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讲道讲章 > 综合讲章 >

“我是世界的光”

经文:约8∶1-20

“耶稣又对众人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第12节里的这个“又”字,与《约翰福音》里的哪一段经文衔接呢?从《和合本》的上下文来看,显然是与这一章的1至11节衔接,但古代一些希腊文抄本缺少了这个故事,另一些抄本则把这个故事放在这卷福音书的其他位置,所以一些学者认为,这段文字并非出自使徒约翰之手。不过,也有一些学者指出,更早的希腊文抄本都记载了这个故事,只是后来的抄写者担心他们的妻子因为读过这个故事而不再坚守妇道,任意放纵情欲,便把这段文字悄悄地删去,以致后来的抄本就没了这个故事。多数学者认为,不论古代抄本是否记载这个故事,这段经文都肯定属于上帝的默示,肯定是《约翰福音》不可或缺的部分,但耶稣关于“我是世界的光”的宣讲是否由这个故事引起,大家没有一致的看法。一些学者认为,12节里的“又”字,应当与第7章所记载的耶稣在住棚节里的宣讲衔接。我不想评议学者们莫衷一是的争论,不论“我是世界的光”的宣讲是否与1至11节所记的故事有关,都不妨碍我们透过这个故事理解耶稣的宣讲。以下,我们就借着这个故事来解读“我是世界的光”。

一、照亮世界的光

耶稣说:“我是世界的光。”他在这里强调他与世界的关系——他的光可以照亮世界!朱熹的《朱子语类》里,记载了宋人对孔子的评价:“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意思是说:上天要是不使孔子出现,人类就将一直生活在黯淡无光的漫漫长夜。我们可以把这句话稍作改动,用以评价耶稣:“道不成肉身,万古长如夜!”马太·亨利(Matthew Henry)就曾说过类似的话:“如果没有太阳,世界将会变成黑暗的地牢!光是借着基督来到世上的(参约3∶19),若没有基督,世界上就是一片黑暗。”

“文士和法利赛人带着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来,叫她站在当中。就对耶稣说:‘夫子,这妇人是正行淫之时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文士和法利赛人的这个举动,把耶稣陷入到两种强烈的冲突之中。首先是犹太律法和罗马法律的冲突:根据犹太律法,这个女人应当“用石头打死”,但在罗马帝国的法律体系里,这样的行为构不成死罪。耶稣维护了犹太律法,就触犯了罗马法律;维护了罗马法律,就触犯了犹太律法。其次是恩典与律法的冲突:耶稣同意把女人打死,就损害了“税吏和罪人的朋友”(参路7∶34)的处世风格,与他所倡导的“恩典”不符;反对把女人打死,则会被文士和法利赛人指控,批评他公然触犯律法。不过,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伎俩,没有难住耶稣,他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的都出去了,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耶稣就直起腰来,对她说:‘妇人,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吗?’她说:‘主啊,没有。’耶稣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对于罪人,自古就有两种态度:要么放任,要么严惩,耶稣则超越了这两种态度,既不放任,也不严惩,他以怜悯和宽恕改变、更新罪人,所以他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坎伯·摩根(Campbell Morgan)在解释这段经文时,写下一段感人肺腑的文字:“他以他在迦拿以及在十字架上称呼他母亲的名称来称呼她,‘妇人!’每当这字从耶稣的口里说出的时候,总带着无限的温柔。哦,这真是奇中之奇,他竟称呼她为‘妇人’!那些离开的群众可能会以更粗野的字来说她。他们可能会称呼她为‘妓女’或‘贱货’,或更难听的字眼。但他说‘妇人’!”耶稣以其独特的态度为世界提供了对待罪人的新方式,所以说他是照亮世界的光!蒙主光照的罪人皆会脱去旧人、穿上新人,根本用不着法律的严惩!

雨果(Victor Hugo)的《悲惨世界》中,主人公冉阿让因为偷窃面包而判刑19年。出狱之后,他在无家可归的情况下,被米里哀主教收容,给他食物,留他住宿。可是,第一天晚上,冉阿让就偷走了教堂里的银器。当警察把抓获的冉阿让带到教堂,请主教辨认银器之时,主教却告诉警察,那些银器是他送给冉阿让的礼物。“怎么!那一对烛台,我也送给您了,那和其余的东西一样,都是银的,您可以变卖200法郎。您为什么没有把那对烛台和餐具一同带去呢?”“冉阿让,我的兄弟,您现在已不是恶一方面的人了,您是在善的一面了。我赎的是您的灵魂,我把它从黑暗的思想和自暴自弃的精神里救出来,交还给上帝。”米里哀主教的宽恕,彻底改变了冉阿让。杨腓力(Philip Yancey)评论道:“主教的举动无视于人报复的本性,发出的力量就此改变了冉阿让的一生。冉阿让如此直接敞露地经历了饶恕——尤其自己并没有悔意——融化了他灵魂中刚硬的戒备。”米里哀主教能够宽恕恩将仇报的冉阿让,是因为基督之光照亮了他的世界!真正认识“世界的光”,我们便也能宽恕罪人!

