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讲道讲章 > 综合讲章 >

马利亚膏主

经文:约12:1~11;可14:3~9

伯大尼的马利亚用香膏膏主的事,在马太、马可、约翰写的三部福音书里都有记载。因为这是上好的奉献,极宝贵的奉献,完全彻底的奉献,故被主耶稣誉为“是一件美事”,并且高度评价说:“我实在告诉你们:普天之下,无论在什么地方传这福音,也要述说这女人所作的以为纪念”(可14:9)。主耶稣要我们无论在什么地方传扬基督福音的同时,“也要述说这女人所作的以为纪念”。究竟应该“纪念”什么呢?

一、纪念她一颗温柔、安静、谦卑的心

经上三次提到伯大尼的马利亚,也同时三次提到耶稣的脚,这是很耐人寻味的。第一次是马大初次接待主时,马利亚安静地“在耶稣脚前坐着听他的道”(路10:39);第二次是主来伯大尼叫拉撒路从死里复活之前,马利亚前往迎接主耶稣时“就俯伏在他脚前”(约11:32);第三次是在西门摆设筵席的屋里,马利亚跪在耶稣的脚前用香膏膏主(参约12:3)。我所以说她是跪在主耶稣脚前,是因着她对主一贯的虔敬之心而言;再者,也只有跪着才便于将头发披撒下来擦耶稣的脚。上述三次提及马利亚的地方,也三次提及耶稣的脚,这充分说明,马利亚有着一颗温柔、安静、谦卑的心,这是主耶稣要我们纪念的一个方面,也是要我们学习的。主说:“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太11:29)。又说:“温柔的人有福了”(太5:5)。经上还说:“又要立志作安静人”(帖前4:11)。马利亚就是一个谦卑的人,温柔的人和安静的人。

正因为马利亚有颗温柔、谦卑的心,愿意安静在主的脚前,聆听主的真道,主的话语就像久旱的甘露,点点滴滴都渗到了她的心灵深处。她对主的话语不但听懂了,而且领会了,主的心意被她摸着了。此前,主对门徒曾三次预言将要在耶路撒冷受害(参可8:31~33,9:30-32,10:32~34),十二个门徒不但没有听懂,彼得甚至还出言拦阻;然而奇妙的是,主耶稣的话却让这位温柔、谦卑、安静的农家女子听懂了。她不但听懂了,并且为主的即将受死及早作了预备。以致当逾越节即将来临,马利亚见到这位“神的羔羊”即将被杀之时,就抓住时机,及时献上预备已久的真哪哒香膏。主是察看人肺腑心肠的,一眼就看清了她美好的动机,并且一语道破:“她是为我安葬的事,把香膏预先浇在我身上”(可14:8)。因此,当主耶稣钉十字架时,十字架下没有这位伯大尼的马利亚,因为她为自己心爱的主已经预先行了浇奠礼。后来,当尼哥底母带着一百斤香料裹主,抹大拉的马利亚和其他妇女拿着香膏去坟墓膏主时,为时都已晚了;相比之下,怎比得伯大尼的马利亚在主还活着的时候,抓住时机用香膏膏主,使正处“忧愁”之中的主耶稣更得安慰呢?

这使我们想到,每当我们聚会听道的时候,多么需要一颗温柔、谦卑的心,安静在主的脚前,聆听主的话语。“因为神不是叫人混乱,乃是叫人安静”(林前14:33)。常见有些人在聚会时瞌睡、打盹,或者随意走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不但自己不认真听,还影响和妨碍别人。只有敞开心灵,安静听道,圣灵才能动工,神的话语才能藉着圣灵的能力字字句句刻在我们的心版上,使我们一生受益。

