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讲道讲章 > 综合讲章 >

昧着良知的仆人

经文:创39:1-20

约瑟事件中有4种人:原告肇事者主母、被告受辱者约瑟、最终的审判官波提乏及旁观证人约瑟的同事波提乏的仆人们。

在整个的约瑟事件中,圣经没有明文记载仆人们有何言行,但他们都是事件的直接或间接证人,他们的言行态度都能对约瑟事件造成相对的影响,至少能给约瑟心理上的声援或压力,约瑟最终被诬陷入狱,他们并不能脱离干系,无论是否参与制造罪恶,但对邪恶的容忍与保持沉默,无论怎样他们都是昧着良知的人,他们非当事人,但被卷入事件成了证人,成为神所鉴查和被审判者。

约瑟事件中的仆人们可能有以下几种:

一、 心存嫉妒,幸灾乐祸(39:19)

在约瑟事件发生后,主母立刻喊来她的仆人们,诬告约瑟强奸非礼,圣经没有在此记载仆人们的反映,但他们并非没有思想的人,他们会有自己的看法,面对主母咄咄逼人之势,他们很难不做任何表态。不过并未敢于表达真言。通奸或许是常见的现象,但强奸毕竟是不可思议的事。除了心理变态者,完全没有魅力去吸引异性的人和性欲狂,强奸的事是非常少有的,特别是奴隶强奸主母,这本身就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控告,仆人们不可能全不知情。约瑟是他们的主管,波提乏的妻子是他们的主母,他们不可能完全不了解约瑟和主母的为人,孰是孰非仆人们应该是有点数的。约瑟无辜受诬告,身陷囹圄,仆人们在干什么,他们又做何感想?这其中就不乏心存嫉妒,幸灾乐祸之辈。

约瑟年纪轻轻,又是埃及人所不耻的希伯来人,从主母的谈话可知,波提乏家很可能只有约瑟一个是希伯来奴隶。但就是这样一位年轻,为人不耻的希伯来人竟成了他们的主管,那些在波提乏家服侍了一辈子的奴隶又做何感想,特别是以前的主管,那些资格老的仆人们,他们对约瑟的忌讳可想而知。他们对约瑟早已心存嫉恨,巴不得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爬得快,跌得惨。平时表面在主人面前不敢发作,也找不到真正的机会下手,今天见到那小子得罪了主母,不管主母的诬告是真是假,事实对他们而言是无所谓的,他们只盼望约瑟这小子早点倒霉。在他们看来,约瑟根本就不是什么主管,而是“威胁”,他们幸灾乐祸地以为可以就此排除通往权利的“障碍”。

圣经说,嫉妒是骨中的朽烂(箴言14:30);嫉妒杀死痴迷人(伯5:2);愤怒为残忍,怒气为狂澜,惟有嫉妒谁能敌得住呢?(箴言27:4)。嫉妒实在是众罪中最卑鄙、可怕而又难以根除的罪,它比愤怒更残忍,比怒气更疯狂,它使人无故地嫉恨一个无辜的人,不置人于死地而寝食难安。嫉妒使他们失去了最可信赖的伙伴,而不知兔死狐悲;嫉妒使他们亲身经历邪恶的得胜而不知悲哀,反而会幸灾乐祸。圣经也说过,幸灾乐祸的,神必反手加在他身上。保罗说,“爱是不嫉妒”!只有在爱里完全的人才能淡看一切,才能保持一颗平常心,才能懂得欣赏和感恩!

二、昧着良知,不敢直言

如上所述,在主母对约瑟的控告中,尽管她的演讲栩栩如生,但依旧存在很多疑点,比如,约瑟与主母相处已久,但事发如此突然,又只听主母一人所言,是否另有蹊跷,值得怀疑;第二、强奸非礼都是大事,约瑟平时一直专心于工作和敬拜上帝,如果跟主母没有私情,(有私情说明主母已经接受,不然她怎能让一个奴隶等到今天;如果没有私情,又为何事发如此突然),又如何敢光天化日之下,突然大胆地对主母进行骚扰?约瑟身为他们的主管,他为人正直,敬畏上帝,众人皆知;主母水性扬花,仆人们也会有所觉察。但仆人们为何对约瑟的委屈视而不见,这当中就有些昧着良知,不敢直言的人。

中国人常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为人不可管闲事。结果人们就变成了不肯尽社会责任的人,玩世不恭,昧着良知,冷漠无情。良知本来是上帝给人分辨是非,寻求正直的神性的延伸,是使人分别于禽兽的人性本知,但人却常常将良知扼杀,以私利和欲望代替了良知该有的地位。箴言20:27,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鉴查人的心腹。弥6:8说,“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什么叫公义呢?公义是行出来的正直;什么叫非公义呢?非公义就是公义不能被施行,世界本没有非公义,只有公义的欠缺;世界本没有邪恶,只有对正直的背叛,因此,不行公义就是邪恶,向妄屈沉默就是非公义。公义不是知与不知的问题,公义是行与不行的问题;正义得胜就叫公义,正义失败了就叫冤屈。耶和华所要的是“行公义”,而非识公义!所以公义行出来才是公义,行不出来就是邪恶。在不公的境遇中,敢于做正直的人,这正是上帝所要求的公义。可惜仆人们却为明哲自保而出卖了良知!

