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讲道讲章 > 研经释经 >

仰望神心里得坚固---撒母耳记信息10

撒母耳记上27:1-4,29:6-11,30:1-10

诗篇62:6

大卫和他的六百位跟从者终于移民了!他们移民到非利士去,那是大卫以前偷渡去的。当时因为被人认出身份,大卫怕的还要装疯逃回犹大地。没想到过了段时间还是移到那里。为什么移民到非利士?按照大卫的说法:“必有一日我死在扫罗手里,不如逃奔非利士地去,扫罗见我不在以色列的境内,就必绝望,不再寻索我,这样我就可以脱离他的手。”(撒母耳记上27:1)移民目的无非是为了一家安定活命,不必像在犹大的旷野地,整天提心吊胆要防备扫罗的攻击。他们以为这样做,就可以叫妻儿老小安定。

没想到以为可以得的安定生活,原来不是那么回事!正当他们为了生活努力,在以为安定的地方奔波,谁料到一天回到家里,发现什么都被破坏了,妻儿财物都被夺走了!哪一位爱惜家人的,会不放声大哭!

大卫丢了妻儿,“放声大哭,直哭得没有气力”(30:4)。这样的杀敌英雄,军事领袖,竟然哭得没了力气,恐怕除了他的焦急之外,还加上许多的懊恼,后悔和委屈都拼合一起,才会让这些勇士哭得难以自己!

他在非利士寄居的日子是一年四个月(27:7)。除了一样事,是他按自己理性考虑达到的结果,就是扫罗不再过来追杀。又加上另外一件人都认为是好的,在他移民时候交了不少勇士朋友(历代志上12:22),连亚吉王都以他为好朋友,安排给他终身工作,做亚吉王的护卫长。但除了这些之外,他失掉的东西,比得到的更多也更重要。我们可以给他算算得失。

靠聪明不靠神,得不偿失

1、他第一个重要的损失,是失掉他的身份和立场。

他早被先知预立作以色列的王,他要带领以色列的同胞执行任务,保卫国土。他到了非利士地那里,就不可能有这样的身份。他放弃他的身份,也就保不住自己帮助以色列百姓的立场。他到了非利士人亚吉王那里,一定要有妥协。他不妥协就难以取得亚吉王的信任。非利士人攻打以色列,他不能说“这个我不能做。”他妥协得还得要作的够彻底,才会被亚吉王称他是“好人,在他面前没有过失。”(29:6)

一个异教信仰的亚吉王能找不到大卫的过失,你可以想像大卫要做出多少生活原则上的妥协。说不定甚至信仰的原则也可能不能坚持,才能被非利士人认同!亚吉王又说他好像神的使者一样(29:9)。(非利士人有自己的神,他们的神是帮助攻打别人的)大概认为大卫是来帮助他抢掠,才会这样说。不可能是因为大卫在那里传耶和华才是真神,所以被别人称是神的使者。

大卫不可能在那里作什么荣耀耶和华神的见证。别人干什么,他只能随伙起哄。非利士兵出发打以色列,他也只能跟在后面,没有说话反对的权力!当时要不是那些非利士领袖们有不同意见,免了大卫上阵和自己同胞作战,不然他以后也就真正成为以色列同胞的敌人!扫罗连同以色列人追杀他就更有理直气壮了。

他想不站立场也不行。因为他不帮助非利士人打仗,他就对投奔的非利士人有过失。要是帮助非利士人,他对神给他保护百姓的任务就有过失。帮那一方都会使他犯过失!他要进要退也都有困难。

2、他第二个损失是掉了他的忠诚正直。

大卫到非利士地,做事不能堂堂正正的,说话要转弯抹角的。他还在那里打黑工:侵略基述人,基色人,亚玛力人的地。那本来是他要在以色列国土那里当尽的工作任务。但在非利士人的地方生活,那却是非法的活动。因为那些人和非利士人关系友好。他为了生存,就说谎掩饰他所作的是“犹大的南方,耶拉篾的南方,基尼的南方。”(27:10)说的好像自己正在掠夺以色列人,让亚吉王以为他正作些叫以色列人憎恨的事,以后回不了自己的民族那里。亚吉王被他骗了,信以为真。

如果大卫是为了政治目的装假,带着特殊任务进到非利士地搞破坏,那还出师有名,心里不会有什么难受不难受。可是他到了那里,只是为了逃难,过安定生活,养家活口,还为了六百个跟随者一家大小的生活。

六百勇士加上他们自己的家属,大概也有过千的数目。他们能作些什么?在自己国家还可以保护同胞,问同胞收些保护费。但在海外怎么维持生活?为了生活,只有靠打黑工,去抢掠那些和非利士人和平相处的民族。又为了怕让亚吉王知道掠夺的对象不是犹太人,还要心狠手辣地灭口,不留任何痕迹让人知道(27:9)。你可以想想这些日子,正直有良心的人会多么不安!