马利亚的温柔和谦卑,还表现在对待少数人对她膏主之举的非议上。因为这些人不仅用言语“难为”她,并且向她“生气”。面对这不公平的对待,马利亚默然无语,不急躁不动怒,不为自己申辩,安静在主的脚前,听凭主的裁断。她相信:公义的主必会为她作出公正的评判。果然,我们的主说话了,她对马利亚的举动作出了高度的、美好的评价。我们在侍奉中也常常因着某件事不被人理解或被误解,以致招来不应有的批评和指责时,我们往往是只能任劳不能任怨,一点委屈也受不得,到处向人诉苦、辩屈。经上说,“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因为经上记着说:“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马利亚在这方面的温柔和谦卑,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再者,温柔安静的心,也是每个基督徒尤其是主内姊妹作人的美德。经上说:“你们不要以外面的辫头发、戴金饰、穿美衣为妆饰,只要以里面存着长久温柔、安静的心为妆饰,这在神面前是极宝贵的。因为古时仰赖神的圣洁妇人,正是以此为妆饰”(彼前3:3-5)。这段经文反映了两种不同的审美观。世人以外面的东西,附加的东西为妆饰,并以为美;而主内姊妹则应追求里面的东西即“长久温柔、安静的心为妆饰。”经上并且说:“这在神面前是极宝贵的。”既然如此,这段经文应给当代那些一味追求流行发型(包括美容)、佩带金饰和穿着时髦的服装的主内姊妹引为鉴戒,因为所有这些并不是神所看为重要的。

再则,温柔和安静的反面就是粗暴和混乱。常见有的基督徒家庭因为有了一两个性情暴躁、争吵使气的人,常常弄得家无宁日。“宁可住在房顶的角上,不在宽阔的房屋与争吵的妇人同住”(箴21:9,25:24),“宁可住在旷野,不与争吵使气的妇人同住”(箴21:19)。在基督徒家庭出现这种情况,最使神的名受亏损,这应为基督徒家庭、尤其是主内姊妹所鉴戒。

二、纪念她尽力的、宝贵的、完全彻底的奉献

马利亚用香膏膏主本是一件“美事”,但是,门徒中“有几个人心里很不喜悦。说:何用这样枉费香膏呢?”(可14:4)而贪婪成性、精于算计的加略人犹大,则一眼看出这瓶香膏的代价,假惺惺地说,“这香膏为什么不卖三十两银子周济穷人呢?”你听,说得多好听,简直是一位慈善家!那些“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的人,总是要打着一块美丽的招牌,以掩饰他们的卑鄙用心。但经上马上揭穿说:“他说这话,并不是挂念穷人,乃因他是个贼,又带着钱囊,常取其中所存的”(约12:6)。

透过对这瓶香膏的不同态度,让我们看到两种截然不同的价值观:在少数几个门徒眼里,这瓶香膏浇在主的身上是“枉费”了,糟蹋了,可惜了。而在犹大的眼里,主耶稣连三十两银子也不值。因为他卖主耶稣时只用三十块钱就成交了。三十块钱在摩西律法中相当于一个奴隶的身价(参出21:32)。这就是说,在犹大看来,主耶稣的价值也只等于一个奴隶而已,哪里配得上享用这价值三十两银子的香膏呢?这是犹大对耶稣的价值观,也是今天许多人看待耶稣的价值观。

然而,在爱主的马利亚的眼中,她对主耶稣却是另一种价值观,一种全新的、属灵的、属天的价值观。马利亚和她大姐马大有一样的认信:“主啊,是的,你是基督,是神的儿子。”是创造天地的主,是救赎的主,是自有永有的主,其价值是世界上任何物质都无法比拟的,是没有任何数字可以计算的。在这样一位即将以自己无罪之身代替自己有罪之身的救主面前,马利亚觉得不管献上自己任何最宝贵的东西,哪怕献上自己的生命,也难以表达自己感激之情、敬爱之心的万分之一,因此,她拿出自己积蓄已久、珍藏已久的极贵的真哪哒香膏,浇在主的身上。真哪哒香膏是由东印度一种稀有植物的根茎提炼出来的芳香油膏,甚为昂贵,每瓶价值三十两银子。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人一年的工价。马利亚作为一个农家女子,要购买这样一瓶香膏,谈何容易!可以想象,她要省吃俭用,节衣缩食,不知积攒了多少个年日,才凑足这样一个庞大的数字买回来。然而,在她的爱主面前,她毫不吝惜地、完全地奉献上了。

膏抹是当时社会表示欢迎和尊敬的礼仪。按照马太、马可的记载,香膏是倒在主的头上;约翰的记载却是抹在耶稣的脚上。这并不矛盾,因为是既倒在头上也抹在脚上,只是各人记载的目的和侧重点不同。马太、马可侧重主耶稣是弥赛亚——基督——受膏者,浇在头上是君王,祭司和先知受膏方式;约翰则着重马利亚此举是“为我安葬之日存留的”(约12:7),因而记了抹脚。更难能可贵的是,“马利亚又用自己头发去擦”,“头发是女人的荣耀”(参林前11:15)。马利亚这样做,表现了她对主耶稣的特别尊敬。她认为,国度、权柄、荣耀都是主的,一切荣耀应当归于三位一体的真神。因此,她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荣耀放在耶稣的脚前,只要主得荣耀,得安慰,她的一切所有都愿意为主献上。