二、孕育生命的光

耶稣说:“跟从我的,……必要得着生命的光。”他在这里强调他与生命的关系——他的光可以孕育生命。《约翰福音》中,“生命”这个词反复出现,耶稣就曾当众宣告:“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参约10∶10)这一次,耶稣把“光”与“生命”联系在一起——接受“光”,就能得着他所赐予的与众不同的“生命”!对于这一点,巴克莱(William Barclay)如此解读:“正如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不会开花;我们的生命若不经耶稣的光照亮,也开不出恩典和美丽的花朵。”

对于“行淫时被拿的妇人”,我们知之甚少,但有一点非常确定,就是她是一个急需救恩的罪人。耶稣说:“无病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悔改,乃是召罪人悔改。”(参路5∶31-32)耶稣对这个犯罪的女人说出“我也不定你的罪,……从此不要再犯罪了”,其实就是以实际行动“召罪人悔改”!耶稣不定这个女人的罪,最根本的原因是要借此彰显他的救恩!威尔斯比(Warren W. Wiersbe)说:“我们不可错误地诠释这事件,以为耶稣‘宽容罪’,或对抗律法。耶稣赦免这妇人,是表示有一天,他要为她的罪舍命。”坎伯·摩根(Campbell Morgan)则说:“若是我们打开《罗马书》第8章来看,我们就能看出他的意思。‘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他把他自己和他救赎并赎罪的爱与苦难,置于她与她的罪之间。”《约翰福音》的作者没有直接告诉我们,这个女人是否接受了耶稣的呼召,是否得着了基督的救恩,但耶稣当时的宽恕和日后的舍己,为她获得救恩提供了可能,只要她真的愿意悔改!无论她的内心多么阴暗,无论她的行为多么邪恶,只要她愿意向基督敞开自己,她就会蒙主光照,获得全新的生命!保罗说:“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接受基督,这个女人的生命就会彻底改变!

作为“世界的光”,耶稣会使我们的生命发生两样变化:首先,耶稣要使我们的生命经历更新。保罗作见证说:“因一次的过犯,众人都被定罪;照样,因一次的义行,众人也就被称义得生命了。”(参罗5∶18)“你们已经脱去旧人和旧人的行为,穿上了新人,这新人在知识上渐渐更新,正如造他主的形像。”(参西3∶9-10)基督赐予我们新生命,我们就当心怀感恩,追求圣洁,用我们的新生命荣耀上帝,彼得提醒我们:“惟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上帝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你们从前算不得子民,现在却作了上帝的子民;从前未曾蒙怜恤,现在却蒙了怜恤。”(彼前2∶9-10)其次,耶稣要使我们的生命大放异彩。没有基督的人生,一定会有缺陷;蒙主光照的人生,一定十分精彩!冰心在题为《我+基督=?》的散文中这样说:“以西门的勇敢,渗在基督的爱里,便化合成了彼得,成了基督教的柱石。我要是渗在基督的爱里,又可得怎样的效果呢?”“春天来了,花儿都开了,叶儿都舒展了,浅绿深红,争妍斗艳的,各自发扬他的鲜明。——然而假若世界上没有光明来照耀他,反映到世人的眼里;任他怎样的鲜明,也看不出了,和枯花败叶,也没有分别了。”“世人也各有他特具的才能,发挥了出来,也是花卉般争妍斗艳,然而假如他的天才,不笼盖在基督的真光之下,然后再反映出来;结果只是枯寂,黯淡,不精神,无生意。也和走肉行尸没有分别。光是普照大千世界的,只在乎谁肯跟从他,谁愿做‘光明之子’。”不论是谁,只要愿意接受耶稣,他就一定能“得着生命的光”!