我们可以相信大卫是正直人。看他写的诗篇说:“耶和华谁能寄居你的帐幕,谁能住在你的圣山,就是行为正直,作事公义,心里说实话的人。”(诗篇15:2)“行诡诈的,必不得住在我家里,说谎话的,必不得立在我眼前。”一个有神生命的正直人装假和没有神生命的人装假是两样的心情。他自己从心底里恨恶说假话的,正直人装假,说的不是良心话,里头难过得很。何况有神生命的人?神的灵也要责备他。大卫的良心除了难受之外,还要提防被别人揭发。

他以为离开了国土就可以消除压力,谁知道到了非利士地又是另外一种压力,还额外加上失落,失掉自己身份,失了自己土壤文化的根。大卫以为那里安全,谁知同样没有安全,连下一步去哪里都不知道。而且还身不由己地做自己不愿做的。还要违背自己信仰原则,违背自己的忠诚,刻意做讨好别人的事。大卫哭得力气都没了,难道眼泪中不带着负罪感,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

3、他第三个损失是求平安,平安却离得远。

他得了个人的安全,但家人的安全却没了。他和那六百人最没料到以为努力工作谋取安定生活,以为可以使妻儿安居了,竟然妻儿老小通通被夺去!你可以理解那些为儿女移民的,就因为自己忙于事业,常常不在家。最后妻子(丈夫)爱上了别人,儿女就被世界掳去:效仿人纹身,把头发染的红红绿绿,咀唇指甲涂的黑墨一片等等,有那个有父母爱的人会不懊悔,不自己捶胸痛苦!!

4、大卫在非利士地还有一个更大损失:离神远。

大卫这段时间,没有诗篇的记录。

大卫领着大伙一起陷在这样得不偿失的光景,可以追究谁呢?对我们有什么属灵的功课学习?

大卫在亚杜兰洞的时候被逼得走头无路,那时候理性都不管用了只有靠神了。可是在神的保护下,人都没有办法害他的时候,他自己有偏偏多想。想的是危险,却没想神的保护。想的是负面悲观的,却没想神给他的正面光明帮助,于是就凭他自己越想越可怕的想法,不是因听神的指示,作了逃奔非利士地的决定。

他“心里说:必有一日我死在扫罗手里”(27:1),这是他自己的逻辑理性推理,不是神启示的言语。按照他的思维方式去判断,扫罗不会就此放过他,除非离开以色列境。他的负面判断是对的。他离开了以色列境,扫罗真是不再寻索他了。但是他的推论却是没必要的悲观的,“必有一日我死在扫罗手里。”这样的推论,只是人的想法,不是神的说法。

神的话语是“两个麻雀不是卖一分银子么?若是你们的父不许可,一个也不能丢在地上。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马太10:30)。你会说,“他那时候还没有新约圣经,不可能听到主耶稣的话。”没错!他没听过耶稣的话,却有可能已经听过约伯记的记录。神不容许约伯被害,撒但就不能做什么。大卫也曾听了撒母耳的言语,神要应许膏立他作王的。他又听过也相信那是神的言语保证,像亚比该对他说,“神保护你如同包裹的宝器”,他当时还称赞亚比该的见识,又认同亚比该是耶和华神差去拦阻他流无辜人的血的。又当他听到拿八暴毙,还自己亲口说:“应当称颂耶和华,因他申了拿八羞辱我的冤。”他没有理由不知道神的保护。当他说“必有一日死在扫罗手里”的时候,已经忘记了自己经历过的神的应许和保护。

人的理性聪明怎么高也有他的限制。人都是根据眼前的环境去考虑问题,作出符合自己倾向和喜好的结论。大卫只要肯安静,将忧虑告诉神,求神解决心里的挂虑,他的心思专注在神,不在那些灾害,那他肯定会想起那些从神来的真实应许,就像他在亚杜兰洞时候专注靠神时候一样。那些从神来的应许和过去体会过得保护的经历,可以增添信心,减少恐惧。有了信心,知道神会保护,就不会被自己的忧虑恐惧困住。可是人往往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我到了大卫那地步,可能会是一个样。除非你我曾经历过教训,知道靠自己的聪明到头吃大亏,才有可能去寻求神、倚靠神。

人的理性常受惧怕,贪心,消极,兴奋因素影响甚至蒙蔽。

大卫丢了妻儿,已经够急的了,还要面对他那六百位跟随者的攻击。他们想用石头砸死大卫(撒母耳记上30:6)。这些人都是脾气暴躁,性情怪癖不好惹的。他们都把妻儿被夺的事问责大卫。

大卫面对众叛亲离,比起留在犹大地自己的国土被扫罗追杀的形势更险恶,更难受。

大卫除了焦急、罪咎、懊悔、孤独、愁苦,还加上别人的凶恶言语和动作,诗篇二十五篇或许正是表达出他当时的体会。他说“求你转向我、怜恤我,因为我是孤独困苦。我心里的愁苦甚多,求你救我脱离我的祸患。求你看顾我的困苦,我的艰难,赦免我一切的罪。求你察看我的仇敌,因为他们人多,并且痛痛地恨我。求你保护我的性命、搭救我、使我不至羞愧,因为我投靠你。”(诗篇25:12-22)

我们有些人也和他差不了多少,移民过来遇上的挫折,家庭都溃不成家了。家人还埋怨指责,叫你焦急,罪咎,后悔,哭的力气都没有了。还能做些什么?