以上两种不同的价值观,使我们想起当今也有一些人,认为花在主身上和教会身上的代价是“枉费”了,因而表示可惜。比如献身侍主,金钱奉献、财物支持等等。然而我们却认为,即使献上自己的整个身心也难以报答救主宏恩的万分之一,更何况一点点时间、金钱、才干呢?只要主得荣耀,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三、纪念马利亚的破碎之举

在马太、约翰的记载里,马利亚的香膏是从玉瓶里倒了出来的。似乎玉瓶是完整的,只是拧开盖子,让香膏有节制、有保留地往外倒,用多少倒多少。也就是说是有节制、有保留的奉献。而马可的记载是“打破玉瓶,把膏浇在耶稣的头上”(可14:3)。犹太人盛装上等香膏用的是玉瓶,瓶口有一个像绿豆样大的瓶眼,用时握住瓶身稍微用力向前冲,让香膏从瓶眼里流出来。瓶子是原封的,打破瓶颈以后便不能回复原状,瓶里的香膏就得一次用完,这就意味着是完全彻底地奉献,除此之外,这一个“破”字,还让我们看到更为丰富的属灵含意。

经上把我们信主的人分作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罗马书》七章二十二节说:“因为按着我里面的意思(原文作“人”),我是喜欢神的律。”“里面的意思”原文是“里面的人”。《哥林多后书》四章十六节说:“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内心”就是里面的人,“外体”就是外面的人。这节经文照原文亦可译作:“外面的人虽然毁坏,里面的人却一天新似一天。”里面的人即新人,新造的人,是我们里面被圣灵点活过来的灵,是因信进入我们里面的那永生的生命,是属灵生命,是“香膏”所代表的;外面的人即老我,旧人,天然生命,是能感觉到和接触到的,包括我们自己的思想、意志和感情,还有我们的肉体。这是“玉瓶”所代表的。

一般情况下,外面的人总是顽强地表现自己,就像一瓶香膏,人们首先是看到玉瓶一样。里面的人要出来,必须冲破外面的人。香膏要出来,就要打破“玉瓶”,“玉瓶”不破碎,新人出不来,基督的馨香之气就发不出来。然而,这瓶是玉的,是值钱的,是积攒许多年日的钱买来的,因而是自己所宝贵的,爱惜的,十分欣赏的,甚至认为比香膏还值钱的,一般是舍不得破碎的。

今天教会的最大难处,不是圣灵不动工,而是完整的“玉瓶”太多,多少人在欣赏“玉瓶”,爱惜“玉瓶”。而瓶里所装的“香膏”,常常不是如马利亚那样的是满满的一斤,倒像撒勒法寡妇那样,“瓶里只有一点油”(王上17:12),而且不一定都是“真哪哒香膏”,常常是满了掺杂。这样,当这些完整的“玉瓶”走到一起的时候,相互之间总是碰得叮铛响,不是明争就是暗斗,就是“香膏”倒不出来,神的生命受束缚,受包围,受禁锢。

“玉瓶”的表现就是一切以自我为中心。一是“自有”,二是“自是”。“自有”:我比你有文化,有口才,有本事,有信心,有爱心,有热心,有恩赐,有能力……“自是”:自以为是,样样都是自己对,自己一贯是正确的。在他们所在的教会,不是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而是人意横行,我说了算;不是高举基督而是高举自我。在这些教会,骄傲自大有之,争权夺利有之,结党纷争有之,嫉妒论断有之……即使偶尔用力甩出一两滴香膏,就沾沾自喜,自我安慰,成为吹嘘的资本。就如有人偶然一次讲道稍有新意,不是归功于圣灵的光照,把荣耀归于神;而认为是自己有本事,比别人有恩赐,就认为自己是有“五千银子”的。这样的恩赐与天然生命并存的人要他打破“玉瓶”,不知要有多少的挣扎,多少的抗拒,多少的痛苦;然而,若不打破“玉瓶”,圣灵的工作是没有出路的。

