当护身符。拿所谓的个人启示、异象,当尚方宝剑。以神的名义,对那些想指出他们犯罪的人实施严重的恐吓,使会众敢怒不敢言。

有些教内的恶人,因贪污巨款、因奸淫妇女,最后是被正府部门抓起来,判了刑了。就算到了此时,还会有些人跑出来袒护说:“他是神的受膏者,谁论断他,谁就有罪”,或说“大家都是罪人,除了耶稣,谁也没有资格定他的罪”。

基督徒要是耍起诡诈来,更棘手。因为他们总能为自己找到冠冕堂皇的圣经依据。但是,无论人如何巧舌如簧,唯有正直的人,会得到神的赐福,行奸诈的人,最后必定羞愧。

这篇诗的作者大卫,就是一位正直的人。与他相对应的扫罗,就是一位奸诈者。大卫并没有做错过什么,扫罗因为嫉妒,与大卫为敌。但是,为什么全国人民,也都与大卫为敌呢?那是因为扫罗奸诈的计谋。

扫罗人很聪明,有很多手腕。比如有一次:【撒上22:7-9】就对左右侍立的臣仆说:“便雅悯人哪,你们要听我的话。耶西的儿子能将田地和葡萄园赐给你们各人吗?能立你们各人作千夫长百夫长吗?你们竟都结党害我。我的儿子与耶西的儿子结盟的时候,无人告诉我。我的儿子挑唆我的臣子谋害我,就如今日的光景,也无人告诉我,为我忧虑”。那时以东人多益站在扫罗的臣仆中,对他说:“我曾看见耶西的儿子到了挪伯,亚希突的儿子亚希米勒那里……”。

从这段经文中,我们就能看到扫罗的诡计很多。

“便雅悯人呢”:这是扫罗在建立关系、拉近关系,靠关系笼络人心。从这句经文中,我们还可以看出,扫罗使用人,都是便雅悯人,也就是,用他自己的人。这样就非常容易取得众人的支持。扫罗不是用人唯贤,而是用人唯亲,搞裙带关系。

“耶西的儿子能……吗”:扫罗拿利益引诱人。凭借自己在台上,掌握着国家的资源的便利,用公共资源做人情,引诱人支持他。意思是说,谁听我的话,我就给你们田地和葡萄园,我就立那人作百夫长、千夫长。

“你们竟都结党害我……”:这是无端的猜忌。很多头脑聪明的人,常常还真能蒙对一些事情。一旦蒙对了,就会令很多人害怕,以为‘哇,这个人灵性真不得了,连我暗中做的事,他也能知道,肯定是神告诉他的’。

其实,扫罗哪有什么灵性啊,鬼性还差不多,就是头脑聪明瞎猜罢了。有些内容猜对了,比如,他儿子约拿单确实是与大卫结盟了,虽然结盟时,没有别人在场,但是还是被扫罗猜到了。除此以外,别的都猜错了,并没有其他人与大卫结党要害他,约拿单也从没有挑唆过扫罗的臣子,谋害扫罗。

“…害我,…谋害我,…也无人告诉我,为我忧虑”:这是扫罗大打悲情牌。明明是大卫在遭受他的迫害,他现在反倒让大家以为自己很可怜,被人孤立,被大卫迫害似的。

这段看似扫罗随意说的话,其实都是经过了他精心设计的。看似义正言辞,其实,却是在颠倒是非。

我们作为旁观者,看着可能都会非常生气,觉得扫罗你怎么能这样造谣啊!但是,当时在现场听这段话的人,可都以为这是真的了。所以,本来以东人多益,知道祭司给大卫陈设饼的事,并没有主动向扫罗汇报。但是,当扫罗说完这番话之后,他就把这事举报出来了。

我们不知道,他是被扫罗打的悲情牌触动了;还是觉得别人大家都结盟害扫罗,我得帮他一把;还是希望能从扫罗这里获得一些实惠好处。总之,扫罗说的这段话,在多益身上确实凑效了。

我们可以想象,扫罗长期的这样大会小会开着,不断给众人灌输大卫是坏人的思想,日子久了,很多人就渐渐的真的恨恶大卫了。这样的事,在世界上到处都是。

如果大卫和扫罗的故事,不是发生一个被神治理的国度里,像大卫这样的人,就真的被像扫罗这样的人害了。但是,令我们十分得安慰的是,在神的国度里,神掌握着最终的结局。奸诈的人,无论计谋设计的多么高明,最终自己必要羞愧,所以,尽管大卫始终不伤害扫罗,但是,扫罗末了还是被非利士人人打伤,最后他卧刀自杀了。

扫罗不仅结局痛苦,即使是他在没死之前,在王宫里吃香的喝辣的时,许多人或许以为那段日子他还是活得挺快乐的。其实,不然。在王宫里的日子,他肯定也活的很痛苦,因为他一天到晚,疑神疑鬼的瞎猜忌,他也是吃不好、睡不好,总想着是不是谁又与大卫联合要害我了,还常常被鬼附。