三、引导圣徒的光

耶稣说:“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他在这里强调他与追随者的关系——他的光可以引导圣徒。耶稣曾对门徒说:“人在白日走路,就不至跌倒,因为看见这世上的光;若在黑夜走路,就必跌倒,因为他没有光。”(约11∶9-10)耶稣深知世界的复杂,清楚人生的艰难,体恤世人的软弱,所以他要以他的光照亮我们的路程,引导我们的脚步。不论是谁,只要愿意“跟从”基督,他“就不在黑暗里走”,正如《箴言》所言:“义人的路好像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参箴4∶18)

《约翰福音》的作者告诉我们,“我是世界的光”,是耶稣向“众人”说的。联系上下文,我们可以确定,耶稣的听众包括他的门徒,也包括法利赛人。听过“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的应许,耶稣的门徒没有立即作出回应,但他们的确“跟从”了耶稣,所以他们经历到了“不在黑暗里走”的恩典!与门徒相比,法利赛人的回应实在让人气愤,耶稣话音刚落,他们就公然质疑他:“你是为自己作见证,你的见证不真。”接着,便是一阵针锋相对的辩论。法利赛人拒绝“跟从”耶稣,所以他们只能继续“在黑暗里走”!法利赛人以“分离者”(希伯来文中,“法利赛”就是“分离”的意思)自居,立志严格遵行律法,坚决远离世俗。可是,他们的自以为是和表里不一,把自己变成了“假冒为善”的伪君子,所以在耶稣看来,他们根本不是“分离者”,不过是一群“在黑暗里走”的乌合之众,急需及早“跟从”耶稣,尽快远离“黑暗”。可是,他们并不在意耶稣的呐喊!故此,约翰无奈地感慨:“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恶的便恨光,并不来就光,恐怕他的行为受责备;但行真理的必来就光,要显明他所行的是靠上帝而行。”(约3∶19-21)“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约1∶5)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悲哀!加尔文(John Calvin)劝勉我们:“当我们知道所有愿意被基督管治的人都不会有误入歧途的危险时,这就激励我们跟从他,并且他也的确向我们伸手,吸引我们归向他。我们也应该被此伟大的应许强有力地打动,即所有定睛仰望基督的人都确信:即使在黑暗中,他也被保护不至走迷路,并且这样的保护不是短暂的,乃是直到他行完他的路程。”“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屈原2000多年前的感慨,至今依然能引起我们强烈的共鸣,因为我们都在人生历程中“上下求索”。可是,我们的“求索”,远不及上帝的“指引”,所以《箴言》警告我们:“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箴3∶5-6)1833年,正在意大利旅行的英国圣公会牧师纽曼(John Henry Newman)突然身患重病,卧床不起。身体稍好之后,纽曼坐上一艘满载桔子的货船返回英国,但因遭遇飓风,船只被迫滞留在博尼法乔(Bonifacio)海峡。6月16日,纽曼写下题为《慈光歌》的千古绝唱:“恳求慈光,导引脱离黑荫,导我前行!黑夜漫漫,我又远离家庭,导我前行!我不求主指引遥远路程,我只恳求,一步一步导引。”“久蒙引导,如今定能继续,导我前行!经过洪涛,经过荒山空谷,夜尽天明;晨曦光里天使和蔼笑容,多年心爱,契阔一时重逢。”无论何时,耶稣都愿意以他的“慈光”引导我们,只要我们愿意“跟从”他!巴克莱指出:“跟从基督的意思,乃是指一个人整个的身、心、灵都顺服主,如此的顺服就是行走在光中。”弟兄姊妹,一定不要让“跟从”耶稣成为一句空话!没有发自内心的“跟从”,我们就不能行在光中!

耶稣是“世界的光”,所以他和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有关系,只要“跟从”他,我们的生命就会被他更新,我们的道路就能蒙他引导!弟兄姊妹,你是否已经行走在耶稣的光中?约翰提醒我们认真反思:“人若说自己在光明中,却恨他的弟兄,他到如今还是在黑暗里。爱弟兄的,就是住在光明中,在他并没有绊跌的缘由;惟独恨弟兄的,是在黑暗里,且在黑暗里行,也不知道往哪里去,因为黑暗叫他眼睛瞎了。”(约壹2∶9-11)如果确知自己行走在耶稣的光中,就让我们同一赞美上帝:“上帝啊,你的慈爱何其宝贵!世人投靠在你翅膀的荫下。他们必因你殿里的肥甘得以饱足,你也必叫他们喝你乐河的水。因为在你那里有生命的源头,在你的光中,我们必得见光。”(诗36∶5-9)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到展现,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主也是这样命定,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林前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