这使我们看到,许多时候我们虽然在神的面前做了许多工作,却没有果效,问题在哪里?经上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亚4:6)。问题不在别人,不在环境,而是在于“玉瓶”没有破碎,外面的人没有受到对付,阻拦了圣灵的工作,使“香膏”出不来,神的生命出不来,香气也就不能外溢。因此,一个用心侍奉神的人,只有经过神的破碎,经过十字架的对付,才能成为神手中一个合用的器皿,作出卓有成效的侍奉。

怎样破碎?一是依靠神的话语:“因为出于神的话,没有一句不带能力的”(路1:37)。“神的道(话)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来4:12),二是藉着圣灵的光照;求圣灵在我们里面说话,给我们一个启示,一个感动,一点亮光,使我们看到自己的弱点,看到自己的亏欠和不足,并且藉着圣灵的能力,来对付那个弱点、亏欠和不足。三是神常常藉着环境(日常遇到的人和事)对我们行管教、磨炼、雕刻和造就,这是神使用得最多、也是常用的方法。经上说:“因为主所爱的,他必管教”(来12:6)。“凡结果子的,他就修理干净,使枝子结果子更多”(约15:2)。“管教”、“修理”就是破碎。破碎是痛苦的。因为“凡管教的事,当时不觉得快乐,反觉得愁苦,后来却为那经练过的人结出平安的果子,就是义”(来12:11)。

愿主常常破碎我们,一直破碎我们。

四、纪念这个雏形的模范教会

在马可、约翰记载的有关经文里,有三句话记了三个人,是有意义的:

1.“耶稣在伯大尼长大麻风的西门家里坐席的时候”(可14:3)。西门是一个知恩感恩的人。他的大麻风被洁净了以后,特地摆设筵席接待主耶稣和他的门徒。他不像《路加福音》十七章十一至十九节那九个忘恩负义的长大麻风被洁净了的人,而是像那个被洁净的撒玛利亚人,及时回来归荣耀于主。我们也都要做一个知恩感恩的基督徒,把荣耀归于主。

2.“马大伺候”(约12:2)。这使我们再一次看到马大那一双勤劳的手。这是在细致地叙述中插进来的四个字,十分宝贵。这是圣灵的启示和特意安排,是对马大殷勤侍奉的肯定,马大作为基督身体上的一个肢体,她就是发挥了“手”的功用,是身体上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也是其他肢体所不能代替的。试看今天教会里担任打扫的、弹琴的、管帐的、书写的、文印的等等同工,哪一个可以或缺呢?

3.“拉撒路也在那同耶稣坐席的人中”(约12:2)。拉撒路死了以后在坟墓里已有四天,主叫他从坟墓里出来,这是出于神的大能,他不出来也得出来,这是身不由己的,是被动的;然而,当西门摆设筵席邀请他作陪时,他既可以来也可以不来,这是由得自己的。因为当主叫他从死里复活以后,看到这神迹的犹太人“就多有信他的”(约11:45),以致“祭司长商议连拉撒路也要杀了”。当时他若是出席那次筵席是有生命危险的。但是,他为了归荣耀于主,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甘心情愿地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坐于席上,用自己复活的身体见证主的大能,以致“有好些犹太人为拉撒路的缘故,回去信了耶稣”(约12:11)。

这使我们看到,伯大尼这个村庄,具体说就是在西门所摆设的筵席上,其实就是一个教会的雏形,而且是一个模范教会。这个教会是建造在耶稣“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这样认信的根基上,这个筵席耶稣是坐首位的,这个教会耶稣是为首的。他是头,“全身都靠他联络得合式,百节各按各职,照着各体的功用”,互为肢体。马利亚将一颗心奉献给主;马大用一双勤劳的双手服侍主;拉撒路用自己复活的新生命见证主;西门用自己的财物接待主;十一个门徒跟随主;也有叛徒犹大贪心卖主。这也不足为怪。自古以来都是麦稗同长,只有到了收获的时候,麦稗自然分开,并且得到不同的结局。

感谢主,当我们再一次重温马利亚膏主的“美事”,我们对这位诚挚爱主,捧心献主的姊妹,生发了多少钦敬之情、仰慕之心。在今天的时代,求主格外施恩,为了他的福音广传,为了他的教会兴旺,恳求圣善的灵在我们身上动工,让我们都能像伯大尼的马利亚那样,都有一颗温柔、谦卑、安静的心,不断破碎自己,为主作出尽力的、宝贵的、完全彻底的奉献!阿们。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到展现,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主也是这样命定,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林前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