而正直的人,无论中间有多少苦痛艰险,但是,最终必要得荣耀,大卫最终成了合神心意的人,荣耀的君王。

“必要羞愧”,这是给追求虚浮荣耀的人的最恰当的审判。撒但是因骄傲,想与神同等才堕落为魔鬼的,神对它的审判,不是简单的将其消灭,而是先让它受尽羞辱,最后再将它永远丢进火湖里。

今天,骄傲的毒素已经进入到每个罪人的里面。我们一生下来,就是带着骄傲的本性来到这个世界上。所以,基督徒要特别留意对付自己的骄傲,不要贪图虚浮的荣耀。贪图虚浮荣耀的人,最容易行奸诈的事,那么最后等候他们的审判,也将是——必要羞愧。

【腓2:3】凡事不可结党,不可贪图虚浮的荣耀。只要存心谦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

不可贪图虚浮的荣耀,不单是指在世事上。在神的工作上,照样可能有人会贪图虚浮的荣耀。在世上,贪图虚浮的荣耀还稍微容易被看出来。在神的工作上,贪图虚浮的荣耀,却不容易看出来,所以,在神家的工作上贪图虚浮荣耀的现象非常多。

比如,近几十年在全球兴起的一股建设超大型教会的运动,攀比建高大漂亮的教堂,追求聚会人数的破纪录。

有一次,我与一位一生服事主的老前辈,交通到目前从国际到国内这种追求建立超大型教会的问题,询问他的看法。他就坦诚地说,你只要留意观察,就能发现一个现象,一间间超大型教会的领袖纷纷,不断因曝出这样那样的丑闻而跌倒,还有更多的大型教会的丑闻,虽然没有见诸报端,但是,私底下也是传的沸沸扬扬,也常有质疑的声音传出。

大家知道去年韩国基督教界,曝出一条巨大的丑闻,震惊世界。一直号称“世界第一”的韩国纯福音教会的领袖赵某,因侵占教会巨款(合八千多万人民币)而被韩国政府判刑的事。后因其年龄问题,以及认罪态度较好,被判了缓刑。

很多人刚看到这条新闻时,甚至都不敢相信这条新闻是真的,有人说:“他如果一直多年都在暗中犯罪,那神为什么还那么使用他?神为什么不审判他,到底有没有神”?这也让一些弟兄姊妹进而怀疑:其他那些还没有跌倒的讲道人,他们到底是凭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讲道,还是神真的在使用他们?搞得很多人内心软弱、混乱、猜忌,对神的话也产生了疑惑。唐牧师给这类事情,新创了个便于记忆的名称,称为‘撒但的投资’。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位赵某凭借过去积累的人气,以及多年属灵奴化教育(所谓的顺服传道人理论)的结果,竟然在自己丑闻曝光后,仍能站在主日讲台上继续忽悠会众,说:神又启示他了,还要让他再继续服事二十年。他这么一说,谁还敢不服从“神”的最高指示呀。追求超大型教会,可以极大的满足工人与会众的虚荣心,并且超大也可以把自己抬得更高。就像是一座金字塔,底面积越增大,塔尖自动就会越升高。

贪图虚浮荣耀的人,他们工作也可以做得非常殷勤,但是,神不会记念他们所作的工。他们有可能连自己都给欺骗了,他们的事奉动机不再是真实的为着神,而是变成了经营自己的事业,建设自己的王国。

凡是看到聚会的人多,就觉得自己‘圣灵充满’的,人少就觉得自己‘事奉无力’的人,要小心啦,自己可能已经变成贪图虚浮荣耀的人啦。其实,这不是圣灵充满,而是肉体充满。

祷告时,听见会众回应的“阿们”声响亮,自己祷告的就越喊越带劲;如果会众回应的无力,自己也就像泄了气的皮球的人,要小心啦,自己可能就是贪图虚浮荣耀的人啦。真正的圣灵充满,不是从会众的反馈如何中产生的,而是从神那里直接赐下来的。

一个贪图虚浮荣耀的人,工作做的小,倒是一件好事。因为一旦做大了,自己私欲就会愈发的膨胀,就会产生更多的罪,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危险,也会给会众造成很大的亏损。

乌西雅王是一位好王,神赐福他,使他做王时,犹大国富民强。但是,当他拥有这一切的地位荣耀时,竟然心中起了骄傲,以为自己很了不起,竟然要去作烧香的事。按照律法规定,烧香只能是由祭司来作的,这不是君王能作的事。但是,他是王,他有政治大权,别人谁也拦不住他。最后,遭致神的愤怒。神当即惩罚了他,使他的额上立刻生出了大麻风,直到他死的日子,都没好。