“大卫却倚靠耶和华他的神,心里得坚固。”(30:6)这是大卫有力再面对困难,重新站立,写圣经的人特别留意的解决出路!

这也是第二次大卫依靠神心里得坚固。第一次是扫罗的儿子约拿单鼓励他依靠神,他的心就坚固了。坚固了就是有力量了(NIV: David found strength in the Lord his God。NASB:David strengthens himself in the Lord his God)。大卫多次在诗篇里称赞神的力量。

“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心里依靠祂,就得帮助。所以我心中欢乐。我必用诗歌颂赞祂。”(诗篇28:7)

“我要歌颂你的力量,早晨要高唱你的慈爱。因为你作过我的高台,在我急难中的日子作过我的避难所。”(诗篇59:16)

“我力量的磐石、我的避难所,都在乎神。”(诗篇62:7)

心有力量的人就是在样样看来不行的时候,也不会说不行的。心灵有力量的,再大的难题,再大的危险也不惧怕。那些惧怕的心里没有力量的,才会把本来可行的都说成是不行的,就是小蚱蜢也会成为重担,把人累倒。

大卫本哭得没有力气了。其他人也没有力量,只想找代罪的人出口气。但大卫就在众人都只找人出气的时候依靠神。他就有了力量承担起领导的任务,有力量回到主的面前听祂的教诲,又有力量带领那些辱骂他要杀他的,一起出发追赶仇敌。那力量是信心依靠神来的!那是解决困难的真力量!那力量不是肌肉的,乃是心灵的,乃是从神来的,是信心依靠神所生发的。

神的力量能叫人该乱的时候不乱,叫人认为没法子的时候有新的法子,叫人不会浪费时间失掉机会,叫人沮丧的时候能重新有盼望,叫人吓的腿软的时候能站立起来。

安静靠神的大卫可以在茫茫人海中,不浪费时间,很准确地锁定方向位置,很快把家人救回来。我也曾在生活小节里经历过仰望神心里得坚固。

多年前我父亲还在世的时候,陪他一起回故乡。那是我第一次踏足故乡。父亲买了许多礼物要送故乡亲友,我负责做提行李的。父亲已多次叮嘱要看好行李。我当然觉得像我这样眼明手快的人,这种小事还用得着唠叨。我们从九龙到了深圳车站,乘客都要下车通海关,之后也要在那里等上车。我过了海关,大家都坐在候车室里等上车。我坐着看着行李在等上车,觉得无聊,就起来走动走动,行李还搁在我先前坐的地方。我一边眼看行李,一边眼看那些窗橱摆设。可不用多久,我这自夸眼明手快的,一直在眼看着的行李就是不见了!我赶快回去找,真的不见了,家人一下子都知道我丢了行李了。我往候车室门外看那些汽车,十几二十辆长途巴士都差不多一个样。怎么找法?急死了,离开车时间还有几分钟。我当时只有一个希望,是神能帮助。我就求怜悯的神,“神啊!求你帮我找回那些行李来。”祷告完了,心里安定,就出去走在十几二十辆的巴士中。也就迳直走到其中一辆,看看车头上的标示牌,还不是去我们家乡目的地的,我连考虑也没考虑,就上了那车,果然我的行李就夹在车头放的众行李中。我就大声问那车上的人说:“这两件是谁的?”没有人敢起来回应我。于是物归原主。天父知道我的焦急,怜悯我的需要,给我这样独特的经验体会。以后多年服事主的日子也常常经历看来很绝望的时刻,都是在依靠神的时候,心里重新得力。

我们都有倚靠父母的经验。我们正常的孩子都会将困难告诉父母。孩子生病会让父母知道,依靠父母给他找医生。在学校被同学欺负,也会回家告诉父母。有父母可以靠,就不会惧怕。因为他们知道父母那里会有办法。我们有罪过,或对神有怀疑,就会怕依靠神,以为神不再听我的祷告。大卫和扫罗都有作错的事。扫罗没有听命杀尽亚玛力人,大卫也没有寻求神的命令就逃到非利士地。但扫罗最后是心力交瘁,在惧怕中灭亡。大卫却在吃尽苦头的时候,可以重新得力。关键不同的是,一个不敢回去倚靠,一个敢回到神面前,寻求倚靠祂的帮助。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到展现,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主也是这样命定,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林前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