三、趋炎附势,人云亦云

这种人比第二种人更可恶,第二种人是不敢说真话,或者不敢求真,但这种人是敢于随伙造假,根本没有真假观;前一种人是昧着良知,他们则干脆没有良知;前一种人是为了明哲保身,他们则纯粹是为虎作伥。明知主母说得是假话,也附从势力趋炎附势,人云亦云,做了谎言的传播者,传谣者,在心理和处境中给受害者带来更大的痛苦和压力。助纣为虐,落井下石,帮助波提乏的妻子陷害约瑟。主母之所以在约瑟事件后立刻宣来这些人,一为制造证人,也为壮大声势,侮辱约瑟,在气势上压倒约瑟,而这些人正好成了主母罪恶的伥鬼,帮凶主母攻击无助的约瑟。因为这些人的存在和所作所为,往往使一个身陷困境的人更感到绝望和灰心,他们是一群跳梁小丑,但他们却能在人生最黑暗的时候,遮蔽你希望的光芒,使你误以为全世界都不再有公理和仁义,也不再有同情和爱怜;他们会让你愤怒,让你感到无比地孤单和没落。他们是走狗,但却不能像狗一样只忠于自己的主人,他们没有忠心,只有依附,只依附于势力,他们会随权势的更迭而不断改变自己依附和敬拜的对象;他们没有目标,只有苟且,苟且地活着,做一个伥鬼。他们的快乐只建立在他们给弱者制造的痛苦上,他们以取悦势力,侮辱弱者为满足。他们是鲁迅笔下的阿Q,是俄国作家冈察洛夫笔下的奥勃洛莫夫。他们以羞辱弱者,制造弱者的痛苦为满足。人人对其不屑一顾,但阿Q精神或奥勃洛莫夫品性不仅是某一个人的或特定民族的人品结晶,它概括了人类普遍的人性弱点,你我的里面或多或少地存在着阿Q精神。无论是阿Q或是奥勃洛莫夫,其病根都不在精神性制胜法,精神制胜法是心理平衡的必须,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就在他的作品中谈到了他自己的精神制胜法,从某种意义而言,基督徒或基督精神也有类似的精神制胜法,不过更恰当地说,应该是“信仰制胜法”;阿Q或是奥勃洛莫夫,其病根就在于他们以欺凌弱小,制造人的痛苦来构造自己的精神性满足;换句话说,他们的人生没有意义性目标,只有昧俗和附势。附从势力,苟且于权势,昧俗和追随虚浮的潮流,以潮流的大众的思潮作为自我的人生取向,人云亦云,不知何谓良善正直,不知何谓人之人格,这是信仰和灵魂的失落。趋炎附势,人云亦云。

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利5:1说,人若听见叫人发誓的声音,他本是见证,却不把所看见的,所听见的说出来,这就是罪,他要担当他的罪孽。趋炎附势,人云亦云,这不仅是一种个体的人性的悲哀,更是社会和文化的悲哀,是一种普遍地人性的悲哀。圣经说,要用神的道和耶稣的宝血,洗净人天良的亏欠,当良知渐渐堕落,人性就开始对恶与妄屈麻木、冷漠,甚至能心安理得地欣赏弱者的呻吟和妄者的荡歌。所以,回归于信仰和良知是当代我们教会和社会道德重建的必由之路。

四、 愚昧无知,不明就里,相信谎言

相对知而昧着良知者,及在人的伤口上撒盐者,这一类人是愚昧无知,不明就里,相信谎言的人。基于主母栩栩如生的描述和参照他们自我人性的败坏倾向,他们完全相信与主人主母关系如此亲近的男人约瑟,很可能对年轻美貌的主母存在非份的欲望,因为这一欲望正是他们自己罪性的反映,也就是说,他们已经有了这种欲望的冲动,只是没有机会罢了!他们虽然没有犯罪的罪行,但他们的心里时刻泛滥着可怕而卑鄙的罪性。对照他们自己的思想经验,他们完全相信血气方刚的约瑟会有这种性欲的渴求。他们的信正是他们自我罪性的正常反映。他们以自我的小人之心度约瑟的君子之信,以自我狭隘的心胸度量约瑟的信仰品性。以他们自我经验和标准去衡量一个敬畏神的人,总会出现偏差。他们把约瑟和他们一样都看成了波提乏的仆人,其实,约瑟在本质上只是上帝的仆人,在信仰的面前,谁都不能做他的主宰。圣经说,属灵的人能参透万事,却没有一人能看透了他。立于自我的标准,这些仆人又怎能理解和看透敬畏上帝的约瑟呢?

中国人说,不知者无罪,但基督教宗教意义上的要求,无知和愚昧也是罪!无知怎么能成为推脱罪责的借口呢?无知和愚昧本是罪性的蒙蔽,除去思想成见的帕子,人们就能获得真知。无知而信本身就是荒谬的,就是以为自知而接受,接受就产生观念,观念就产生成见,成见就给人以负面的看法,就是在心理上对人的否定和拒绝,拒绝一个无辜的弱者这就是过失,他们会给受害者更大的伤害。相对于趋炎附势,人云亦云者,约瑟可以有心理的胜利,他可以在心理上不在乎这些人,但被人在良知上判定为一个假冒伪善的强奸犯,约瑟会更加艰难地面对这群人的白眼。保罗说,我不论断人(他人),我连我自己也不论断。论断就是以自我的先验去审视和审断人,我们不能以我们自己的罪性的经验去权衡一个人,甚至我们自己,因为我们的经验不是真理,自我也无力、无权充当一个审判的主宰,因为判断人的只有主!既然我们无法论断,我们就无权决定对人的信任或否定!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到展现,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主也是这样命定,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林前9:14)