【代下26:16-21】他既强盛,就心高气傲,以致行事邪僻,干犯耶和华他的神,进耶和华的殿,要在香坛上烧香。祭司亚撒利雅率领耶和华勇敢的祭司八十人,跟随他进去。他们就阻挡乌西雅王,对他说,乌西雅阿,给耶和华烧香不是你的事,乃是亚伦子孙承接圣职祭司的事。你出圣殿吧。因为你犯了罪。你行这事,耶和华神必不使你得荣耀。乌西雅就发怒,手拿香炉要烧香。他向祭司发怒的时候,在耶和华殿中香坛旁众祭司面前,额上忽然发出大麻疯。大祭司亚撒利雅和众祭司观看,见他额上发出大麻疯,就催他出殿。他自己也急速出去,因为耶和华降灾与他。乌西雅王长大麻疯直到死日,因此住在别的宫里,与耶和华的殿隔绝。

信神的路,有两条。一条是走外面的道路,外面作犹太人。这些人也守律法、也受割礼、也会祷告、也常禁食,教堂高大漂亮,聚会花样百出……有。他们做工也都非常积极,但是,他们追求的就是外面的荣耀,要的就是轰轰烈烈、红红火火的效果,要的就是得到大家的称赞。

另一条是走里面的道路,该有的信仰生活,他们也都会有,但是,他们追求的不是外表的仪文,而是在乎灵、在乎生命。

保罗也说过,有这么两类人。【腓1:15】有的传基督,是出于嫉妒分争。也有的是出于好意。那些以嫉妒分争为动机作工的人,一定也会非常积极。至于动机如何,别人又看不见,只看见他们作工很积极,哪知道他们并不诚实。只看见他很爱弟兄姊妹,来看望你,来为你祷告,哪知道他们是通过对你的‘爱’,要把你爱到他的团体里去。如果后来你去了另一间教会,他们可能就会立刻把你看做敌人,先前的爱,一眨眼全都没有了,见了面,连个招呼都不和你打了。

贪图虚浮荣耀的事例(简略):

1.押沙龙的头发很长很美,原本女人有长头发,这是她的荣耀,男人不应该留这么长的头发,这是虚荣。可是,押沙龙的头发很重,每到年底他剪一次头发。所剪下来的,用秤称一称,重二百舍客勒。最后,押沙龙就是死在他漂亮的头发上。

2.以利总是贪恋自己的位子,这也是贪图虚浮的荣耀。经文提到以利时,常常和他的位子连在一起。比如:【撒上1:9】祭司以利在耶和华殿的门框旁边,坐在自己的位上。【撒上4:13】到了的时候,以利正在道旁坐在自己的位上观望。【撒上4:18】他一提神的约柜,以利就从他的位上往后跌倒,在门旁折断颈项而死。

以利贪恋自己的位子,最后他就是死在他自己的位子上。今天,很多教会同工、教会领袖就像以利一样,太在乎自己的位子了,屁股始终不离开自己的位子,生怕被别人夺了他的位子似的。

其实,在神家里,“领袖”这个名词,本不该被使用,免得他们以为自己就是头了,也免得别人把他们看为头了。

在圣经中,领袖这个名词,不是属灵的,而是属世的。仅在旧约圣经中,偶有出现,都是指着某些人的政治身份,比如,君王,或首领。

在神家里,受托照管群羊的人,不是领导,是仆人。神的家与世界刚好相反,在世界上,都是坐席的人为大,伺候人的人为小。但是,在神家里,是伺候人的人为大。

现在,很多教会治理的人,都变成了领导班子,一说起话了,打着十足的官腔。在三自系统里,这种情形尤其的明显。我们如果明白自己是作仆人的,只会默默无闻的竭力多作主工,为群羊留下美好的榜样。做牧人的,不是不可以责备人,只是要按照圣经的要求责备罪,而不是责备那些不听我的话的人,不顺服我的人。

人真是很奇怪的,有时候,你辖制他,他倒因着出于对你的惧怕而尊重你,顺服你。如果你不辖制他,而是像仆人一样伺候他,他反倒不尊重你,甚至还会欺负你。摩西是一位很好的仆人。在神家里尽忠,但是,谁都可以欺负摩西。大坍、亚比兰欺负他,二百五十位长老欺负他,百姓欺负他,连他的姐姐哥哥也欺负他。摩西从来都不去反制他们,只是在神面前俯伏祷告交托神。摩西为人极其谦和,每一次神都会站在摩西一边,管教那些欺负他的人。

还有保罗也是一位好仆人,从来不辖制人,总是给群羊做榜样。所以,别人也不尊重他。那些假使徒处处辖制人,弟兄姊妹却对他们言听计从。【林后11:20】假若有人强你们作奴仆,或侵吞你们,或掳掠你们,或悔慢你们,或打你们的脸,你们都能忍耐他。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到展现,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主也是这样命定,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林前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